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响彻全场的喊叫,就看到一个老头,如同一只老山羊,从一个低矮的帐棚里钻出。

然后一个百米冲刺,向百里良骝跑过来。

那速度,即使是奔泉的渴鹿,都自叹莫如。

绝对是那种老而弥坚的典范。

百里良骝现在主动权在手,不管他急不急,自己反正是不动声色。

直等到老头儿跑到近处,才皮笑肉不笑地问:“你就是拉麦?”

一边问,一边拼命忍笑。

原来人到近处,自然就看得清楚,心道,怪不得远看像只山羊!

原来老头儿也是赶时髦随风一族,弄了两只硕大的山羊犄角黏在了头顶。

非但弄了羊角装样子,而且满脑袋都是羊毛!

估计老头担任城主需要多动脑筋,把满脑袋头发都着急掉光了。

为了保持自己风度翩翩的样子,所以老人家创造性地把羊毛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整个移植到自己的头上。

唯一在远处没有看到,到了跟前在看清楚的,是老拉麦在羊头周围,还带了一圈獠牙。

这个可能是他作为城主特有的标志了。

一般人都是戴在脖子上。

那个拉麦一看对方认识自己,不禁大喜。

俗话说,熟人好办事嘛!

连声说:“对对对!我是拉麦我是拉麦,让您见笑了!”

百里良骝依旧冷声道:“拉麦,我问你,你干什么来了?”

拉麦一口气没喘上来,我干嘛来了,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当然是为了我的孙子!

可是,这能直接说吗?当然不能!那多丢人啊!

支吾了一下,忽然灵机一动:“我是来和你说通商的!你刚才不是说过,你们过来和我谈相关事宜吗?”

百里良骝才不给他台阶下:“可是,刚才你们不理我,似乎对此事非常不感兴趣!”

不愧是老奸巨猾,拉麦眼珠一转,赶紧道歉:“都怪我们!我老的糊涂,拉谷他小的痴呆,你是高人,必定大人大量,就饶过我们吧!”

百里良骝心中大喜,嘴里却犹犹豫豫,拖延了半天,才说:“既然如此,那就去你的帐棚,详细说说。”

拉麦一听,也是大喜,心知有门,大声说:“老夫不胜欢喜!几位请!”

百里良骝这时已经打定主意,进入敌人内部,自己还不是怎么来怎么有?

论打,一家子不够我一个儿子兼徒弟打;否则,我送出一颗獠牙,足以收麦拉麦全家。

“温顺如鸽,狡猾如蛇”。

一边在前面走,百里良骝一边思考如何对付这个大城城主拉麦。

突然一句短语出现在他的脑际。

他忘了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个警句了,大概是从古老的犹太人那里?

那个葛朗台、葛朗楼、还有一起来的葛朗木,都是如出一辙,是那个古老家族的后裔。

嗯,多半是了,就是那个葛朗木才让他想起这句话。

马上就要和这些人直接打交道了,他们可是比亚丹更坏的该隐的后裔。

如果一味仁慈心肠,恐怕事与愿违。

不但不能让他们变好,恐怕还会造成恶果。

他最基本的目标,不是别的,而是限制这些人,不让他们成为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把亚丹的那个主要人类后裔给灭了!

到了帐棚所在之处,拉麦并没有停留。

而是下了一个命令,让他的那些侍从人员,把帐棚拆了,打包弄走。

虽然前面仗打得还很激烈,他却不管不顾,说走就走。

不愧是杀法果断的古代枭雄,怪不得他能当上最大的一座大城的城主。

看着拉麦的举动,百里良骝不禁提高了警觉。

说好的进入帐棚说话,但是到了地方,却不进去,反而拆掉了帐棚,百里良骝可不能听之任之。

于是止步不前,问那个羊角老头:“我说拉麦城主,你拆掉了帐棚,难道我们不谈了?如果你不要你的长重孙的话,我当然也不在乎。”

拉麦一晃羊头,两个犄角乱晃之外,那一圈獠牙也是哗哗作响,不知道是故意显摆,还是不经意之间弄出来的响动。

“非也!非也!谈话当然要有,我非常愿意听听你口中的那个经商是什么!还有我那个长重孙,更是不能不管!你可能不知道,我对他可是有特殊安排的,这个特殊安排就是……”

百里良骝吐槽,这老头儿,你有没有个轻重缓急?

我不是要听你的长篇大论,甚至不是要深挖你的家族秘辛,虽然我有那个癖好,但是那必须是在闲得蛋疼的时候。

现在我要听你为什么拆帐棚!

于是当场打断他的絮叨。

“老城主!你先说你为什么差帐棚!你把帐棚拆了,我们去哪里说话?”

老拉麦鼻子一扬,和那个拉谷简直一模一样:“当然是进入拉麦大城,就在我的大屋里面,让你们见识见识我搭帐棚世家的能工巧匠是多么巧夺天工!我敢说,普天之下,再也没有任何一间帐棚比得上我的,以至于我将那些高级帐篷称之为宫殿!你知道什么叫宫殿吗?”

既然说的是正题,百里良骝只好配合,问道:“宫殿?似乎没有听说过,自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老城主你给我说说什么是宫殿?”

“没问题!我特别喜欢为人师表、诲人不倦!宫殿的宫,就是天穹的意思,极言其高大;宫殿的殿呢,就是大地的意思,极言其宽厚,整个来说呢,就是我那大屋,就是宫殿,也就是天穹般高大,大地般厚实,厉害不厉害,厉害吧!”

百里良骝不能不有所表示:“厉害!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一会儿一定要好好参观一下!”

心里却一阵吐槽!这大话说得,简直让人无言以对。

还天一样高,地一样厚!膨胀的心没羞的脸,还差不多。

怪不得造物主特别讨厌这些骄傲自大的罪人!

他们从亚丹被赶出一点原,到该隐被流放,漂泊没有定所。

好不容易有一技之长,可以搭个帐棚,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功夫不大,就到了拉麦所提到的那个大城,原来大城就在大家干仗的一个拐弯之处。

百里良骝也是现在才知道,所谓的大城,虽然名为大城,实际上和后世的那种大城毫不相干。

既没有高大城墙拱卫,里面也没有高大的建筑,更没有鳞次栉比。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拐弯的那一边打了许久的仗,却没有人注意到敌人的居住地就在附近不远。

要说和后世的什么东西相似,最多也就和那些比较大的村庄的土围子差不多。

比如百里良骝曾经吃过胡粥的那个胡营村。

虽然心里不屑,估计那个拉麦吹了半天的宫殿肯定也不是什么好货色,百里良骝还是保持了平静。

继续不动声色地和拉麦东拉西扯,并没有出言讽刺。

他真要和老老麦叫真儿,那绝对不能显示出那山羊老头儿的浅陋,只是表明他百里良骝的浅薄。

哪怕是土围子,也有人在那里保卫,而且进城的大门是紧闭着的。

大概是因为男人都出去打仗了,里面仅仅剩下老弱病残的缘故。

老拉麦一声吆喝,几个少年慌忙出来打开了土围子大门,放众人进去。

可是后来那个拉谷过来的时候,却闹出点事情。

原来那两个冒犯了百里良骝的家伙,并没有被释放。

但是也没有被拉麦追加惩罚,而是被当作俘虏羁押起来。

百里良骝还准备将他们在和拉麦的谈判中,当作筹码呢!

这也是他准备实施灵巧如蛇策略的一部分。

不过看在拉麦的面子上,百里良骝也没有捆绑二人,而是交给他的两个便宜儿子看押。

慕容嚣张和牛牛子一人一个。

牛牛子很高兴,正好练习百里良骝这位经常不着调的师父教给他的绝技。

就是抓人不是抓颚骨就是抓颅骨的技巧。

单手抓人脑袋,对一般人很不容易操作,因为他们的手太小。

可是对这两个人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他们的手和他们身材成正比,当蒲扇用没有问题。

如果搞体育的话,单手攥篮球,就如同攥个垒球一样。

所以二人这种型号的手掌,抓个脑袋易如反掌。

押解过程中,牛牛子顺便把这个抓脑袋技巧也教给了慕容嚣张,二人一路练得兴致勃勃。

二人都是性格宽厚朴实,并非心灵手巧之辈,但是却非常看重勤能补拙。

所以一刻也没有闲着,就是在二人的脑袋上满脑袋转悠。

一会儿捏住了颅骨,一会儿又顺手滑下,掐住了颚骨,手劲儿也是有时大有时小,搞的二人酸爽极了。

即使是进城的时候,二人也没有消停。

可是那几个小孩,当然都是没有资格上战场的,其中三个是拉谷的儿子!

他们少不更事,拉麦也忘了警告他们这些客人不好惹,不要没事找揍。

这个时候,那几个熊孩子一看老爸被人捏住脑袋,身处屈辱状态之下,立刻就发起飙来!

他们也是对分配守城不让他们上战场心中不满,本来就火气比较大。

立刻就扑向了牛牛子,要将他杀死,解救老爸!

牛牛子和慕容嚣张还在练习抓脑袋捉人技术,一直没有停下。

只是进入了敌人的大城,精神还是高度集中起来,防止突发事件发生。

三个孩子的突起发难,尽管让二人很吃惊,还是没有造成什么乱子。

这时候就能体现手大的好处了。

二人都是一只手继续控制俘虏,另一手顺势一捞,三个孩子一块逮住了!

其中牛牛子逮住了俩,慕容嚣张逮住一个。

拉麦直到三个玄孙被捉,才知道又遭了祸事!

大惊之下,赶紧向百里良骝解释。

说这些孩子攻击他们绝不是他指使的,也很不符合他的心意,以后一定好好管教。

啰嗦一大堆,最后还是为三个玄孙求饶,说他们年龄不懂事少不更事。

百里良骝生气地哼了一声,然后脸色严峻地说:“不准求情!他们已经能够守门、还主动向我们发动袭击,任何年龄上的借口都是无效的!既然他们想救他们的父亲,就让他们在一起,有难同当吧。”

百里良骝既然铁了心把拉谷当作讨价还价的砝码,自然就是捉住的人越多越好,现在又加上了三个。

逮住了三个捣蛋的孩子,其它孩子就消停了。

百里良骝等人长驱直入,第一次进入一个由那个时代的人靠他们自己的技术和能力建立起来的大城。

所谓能力,当然是他们的天然能力和他们在那个环境里发展起来的经济能力。

百里良骝学的虽然是古农经济,关注的是农业生产,但是相关的经济学科也是多有涉猎,比如城市发展。

他在暑假实习的时候,还专门研究了一个课题,就是中华上国城市兴起成因。

在那篇论文中,他得出结论,一个城市的成因,无外乎三种。

或者是生产的集中。

或者是产品交换的集中。

或者是消费的集中。

生产的集中就是那些作坊大规模发展,最后连接成片,一旦到达一定规模,就形成了城市。

交换的集中,就是那些商业发达的地方,各方的生产成果都到这里来交换,固定下来以后,就成为城市。

消费的集中,就是不管什么样的消费,只要规模一大,时间一长,都会形成城市。

最显著的就是那些政治中心、文化中心,以及军事重镇。

表面上各种名目繁多,实质上都离不开经济支持。

如果缺少了经济力量的支撑,一天都存在不下去。

比如政治中心,没有大规模的漕运、巨大的粮食生产支持,早就垮台了。

后世的城市发展模式,产生了极大的变化

则是被涵盖所有经济活动的税收制度、普天下各个角落都被沟通发达的商品托住。

只不过不是早期那种直接经济力量聚集方式了。

有这些东西成竹在胸,百里良骝就不会在看到那些低矮的帐棚、破烂的街道,感觉大惊小怪了。

这就是它们本来应该有的样子,他们这些人本来就只能搞到这种程度。

如果不是这样反而很高大辉煌,就该另有原因了。

百里良骝不动声色,老拉麦还以为是被这大片的棚户区给镇住了呢。

所以,他的步伐更加铿锵有力,脑袋也扬的雨与天齐平。

搞得百里良骝都纳闷起来,不知道他是怎么练的。

走了大概有一刻钟,众人来到城市中心地区,一块占地足有一亩的独立小院出现在眼前。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