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金娥、金凤仙同时大怒!

一声大吼:“追!天涯海角,都要追回来!”

也难怪,这只野狼不叼别的,却把扈金娥的第一个最精致的小红金锤给叼走了。

就是那个十斤重的小红金锤。

无巧不巧,那个上面趴着的铁线鱼中,就有金凤仙的头鱼,也就是被花鲜生救活的那只。

凑巧也就是那个挑上了悬崖看过大天的那只。

这也难怪,这样的两只作为头领的暗器可没有临阵退缩的习惯,而是一贯带头冲锋陷阵。

它们当然也是非常敏感,同时认出那只小红金锤和那只跳过龙门的铁线鱼是对方的头领。

所以第一时间就一头扑了上去,将对将地角斗起来。

两边最高战斗力的搏斗,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同时也阻碍了对方在空中停留的能力。

导致头领红锤和头领铁线鱼第一个支持不住,向地面坠落。

其实,它们在空中打还是在地面打,都没有多大区别,甚至到水里去,也不能给任何一方提供优势。

表面上看铁线鱼一旦入水似乎更有利,其实不然。

谁见到一柄金锤怕过水淹?

金锤不过是不能游泳,到水中以后多半如同秤砣一样沉底,这对铁线鱼也似乎没有什么好处。

难道铁线鱼愿意跟着潜到水底在黑洞洞的水底和红金锤继续搏斗?

这算好的,如果水底有淤泥,金锤多半还要继续深潜,全身没入淤泥,铁线鱼不能也进入淤泥?

似乎铁线鱼不是和泥鳅一样的鱼类。

当然,进入水中,即使不是铁线鱼的最佳战场,它还是可以游刃有余,随意脱离打斗。

不方便打就别打罢了,又不是非打不可。

反正已经给那个叫什么赤兔马的妖物造成了困扰,目的已经达到。

可是无论如何红金锤和铁线鱼都没有想到,它们离开了天空,却没有摔在坚硬的地面。

也没有掉入刺骨的寒潭水中,而是掉入一个臭烘烘的洞穴里。

这个臭烘烘的洞穴,就是将它们叼走的那个野狼的臭嘴。

这下子可将这两个洁身自好的红金锤和铁线鱼给恶心坏了。

红金锤本身特别高贵,肯定是一贯处于最洁净高贵的地方,何曾遇到过这种肮脏的东西?

那个铁线鱼出身寒潭,那里水质尤其纯净,有什么细菌之类的早就给冻死了。

非但如此,铁线鱼还特别讲究卫生,坚持一天二十四小时进行冷水浴。

堪称世界上最讲究卫生的纯洁人士。

没有任何人或者畜生能和它相比。

即使那个寒潭食人鳄还抽时间爬到岸上躲避一下那种寒潭之冷。

当然,让这种铁线鱼到岸上去晾一会儿,估计它们也会窒息而死。

这个自不必说,总之就是一句话,那两个特别干净的东西,一进入那只狼嘴,立刻就头昏脑胀了。

第一时间失去了大部分的反抗能力,否则任何一个俘虏,都能打碎那狼牙的封锁。

由此可见,太讲究卫生也不见得是绝对的好事。

就是这种阴差阳错,两位小姐姐最好的暗器丢了,而且没有自己摆脱困境,将两位小姐姐气炸了肺!

大喝一声的同时,扈金娥和金凤仙同时一个张飞蹁马,上了自己的坐骑……

不对,扈金娥是蹁马,金凤仙是蹁鱼,那只寒潭食人鱼。

这两只畜生对为自己出手的红金锤和铁线鱼也是心中牵挂,恨不得自己冲过去救它们。

当两个慢了半拍的小姐姐坐了上来,一个马踏飞燕,腾空跃出,飞快了地缩短了和那只野狼的距离。

那只寒潭食人鳄也想学赤兔马,奈何身体笨拙,只好弄了一个鲤鱼跃龙门,也跳得不近,随后跟上。

那只野狼嘴巴虽大,十斤金锤也是够重,加上它的全速逃窜,短时间内就气喘吁吁了。

它既然敢虎口拔牙,铤而走险,也是一个机敏之辈,能够耳听六路眼观八方。

看到后面追兵临近,吓得浑身一颤!

不管是赤兔马还是食人鳄,追上自己肯定拣肉厚的地方下嘴。

那可不行,拿出吃奶的力气,跑!

四腿一瞪,撒了几滴狼尿,加快了速度。

可惜的是,这狼先天差了一些,后天努力也不足,尽管这个时候拼了老命,也还是没有改变局势。

那匹赤兔马一马当先,离它越来越近了,简直马的呼吸都能吹到狼屁股了。

这当然是它的错觉,虽然一直在接近,还是有一段距离。

即使那条食人鳄,也在快速接近,因为开始的时候它虽然慢了一些,但是它的底蕴足,总是在加速度。

尤其是那狼觉得那张鳄鱼嘴已经靠近了它,都感到一股寒潭的阴寒凉气了。

那狼吓的魂飞魄散,简直就想扔掉口中的俘虏。

可是,想到那个俘虏可以给它带来的好处,又咬牙坚持下来。

好在这个时候,它并没有昏了头脑,而是看到了它的救星。

然后凝聚了最后的力量,突然爆发,一溜烟奔着一个东西跑去。

不一会儿,就到了地头,一句话没说,就是一句狼嚎没有叫,彻底瘫倒在那里。

一半是累的,一半是吓的,还有一半是安全以后的放松。

这狼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有几半了。

一边在那里瘫着,一边还在想着,这次可算立了大功,即使是累死也值了。

就这功夫,两个骑着赤兔马和食人鳄的小姐姐追了过来,一柄方天画戟、一枝仙人掌同时打向那狼。

转眼之间,那狼就要成为肉泥烂酱。

这还不算,千里赤兔马、寒潭食人鳄也扑向那狼,张嘴咬了下去,绝对有深仇大恨那种。

那狼投奔的那位,这时说话了:“慢!两位小姐姐,大灰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你们要杀它?”

原来这人是花鲜生,那个偷红金锤的是大灰那个夯货!

大灰这时爬了起来,讨好地走到花鲜生面前:“大大,幸不辱命,给,这是你要的金子,我九死一生,终于给你弄来了。”

一边口齿不清地说,一边吐出小金锤还要那些铁线鱼。

这俩货依然脑筋不清的样子,可见大灰的臭嘴威力实在太强大。

两个小姐姐上来说了情况,说没有看清楚这个大灰是自己人。

气得花鲜生上去给了大灰一脚:“你个夯货,怎么那么蠢狗一样!我让你拣敌人的金子,两个小姐姐是自己人,你怎么乱抢?”

大灰还犟:“那大大你怎么不早说?那么多小姐姐我怎么知道谁是谁。”

又对小金锤和铁线鱼说:“对不起了!要不我再将你们送回原地,表达我的歉意?我大灰向来知错就改,而且立竿见影。”

说着就非常友好地要去叼它们。

两个经历了大灰口中臭味的过来之人,也顾不得晕乎了,大叫一声,飞快地跑了。

这家伙简直比什么都可怕。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