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庸讳言,花鲜生对水行,从一开始就是满满的居心叵测。

其中一项,就是利用它当跳板,攻占水星。

他也想到水行没有说实话,不过他没有太在乎,他也不是只有一路情报。

而且到时候,他自信有手段让水行实话实说。

不过,现在他知道,那些以前的所有算计,全都没有用了。

手段再狠,路子再多,也不如收服一个人,让它的心与你一起跳动。

这话有些肉麻,不过花鲜生还是个孩子,还麻不起来,就是让它愿意舍命报效的意思。

对于水行的秘密水星的秘密,花鲜生也不着急,以后慢慢问就行。

看到水行说着说着那血盆大口又摆出要哭的形状,花鲜生赶紧插话:“打住!”

“我问你,你们为什么拼死去一点原抢水?”

“我们知道一个秘密,一点原的水喝了以后,我们就可以和人一样,不用再捉人更换零件了。”

“所以你们其它五行骑士都是同样的目的?”

“是的,只是他们要抢的是金、木、火、土不同东西。”

突然,火鸦插了话:“你们不过是找死而已!一点原的东西岂是你们妄想就能得到?”

花鲜生大惊,我不是加了防护吗?

不由问道:“火鸦叔叔,你是怎么进来的?”

火鸦呱呱笑道:“你那些鸡鸣狗盗的玩意儿,可以防住堕落天使,却对我们好天使无效。”

火鸦愣了一会又说:“好叫你得知,你那个什么系统,就是我们好天使管理和操作的,不明白的地方自己去琢磨吧!凭你这孩子可人疼,我特意跟你多透漏一些奥秘性的东西,别到处乱说去。”

火鸦又呱呱了两声,然后销声匿迹。

这人,真是,我还要问你问题呢。

水行道:“大大你好厉害,连火鸦都帮助你!那个……那个杀人如麻……”

水行突然住嘴,估计是想到这里说话,火鸦都能听到。

水行继续说:“大大你知道吗?我知道我身上的水都是一点原的水以后,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咬自己一口,先喝足一肚子再说。

“可是想起那人告诉我的话,这些水虽然在我的身体里储存,却是归大大你所有,由你来调度使用,我就没敢动。”

花鲜生:“哈哈你可真傻!水本来都在你身体里,还费什么劲儿去喝,喝完以后还不一样?”

水行:“嗯,还是大大聪明,要不你是我大大呢!现在我当然知道了,当时是高兴得一塌糊涂。”

“这也可以理解,不过我要用水的话,如何采集呢?”

水行道:“这个简单,咬我啊!不但喝水还能吃肉。”

“去你的,这我哪里下得去口啊。”

“没事,习惯就好,其实我告诉你,那人告诉我了,不论你吃肉也好喝水也好,是永远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花鲜生心道,我知道。

从一点原里出来的东西都这样,否则为什么我们依然吃那里生产的食物?

“大大,还有一些不是跟水一样重要的事情,但是也事关重大的事项,也一并通告一下。

“就是我自己身上的那些零部件,虽然不是从一点原取来,但是也是经过加工和净化,所以基础很好。

“年深日久在一点原的原水浸泡之下,就会潜移默化地改变性质。

“比如我的牛角,就会变得无坚不摧,其质地比任何象牙都更高级。

“当然牛肉什么的也是千金难买的最佳食品,美容什么的功效一口能让无盐变西施。

“这俩人是谁我不知道,而且是不是人我也不知道,就跟大大说一声我肉的功能以及其它。”

花鲜生说:“你不知道她们不要紧,要紧的是你不要让她们知道你肉的功能,否则,天下之大,就没有你立足之地了。”

花鲜生虽然不太懂,可是有一些人对美容食物追求的疯狂,必须给水行打一个预防针。

否则的话,不但它性命难保,自己这个骑士也会被殃及池鱼。

也不知道水行上没上心,只是应了一句:“知道了谢谢大大。”

花鲜生还是惦记和小姐姐的约会,催促道:“这回完事了吧,走人?”

水行道:“还没有,大大,还有一件事情,我思考了很长时间,还是决定告诉大大。”

咦,还有事?这个五大三粗的粗人故事还不少。

“有事就说!很重要吗?很关键吗?要不过几天再说?”

水行道:“不行,我是粗人,也是一个直筒子,有事不说,如鲠在喉,难受。”

花鲜生心道,如鲠在喉,又来了!总不能就让你在那里鲠着喉吧。

“嗯,那是难受,既然如此,就说吧,以后吃鱼小心些。”

吃鱼小心,那是什么梗?

“谢谢大大,以后一定!好叫大大得知,我是水行国王的太子,回去就继承王位,统管整个水星的。”

“什么?你说话当真?”

“千真万确。”

“果然如此?”

“果然如此。”

“当真如此?”

“当真如此。”

“你真是水星太子?”

“如假包换。”

花鲜生一摸脑袋,这事闹大发了。

我骑了水星未来的一球之王,一球之皇,他们准定跟我玩命!

这麻烦有点大,这小子怎么不早和我说,这不明摆着让我骑虎难下吗?

骑牛更难下,何况如此大牛。

于是抱怨道:“牛兄不好意思骑了你,你该早和我说的。”

“不要叫我牛兄尽管我比你大;还有,我为什么早和你说。”

“这还用问,早知你的皇帝候选,我就不能骑你,我多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你骑你的牛,我作我的皇帝,两不耽误。如果怕耽误一头的话,皇帝可以不作,我水行也是有儿子的,直接传给它不就行了。”

“那你这意思,依然作我的坐骑,什么都不改变?”

“没错!就是需要的时候,大大提供一下方便,我去处理一些水星的国务。

“但是我水行作大大的坐骑永生永世不变;还有整个水星都服从在大大的统一管理之下,子子孙孙不改变,对了,这个是顺便的,差点没忘掉。”

花鲜生心道,这个对我可是至关紧要!

难道我的鏖战万星盟就这样占领了第一个星球?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