“咦,这是什么茶,味道好熟悉。”

“茉莉花茶,还行吧,是正宗的茉莉花茶产地出产的正品,专门用来招待稀客、贵客,如同姐姐这样。”

其实,这个直爽的单幽幽没有说实话。

那茶是花鲜生送给这位小姐姐的见面礼,就是小袋包装的大路货。

会品茶的都知道,一到茉莉花茶,那个等级就没法算了,因为那是边角下料,制造高等级茶叶淘汰的。

加上一些茉莉花,就是为了鱼目混珠,让人忘记正宗茶叶的味道。

当然,这次攻打万星盟,花鲜生也不会带这样的茶叶,带也要带好的。

那些茉莉花茶还是第一次探险队的人带的。

那些人都是吃五谷杂粮的,习惯于喝茶帮助他们消化,还有提神什么的。

反正就是因为有人离不开喝茶,才携带过来的。

自从他们从一点原弄到一些原始粮食、蔬菜、干果、鲜果什么的,就不再食用五谷杂粮,也就不用喝茶。

那些茶叶也就成了积压商品,一直堆在那里没用。

本来有人建议扔掉,但是花鲜生是个会过日子的好孩子,没有同意,都带了过来。

本来他想到的用途那些炮灰临上战场的前夜,给他们煮一杯浓茶,权当断头汤。

当单幽幽提起,她特别怀念家乡的茉莉花茶的时候,花鲜生就顺手牵羊给了她一盒。

里面大概有一百小包,一包一次性使用,能沏茶一碗。

单幽幽如获至宝,声称是家乡特产,这话本来也不错,只是怎么来的她没有透露。

自然联想,当然是她从家乡带来,留到现在,透着十分珍贵。

说来,还是这些背井离乡的人可怜。

花鲜生决定时间成熟的时候,他就给那些跟了自己的人每人送一包,让他们的思乡病得到安慰。

反正他的库存里茉莉花茶不少,装满了两个车厢,一百吨是有的。

既然喝茶没有花鲜生的份儿,他也不稀罕,真给了他,他也难办,难道硬灌进喉咙?

等着扈金娥回味无穷地喝了第二口,花鲜生才开口说道:“我们说说正事?小姐姐你看如何?”

扈金娥稳稳放下茶碗,颔首道:“好,说正事!我问你,你说能帮我找到罗成哥哥,你如何帮,透露一二,你有何德何能。”

花鲜生一听,这么犀利?

回问了一句:“如果我无德无能帮不上忙,小姐姐更待如何?”

“那能如何,继续打呗,停战是你说的,条件是你给的,说话没有信用,等于人没脸树没皮,这样的人海了去了,我能将你们怎么样?看你请我喝一杯茶的面子上,我不在这里和你打,还回到老地方去,免得打坏了幽幽妹妹的精舍。”

这番话说的有理有节,大义凛然,花鲜生心生佩服。

沉吟了一下说:“这样,那我就直说了!根据我了解的情况,罗成哥哥即使还活着,也必然在遥远的星球!你们虽然各自占领了一个星球,也有个自己的造化,但是你们的球太小,而且和其它球相距太遥远,可能再过几万年也到不了那里。”

花鲜生当然没有说什么几万光年的距离什么的,说了她们也不懂,很容易被当成大忽悠。

所以他干脆就真忽悠他们,说一些相对很小的数据,他们能不能懂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为了追求效果,他特意把那个曾经在他脑袋里出现的星图调出来。

那个星图现在更加神奇,开始的时候只是隐形,只有他自己内视的时候,才能看到,现在可以具现了。

看到一大堆密密麻麻的星星,二女很好奇,却不是太以为然。

大咧咧的单幽幽说:“这算什么?加在一起还不如金娥姐的两个球球大。”

她当然说的是那两个红金锤。

花鲜生无奈地说:“你们驱使来的那些球,都没有在这张图上显示,原因是它们太小。不但太小,而且亮度不够,所以描画我这张星图的人将它们忽略不计,你们看到那颗不大的星星吗?”

花鲜生指着三台星座中的头台说。

“看到,难道那颗也是大星?”

“当然,比你们的球大了不知道几万倍,还有,它是一直不动的,所以它是一棵恒星,有许多星星围绕它转动,那些乱转的是行星,有可能是你们驱使的那些,至少可以行走符合这个特征。

“不过也不一定,行星或许有卫星,它是围绕行星转的,所以可以行走的星星也可能是卫星,还有更小的星星,暂且不去管它们。

“你们只要知道,你们的球球是微小的一颗,距离其它恒星很遥远,靠你们这种盲人骑瞎马方式寻找罗成哥哥,不仅仅是希望渺茫,而且简直是绝望!”

扈金娥意志坚定,进一步催促:“你就说如何找到罗成哥哥便可,其它的没有遇到,都是瞎猜,被你吓住,才是真傻。”

这小姐姐大事不糊涂。

花鲜生评价了一句,嗯,以后可以独当一面。

单幽幽问道:“我的这个幽星距离那个三台头台星多远?不管三七二十打过去不就行了?罗成哥哥若在,我们姐妹一起上,将他生擒活捉,不就万事大吉?”

这小妹妹胆大包天,不畏任何艰险。

花鲜生也评价了一句,嗯,将来可以担任先锋大将,逢山开路遇水叠桥,还有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那些都是以后的事,当务之急是让二人一心,一心的要点是和我同心,我想什么她们也想什么。

花鲜生一指头台那颗星,一石二鸟回答问题。

“两位都是目光如炬,提的问题切中要害!

“我估计,罗成哥哥有很大可能在头台星,你们看到没有?

“三台的每一台都有两颗星坐镇,这种分布叫作双子星。

“凡是双子星有人镇守的时候,多半是一男一女。

“你们想想罗成哥哥以他风流倜傥的本性,是不是有可能找一个他最钟情的女人,隐身在双子星上?”

二女浑身一震,陷入了沉思。

这种情况,太有可能了,绝对有可能,不是可能,肯定就是这样。

二女现在都有了如梦初醒一般的觉悟。

花鲜生又说:“这就是我说罗成哥哥或者就在头台,或者上了头台他虽然不在也是接近了他。

“因为过了头台,还有二台和三台,也都是双子星结构,大概率他就在其中之一。”

大概率是什么?

不管了,看来这个分析没错了,罗成这个小冤家不知道带着那个骚蹄子藏在那里!

是可忍孰不可忍!哇呀呀呀!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