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鲜生的好奇宝宝行为大有收获,同时也让他感觉到他不能只是傻子一样看。

他感觉到现在这个状态是对王金婵不公平。

那个刘玉梅小姐姐,我虽然对你有所偏好,因为你……等等。

可是你如果光明正大地打,赢了黄金大锤小姐姐,我一定支持你,给你喝彩。

先说清楚,这个和你的狐媚惑人技巧无关,本小子还是个孩子,不受那一套。

即使你使用暗器赢了,我也支持你,因为使用暗器在这个时代也是光明正大,起码来一句:“看镖!”

可是你使用的这个花瓣当暗器,虽然美丽动人,但是搞阴谋估计,就减了成色。

让你的的美好形像在我的心中黯然失色,你怎么就没事先吱一声呢。

如果你吱一声,其实也啥事不管,我起码也好办。

你吱一声心意到了,对方反应迟钝没有避开你的暗器,那就怪她,而不是怪你。

可是你没有吱一声,那就显明是小姐姐你心术不正了。

这个确认过的事实,你那个狐媚惑人再能转移目标,也是转移不了的。

如果到此为止,看那个小狐狸可怜的面上,我花鲜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撒手不管了。

可是那个王金婵是窦线娘小姐姐一拨的,她刚才还说让我压阵呢,我怎么能看着这小姐姐吃亏不管?

凭我花鲜生男子汉大丈夫的品性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是绝对不能不管的。

对了,其实是凭我总枢的身份我是不得不管的。

我小小年纪,哪能开始见色忘友的不良记录?

窦线娘是我的朋友,王金婵也是我的朋友,刘玉梅小姐姐也是我的朋友,嗯计划中的,现在还不是。

这个重大的原则区分,我是非常清楚的。

就凭我帮人不帮理的传统,我也只能帮助王金婵。

唉,这种事情真烧脑,简直超过我一个孩子的承受能力。

还是赶紧将这些小姐姐都收归一家,以后就不用如此纠结了。

现在看来,帮助王金婵是肯定要帮的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拉小姐姐一把呢?

让我的水行明目张胆冲上去,我高举流明剑大喊一声:“小姐姐别慌,到我的怀抱中来!”

这个方法可行?

我倾向于用这种方法,这个英雄救美形象可以深入人心。

但是有一样不好,将来遇到罗成哥哥不好交代。

那小白脸心狠手辣说不等不等我说话,透心就是一枪,让我死不瞑目。

我当然死不瞑目了,因为我显然是冤死的。

我救人的时候虽然那样喊了,可是还得小姐姐答应才行。

心中只有罗成那个老白脸的小姐姐哪里将我这小萝卜头放在眼里?

当时,她是过来了,可是接近我的时候,她说了句:“去你的,想吃小姐姐豆腐?门都没有!”

这个幼稚的招法显然很容易被小姐姐识破,不行。

幸亏我花鲜生招多。

要不美男计试试?

算了,明显我花鲜生先天不足。

还有,是不是和第一个重复了?

那就更不行了,显得我黔驴技穷一样。

要不召唤三英聚义?

不妥!刚用了一回,又派出来,别人会说我只会依仗畜生。

还是让它们休息一二。

要不,试试攻心为上?

这个倒是一个方向。

不过攻心为上的话,需要寻找一个突破口,小姐姐心上有没有突破口呢?

她的突破口是什么呢?

看到小姐姐王金婵的动作更趋缓慢,形式也越来越危急,花鲜生也冒汗了。

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计临实施真不多,我平常没事为什么不准备二三十条呢?

无意之间,看到那头高山雪地狐上蹿下跳,特别讨厌,唯有那里挂着的小死狐狸晃里晃荡格外可怜。

小死狐狸?小死狐狸!

花鲜生突然心生一计。

其实也不是计,而是有了主意。

我最擅长的本事不就是请求灵犀一动起死回生吗?

我刚才不是还寻找小姐姐的突破口百思不得其解吗?

那个小死狐狸岂不是现成的一个?

而且这个是她心灵的破口万无一失,板上钉钉,否则谁会带着一个死狐狸?

这个不但是她的突破口,而且还非只一人的,她之后还有两个呢。

估计我能解决一个,就是对窦线娘的极大帮助。

甚至是扭转战局的关键。

如果我能三个全都解决,估计这仗就不用打了。

说干就干,花鲜生毫不迟疑,飞牛向前,欢天喜地喊道:“两位小姐姐请了,小弟弟我有话要说。”

王金婵、刘玉梅两个小姐姐看了他一眼,立刻……接着再打,谁都没理他。

说实话,二人都顾不过来。

水牛脾气大,最受不了这个,跟我的主人过不去,反了你们了。

低头哞的一声吼,四蹄发奋,踏地如雷冲了上去。

咔嚓一声,雄壮的牛角挑在了黄金大锤和寒梅枝纠结之处,一下子挑开,分出去十多丈远。

出现这个结果,虽然二人已经打过一阵力气不是最旺盛之时,也知道这水牛的力气高过她们两个。

花鲜生趁火打劫:“两位小姐姐,别惹我的牛!它生气的时候,连我都打,到时候我可拉不住。现在,请两位小姐姐休息片刻,听小弟弟一言。”

刘玉梅看了一眼自己的小死狐狸,看了一眼这个罪魁祸首,问道:“听你一言,为什么?你算老几?”

花鲜生道:“这位小姐姐休要着恼,你听我一言,我答应你一个要求。”

“你答应我一个要求,你何德何能?我要我的小狐儿活命,你能答应?”

花鲜生暗道,果然这小死狐是这个小姐姐的突破口,我花鲜生的预测能力多高多准确。

这不能不佩服。

看着掉进了口袋的小姐姐,花鲜生轻描淡写地说:“有何不可?就这样定了。”

这次是那个刘玉梅吃惊了:“你真能救?你若救活了小狐儿,我答应你提出来的任何一个条件。”

花鲜生说:“女孩子可不能随便说这个。”

刘玉梅道:“有何不可?为了小狐儿,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不过如果不行,我要你的命!”

那个王金婵心中有数,不由替刘玉梅默哀三秒钟。

这看似聪明的傻丫头,但凡你花三秒钟扫听一下,你就不打这个赌了。

行了,我王金婵的危机解除了,接下来就看热闹了。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