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百里良骝用獠牙付房租,拉麦大喜!

而且他还大方的每年给一枚獠牙,差点没大喜以至于疯狂。

这位兄弟实在是太慷慨大方了。

那枚獠牙简直让他劳累一辈子,他也挣不来。

所以,拉麦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利用自己城主的职权之便,给百里良骝提供方便。

古人还是很诚恳,知恩图报,不遗余力。

同时,拉麦还给百里良骝一家提供了不同选择。

说如果他不愿意和他们同住,他可以给他们画出一块地盘。

城中任何一个方位都可以,面积也是一亩地,和他老麦的宫殿一样大!

但是,他老城主有一个意愿,就是不要和他的宫殿太远,最好是并肩而立,紧挨着他的住处。

如果可以的话,老城主愿意负责给他建筑。

承若也用他宫殿的形式,成为所有远东地区第二座最高等级的建筑。

百里良骝权衡了一下,确定就在老城主的右边,划出一亩地,归他所有。

其它事情,就不用老城主操心了。

百里良骝虽然不尚奢华,可是自然地对老城主推崇备至的宫殿嗤之以鼻。

不过,这个也没有什么可骄傲的,白手起家,他百里良骝也不见得比老城主做得更好。

毕竟拉麦的儿子之一,是搭建帐棚的祖师爷级人物。

第一件事情顺利议定,百里良骝被接受为拉麦大城的高级市民,就算有了立足之处。

当然百里良骝不会到此为止。

他接着就提出第二件事情,说他本来是商人,商人分为行商和坐贾,合称商贾。

他没有住下之前,对于拉麦大城来说,他只是行商,现在既然定居下来,就是坐贾了。

当坐贾,就要有当坐贾的条件。

第一,他要求允许在这个拉麦大城和任何人在任何地方进行任何商品交易。

第二,他要求在拉麦大城建立商店,包括一个总店,至少四家分店,东西南北各有一家。

第三,他要求在拉麦大城任何其它的影响范围之内建立分店。

这些要求,拉麦答应起来似有难色。

因为他自己就控制一些不很正规的交易活动,尤其是那些獠牙的交换。

那个时候商品概念还很初级,范围很是狭窄,也没有多大油水。

但是蚊子腿再小也是肉,让他舍弃也是心有不甘。

百里良骝见状,那里还不是心知肚明?

当场给他提供了他不但绝对不能拒绝,而且让他欣喜若狂的条件:“我知道这样一来会让老城主受到一些损失,我一个年轻人,又是专业的行商坐贾,哪能眼看老城主吃亏呢?

“这样,我每多开一处商场,一年就给老城主缴纳一枚獠牙,我开得越多,老城主就得到越多!

“如此一来,你就等着收獠牙吧!

“我给你预测一下,时间不要太久,你家里就会到处挂满獠牙!”

这些空头许诺的獠牙,顿时就把老拉麦给轰的晕头转向。

他拿来还顾得细想,立刻答应了百里良骝提出开设商场的要求。

看在獠牙的面子上,老城主大手一挥,也给出了他十分慷慨的承诺。

凡是他管辖的范围,只要百里良骝选定了地址,要多大的地盘,他都负责提供。

事实上,那个年代,地盘什么的,没有任何价值。

第二件事议定,百里良骝在老拉麦心中,成了财神爷的化身,对他无比信任!

不管是当时就给的好处,还是将来必然得到的好处,百里良骝都是慷慨大方。

在老城主眼中,是普天下第一号好人。

铺垫了这么多,百里良骝终于露出他的本来面目。

“我说老城主啊!你就和我大哥一样,咱哥俩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了!

“小弟我心里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老拉麦听到百里良骝叫他老哥,比得到一颗獠牙还高兴。

因为他可以简单换算出来,有一个这样富有獠牙的弟弟,比一颗獠牙更值钱。

也上去搂住百里良骝的肩膀,虽然很是勉强,因为他身高不如百里良骝高大。

豪爽地说:“你说!出了什么问题有大哥给你兜着呢!这整个大城,我说了算!”

“既然大哥让我说,我就说了!

“就是我来的路上,看到你城里的许多人都在攻杀。

“说是为了得到那个什么獠牙的奖赏,已经死了不少人!

“我看,这肯定是有人在陷害大哥!

“你的好战士都死光了,你还拿什么当城主?

“那个陷害大哥的人是谁,真的是太恶毒了!

“我看大哥不如把人都撤回来,不给那个恶毒的让陷害你的机会!

“等他们回来以后,还想比武夺奖品什么的,可以让他们进行擂台赛,我来负责发奖品!

“这样又不死人,还能多得奖品,岂不妙哉?”

利益迷花眼,财帛动人心。

百里良骝一番摇唇鼓舌,顿时挑起了老城主的怒火。

他的思路不由跟着百里良骝走了下去——果然是啊!我能得到什么?什么都得不到!

我的收获,只有那些最强壮的儿郎纷纷死去,那都是我老人家费尽千辛万苦才搞出来的!

即使他们有人能得到奖励,那些奖励不过从那个天娃手里转移到受奖人手里。

对于我的拉麦大城来说,什么也没有增加。

可是那些死去的最棒的年轻人,我却什么补偿都没有。

可见那个撺掇这事的小子多么坏了!

一怒之下,脱口而出:“还有谁?就是智繇那个奸人!

“他忽悠了我,也忽悠了所有的年轻人,都去送死!

“听老弟这么一说,我才知道他的诡计!

“你等着,我去打仗的地方,把我的那些年轻人都叫回来,不让他们白白送死!

“还有,那个智繇,狗攮的,别让我碰上他!”

老头儿也是一个急脾气,颇有点儿雷厉风行的作派,说话就站起来,冲了出去。

百里良骝的计策见了效,也没有拦阻,只是说了一句:“我跟你走一趟。”

出去之前,吩咐了牛牛子,让他留下保护两个小妈,带上慕容嚣张跟了过去。

走出几步,又叫上了葛朗木。

不过葛朗木没有跟着他们走,而是从那个连锁牛车上弄出两个单人机车,开着跟了上去。

这个时候,他按照百里良骝的指示,开启了隐形功能。

在高空吊着,以防万一。

两个机车中,其中有一辆运载了几十枚獠牙,还有一堆原材料。

一旦需要,就可以迅速加工成工艺品獠牙。

还有,葛朗木跟着去,如果没事的话,他可以弄些雕刻獠牙出来,打发时间。

百里良骝的思路的,是有经济细胞的,浪费可耻!

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才是他的深入骨髓的习惯性格。

老城主在前面行走如飞,怒气冲冲,更加速了他的进程。

加之老头儿也是老当益壮,身强力壮不减当年,功夫不大,也就是十分钟左右,就到了两军交锋的战场。

战场上的情况,和百里良骝离开的时候,变化不大。

野人一方在獠牙奖励刺激之下,那些小伙子的劲头几乎不减。

而那些死囚不打就死,自然也不能后撤。

不但是这些死囚,所有的探险队员,在任何一场战斗中,都差不多,也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是从后世而来,死在这里,就没有回去的可能了。

大家虽然对那个逆行时间六千年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要想安全回去,还是有条件的。

第一条就是必须保证自己在这个古老的时代不死才行。

死囚当然还有另一层考虑,就是表现好一些,用自己的功劳洗刷自己的罪恶,摆脱死囚的身份。

本来在一点原的时候,他们有这个机会,但是被那时候的负责人佑罗给拒绝了。

他认为应该靠每一个死囚自己的良好表现,换取取消死囚待遇,才是过硬的表现。

前不久乔直出去做任务,佑罗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挑起了死囚营的内斗,导致不少人死亡。

他自己遭到了严惩,现在还在旗杆上挂着示众。

那些参与内斗的人,也必须通过戴罪立功的方式,将功折罪,洗刷他们的错误。

这两股劲儿结合,死囚营的那些死囚,就和那些野人战了个旗鼓相当。

看到战况胶着,百里良骝也就不动声色,耐心等待,看着老城主表演。

毕竟是老城主,那些打仗都已经红了眼的小伙子,一见到拉麦到来,纷纷给他让路。

老城主于是就深入战阵,找那些主事的人。

当然他的主要目标是那个罪魁祸首智繇。

一般的兵卒,他也不理,打个招呼就过去,碰到一些头头儿,他才停下来,和他们说几句话。

百里良骝紧跟着老城主,慕容嚣张则不离百里良骝左右。

那个葛朗木则在上方跟随。

反正机车也是处于隐身状态,没有人能见到他。

如此一来,双保险,百里良骝的安全没有问题。

老城主和人说话,都是两项内容,第一项就是询问那个智繇在什么地方。

一般的小兵卒是不知道的,所以他专门找那些主事人。

第二项,就是直接给他们发布一个命令,要求他们不要全力进攻了,只要没有敌人进攻,他们就按兵不动。

即使有敌人进攻,也只是稳守自己的阵地,不被敌人打败就好。

虽然战场上是智繇指挥全盘,但是他的威信远远不及老城主,所以老城主命令他们按兵不动,他们就真的按兵不动了。

如此一来,老城主所到之处,喧嚣的战场就寂静下来。

当时的情况,都是那些野人在獠牙的刺激下拼命,而死囚营从来不会主动进攻。

因此,只要野人一方卸了劲儿,战斗就打不起来了。

老城主所到之处,一片一片的野人都安静下来。

遇到个别不怎么服从命令的,老城主就施出百里良骝交给他的杀手锏。

告诉那个人如果停战,有更宝贵的东西可以给他们。

尤其重要的,还不用死人。

老城主对着依然疑惑的人,会神秘地掏出他所得到的獠牙,在那人的眼前晃悠一下。

原来老城主进入战场以后,大概是出于安全考虑,耍一些花招以策安全。

主要就把百里良骝给他的两枚工艺品獠牙摘了下来,不知道藏在了什么地方。

这几招交替使用,老城主简直就是无往不胜,所向披靡!

这样一通运作,虽然没有找到智繇,可是停战的人群,已经达到了五分之一!

这样的变化,统管全局指挥战斗的智繇必然注意到了。

倘若依然茫然无知,他的智者头衔根本就是名不副实。

其实,老城主这样一番举动,从一开始就落入了智繇的眼中。

他统管全局,指挥战斗,可不是只靠他自己。

他是使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争胜的,丝毫不差于其他奇人异士。

同时,他是一位统管全局的统帅,自己不会让情报工作缺失。

他的手下许多分别在战场各处,负责落实他的指挥部署,同时把情况反馈回去。

除了这样人力助手,他还有一支隐藏的力量,这些就是那些堕落的普通天使。

十六中级天使长,每个人掌管的堕落天使基数是十万。

这个时候,他的师父虚伪天使对他的支持自然是全力以赴,毫无虚伪。

十万天使把所有人都监视起来,一旦情况有变,就会通知智繇。

智繇在战前当然已经和老城主达成共识,而且知道他一直就在大军身后跟随。

虽然没有直接参战,和战场还是保持密切联系的。

这个时候突然进入战阵,虽然奇怪不知道他所为何事,却也不甚在意。

直到停战的人群达到一定规模,他才感觉事情不妙。

一把注意力转移到老城主那里,才知道他找人谈话的两项主要内容。

一个是问他在哪里;另一个是命令那些人停战。

智繇一听就头大了。

他既然有智者的名头,这点问题如果悟不出来,就白瞎了他的聪明脑袋了。

一目了然,那个老头变卦了,现在是找他和他作对的!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