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上各种情况都可能发生,不能拿常理来衡量,不适用和平时期建立起来的标准。

也就是说,战场上出现的情况,往往走得更远,程度更惨烈,常人常理之下根本别想。

但是要说惨烈,却有一种情况,无有出其右者:就是敌我双方,同归于尽!

毫无疑问,没有人愿意进入这种状态;但是情势发展,别没有任何可能与以避免。

这就是无奈,人力有时穷,行动却不能不继续,同归于尽也是一种不可避免的自然。

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你猜对了开头,没有猜对结尾。

其实这还是一种委婉的表达。

直接的说法就是,你控制得了开头,却控制不了结尾。

剧毒的红蛇遇上超毒的罗盘河豚,就是不分上下,又必须决出高低,结局就是同归于尽。

河豚咬伤河红蛇的同时,红蛇将长长的毒牙刺入河豚的肚子。

河豚的形状也很特殊,它本来就是圆圆滚滚的样子,一旦处于攻击的飞行状态,肚子就能自动充气,有如种蛤蟆,生气的时候就会肚鼓如球。

河豚的肚圆如球对它的飞行和浮空很有帮助,否则鱼本来不是飞行的种类。

被毒蛇毒牙刺穿以后,那条河豚立刻如同放了气的皮球,瘪了下来,如果不是毒牙挑着它,它会如同一坨鸟粪掉落下去。

现在即使没掉,它的生机已经断绝,不但是瘪了肚子,不再拥有飞行的能力,而且红蛇的毒素,已经弥布它的全身,首先是它肚腹只能的肺腑关键器官。

如此一来,生机和内脏器官同时造到破坏,大罗金仙也回天无力了。

与此同时,河豚毒素进入红蛇,也截断了红蛇的所有机能,首先就是神经系统,让它彻底宕机。

唯一和河豚不同的是,红蛇只是断绝了它的机能,而不是内部构造造到毁坏。

与此同时,红蛇的另一半组合白鹤,也并非无所作为。

要说那个南疆小妞确实不简单,她竟然能够观察入微,知道那些吃娃娃鱼肉的仇敌当中红蛇白鹤是组合!

何以为证?

因为她的河豚暗器,对这样的一对组合,都是派出两只一对河豚。

并且对它们有明确分工,一个对红蛇,另一个对白鹤。

若非如此,肯定会发生顾此失彼的现象。

而当初百里良骝设计这个组合的时候,就是扬长避短。

让白鹤能够远走高飞漫天遨游之长,弥补红蛇只会偷穴钻洞地面爬行之短。

当然它们经过长久合作的摸索,又发现了许多彼此的长短,进一步磨合了二者之间的协作。

而且它么都知道之前百里良骝的期望,现在则是花鲜生的,一心达到目标。

这个心志直接指导和促进了它们的努力方向。

可想而知,如果卢琼花只是派一只河豚攻击红白组合,最大可能结果就是被这个组合同心协力一举拿下。

卢琼花同时派出两只河豚,就从根本上断绝了这种可能,因为两只河豚同时造成红蛇白鹤自顾不暇。

对于白鹤来说,最大的攻击利器是它的翅膀,那一对可以扶摇直上就千里的强力翅膀,可以直接将河豚扇爆!

可惜,这些河豚训练有素,那个蛮妞技术高超,攻击的河豚轻易躲过这一招。

第二攻击利器就是白鹤的两条长腿,它们的攻击原理如同翅膀,攻击力度也不次于翅膀,一爪子蹬在河豚肚子上,哪怕它的毒性增加一千倍,也于事无补。

可惜的时候,双翅的拦截网一过,双腿的拦阻也同样失效。

最后,白鹤还有一件武器,就是它的长嘴。

那是一种巨喙如勾的存在,河豚的鼓肚子被它啄上一嘴,也是肚破肠流死于非命的下场。

凭借蛮妞的暗器技术和河豚的飞行技巧,它们过了白鹤的两道拦截,可是最后一关,却过不去了。

因为这是白鹤的生命之关,必须在这里决一死战。胜者生,败者亡。

或者势均力敌,两败俱伤。

这个没有,因为二者战斗的性质,不是一个死一个活,就是两个都死。

别看白鹤没有红蛇那样的剧毒作为攻击的武器,它的遍体羽毛却是很强大的防御,尤其是针对河豚。

河豚的咬合和防毒必须破防以后才能施为,可是它却对白鹤的羽毛无能为力。

这种情况下,它只有一种方法可以使用,就是打入白鹤的内部。

正好白鹤有一个习惯,就是对敌的时候,用长嘴将敌人衔住,然后囫囵吞入肚里。

一个想吞了对方,一个想打入敌人的内部,两造竟然不谋而合。

白鹤果然成功,将一百只河豚纷纷捉住,衔在它们的长嘴里。

白鹤有个习惯,就是捉住食物以后,首先控制在长嘴的前端,然后用那只可以伸缩的舌头勾取。

这时候的舌头大概有两个主要的功能。

第一,当作勺子,收取食物。

第二,当作调味羹,弄点食物尝尝这新打来的野味味道如何。

白鹤虽然比较聪明,但是毫无疑问,也是比较笨,它们竟然忘了,这个食物满是剧毒,而且是活的!

就这样的一个经验主义错误,让这个白鹤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别忘了这种河豚周围都是牙齿,白鹤的舌头是第一次近距离、而且可以咬动的白鹤肉。

那个舌头傻乎乎伸了过来,被等待机会的河豚咬了一个正着。

白鹤发觉上当,立刻就是鱼死网破的激烈手段,发动舌头的强大收网功能,将那个河豚送入胃中。

这时的白鹤已经濒临死亡,对河豚的强大仇恨让它爆发了强大的生命力。

它的强大当然不能使它免于死亡,却让那个进入它胃里的河豚死无葬身之地!

先是白鹤的胃压突然爆发,泰山压顶一样,作用在那个河豚身上。

咔嚓一声,河豚四分五裂!

原来这白鹤经年不断以河蚌一类甲壳动物为食物,就是用胃压将它们压碎以后才消化的。

不过,这时那些河蚌并没有死,而中毒的白鹤却要死了,只要坚持住,它们还有活命的机会。

可是就在这时,一股丹红色的液体浇注在河蚌的身上。

这下它就不得不死了。

那丹红色的东西是什么,给河蚌上了一道必死的紧箍咒?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