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金凤仙还想和扈金娥继续打,却感到自己的坐骑有些异常。

这些小姐姐都有些特殊,比如和自己的坐骑,都有一段堪称奇遇的经历。

金凤仙当然也不例外,那可是人和动物之间的独一无二的体验,没有什么东西能代替的。

换句话说,那是生命的联系,缺了金凤仙,那条寒潭食人鳄不能活。

而离开寒潭食人鳄,金凤仙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可见一个小姐姐,一个凶恶的食人鳄,就是那种息息相关的存在,心思意念都很一致。

可是现在,金凤仙感觉这种紧密关系断了线。

正在和扈金娥对视想着再打的时刻,暂时停住话头,奇怪地扫了一眼。

她的意识中还清楚知道那鳄鱼的位置。

一看那条凶恶的寒潭食人鳄和对手的红马正打得火热,那神态,简直就成了赤兔马的小跟班。

这种人有心鱼无意的状态,不可改变,不由一声叹息。

彻底放弃了再打的想法。

这还打什么劲儿?

那个变节的食人鳄敢驮着我去和那马约会去。

要不说战场上情况复杂瞬息多变呢!

谁知道西北战场的这场绞杀,被一对畜生给生生搅散了。

而且搅散的主力是那条寒潭食人鳄,看起来特别不通人情,似乎根本不可能有人类感情的生物。

而打通鳄鱼渠道的方式,更是令人不可思议。

竟然是通过热闹方式,也就是那只猪猪开拓的不同畜生之间的交流渠道。

而那个渠道,当然也不是猪猪的首创,而是小怜偶然之举形成的。

也就是它鼓动猪猪的时候使用的方式。

而那种方式,也是唯一的一种方式。

那次说了什么,无论是小怜还是猪猪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小怜自己印象不深,因为它猪猪打交道,除了这个方式以外别无它法。

它那个小小的身材,猪猪一蹄子能将它踢回地表,在反弹回来。

可是,正如地表人大贤所言,话是开心的钥匙,小怜的一番话竟然建立猪猪和狗狗之间的联系。

这也是它们畜生之间那个热聊网络的基础和基本原则。

猪猪正是用小怜那番话建立的原则打通了它和千里赤兔马、无毛黄骠马、卷毛紫鬃马心心相印的联络。

这三匹好马虽然不如猪猪那么聪明,也发展了一些下线,发展了这个热聊网。

比如今天赤兔马就发展了一个成员,寒潭食人鳄。

关键是这个食人鳄是水陆两栖的畜生,它的下线简直无可限量。

比如,那些铁线鱼,它努力收归给自己当儿子的小东西,成千上万的。

哇!那要是有朝一日都收为下线,我老兔岂不是成了一方大豪?

加上我老兔的名声和速度,岂不是踏上互联网的巅峰?

我一马傲立,其它马都给我老老实实附在脚下听喝吧。

至于不是马的畜生,当然都是下属老老实实干活了。

想到此处的美好,赤兔马不由放肆起来,哈哈哈一声长笑,也就是马啸。

这声马啸,别人没有当回事,却惊动了那只失意的铁线鱼,它的失意来自找妈妈再次受挫。

“何方妖怪?敢来打扰老子的深刻思考?你不知道我正在寻找妈妈不认儿子的原因吗?

“对,儿子就是我鼎鼎大名铁线鱼,在别人面前当老子,在妈妈面前永远是儿子!

“小的们,都给大哥我出来,让那个妖怪尝尝我铁线鱼集团攻击的厉害!”

这条铁线鱼本来就是金凤仙这种生物暗器的头领,在众位铁线鱼中名列第一。

这也是它在金凤仙出场的时候,第一个派出打先锋的就是它的首要原因。

金凤仙的派遣当然重要,但是还有它自己想出风头的内在原因,否则,它可以派出一个小弟打头阵。

当然,这也可以说是它当大哥的仗义,有危险抢着上。

无论理由是什么,其实已经没关系,因为应了一句话,出头的椽子先糟。

铁线鱼的带头大哥出师未捷身先死,非常不光彩,见面没动手呢,第一个动作就是掉头就跑。

更为可耻的是,跑还没跑掉,被对方一个小鱼一口咬死。

你说这位带头大哥倒不倒霉?

不过,它的倒霉也就到此为止了。

正所谓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依,一场大祸竟然给它带来一个大便宜。

连它一直叫妈妈虽然那个妈妈不承认它却痴心不改的金凤仙都放弃了希望,却被花鲜生救活了。

这种好事,实实在在是可遇不可求,你说这个倒霉的铁线鱼是不是苦尽甘来?

按它自己的心意,只要活命也就万幸了,哪怕以后当一个老弱病残,也比窝囊地死了强。

可是还有更大的惊喜!

它的生命素质竟然增加了百分之二十!

这个确切的比例它当然没有能力算出来,可是它也有土办法检查自己的实力。

就是它居住的那个寒潭,从潭底到一边的高岸有一道百丈悬崖,以前是无鱼能越过。

即使是那条寒潭食人鳄,这里最强悍的存在,也力有不逮。

它们这里所有的生物,都有一个梦想,就是越过那道悬崖,就可以一飞冲天。

一飞冲天以后干什么,它们没有人知道,可是这个梦想却伴随一生。

据说那个寒潭食人鳄就是听了金凤仙的忽悠说她可以助它实现梦想才铁心跟着她的。

得救的铁线鱼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蠢蠢欲动,忽发奇想,我何不在去事实那道当作检验石的悬崖?

鱼鱼也是一个莽撞的小子,说干就干,到了那里,心一横,眼一闭,尽力一跳!

咦?怎么没有掉下去摔的半死的疼痛?难道我给搁在半路上了?

睁眼一看,眼前一片开阔,漫天的星斗,那个叫作天的圆盘比以前大了一百倍!

往下一看,眼目所及,就是一汪幽幽的潭水,正是以前自己囚身之所。

这个发现,简直让它欣喜若狂!

我这不是脱胎换骨了吗?

痛定思痛,福来思源,这都是那个叫作花鲜生的小白脸大大给我的?

我不管他叫爸爸管谁叫爸爸?那个罗成,就是妈妈推荐的那个,他不行,一边玩儿蛋去!

信心爆棚的铁线鱼连名声如雷贯耳的罗成都不放在眼里,对那个妖怪千里赤兔马就更加不惧怕了。

当下叫出它的上千号小弟,都是和它体型近似的铁线鱼,如同一阵暴风骤雨,扑向赤兔马。

那里和金凤仙聊天的扈金娥一看,这还了得,以为老娘没有暗器吗?

二话没说,小手一挥,她的独门暗器,一大群红金配,奔涌而出,迎上了铁线鱼。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