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众人无不好奇抬头仰望,看看这来人是不是心中猜测的那个样子。

心情最迫切的当属那些小姐姐们,因为她们都是那老头儿忽悠过来的。

因为这个缘由,她们都是一面感激他,一面怨恨他。

感激的原因是没有那老头,她们就不能过来,也没有希望见到罗成哥哥。

哪怕希望再渺茫,那也是希望不是?

你看着渺茫,没准人家小姐姐眼光独到,看那希望非常清楚,无比粗大呢。

怨恨的原因就很多了,就是不满意呗。

没有见到罗成之前,当然不满意肯定是主要的调子。

全怪这个不着调的老头儿,将她们忽悠过来以后,就不管她们了。

她们都被悬空搁在那儿,简直就是一个字,绝望。

这两种情绪在每个小姐姐心中交战,一会儿感激占了上风,一会儿怨恨打了胜仗,没有一刻消停过。

现在她们每一个小姐姐都心中忐忑,希望来人是那个老头儿,又怕来者真是那个老头儿。

如果是那个老头儿,至少说明那个老头儿是真有其人,并非是一个骗局,骗人后,销声匿迹。

可是真是那个老头儿,难保不带来坏消息,比如罗成还是没准信,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当然,这些小姐姐都是性格坚强之辈,什么坏消息都经得住。

实在难以忍受,各位小姐姐就一起动手,将那不着调老头儿一顿臭揍,也能稍解心中的愤怒。

各位小姐姐发起怒来,可不管是老头儿还是小娃娃,一概打了再说。

不过,最大的问题,还是之前那个担忧,就是小姐姐们看到的不是同一个老头儿。

无论来的是哪一个小姐姐看到的那个,都不是大多数小姐姐看到的那个。

难道那个老头儿还能弄出三头六臂来,在同一个时间和地点,以不同的面目示人?

当然,最难办的是来这个老头儿一个都不像,那就是无头案了。

各位小姐姐虽然心急如焚,迫切要对那个老头儿验明正身,但是不如小狐儿心中担忧。

这可是它的头一炮,打不响的话后果太严重。

别的不说,花哥哥不满意的话,岂不是打乱了我的如意算盘?

这个时候,老丫头儿给出一个好消息:“来人正是我说的那个老头儿,他那声音,烧成灰我都能认识。”

花鲜生心中吐槽,你这师爷当的也够呛,声音跟烧成灰没有什么关系,似乎。

还好,那人来得很快,没有让大家久等,就如同一头巨大的莽牛横冲直撞而来。

众人起首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红头。

众人不知道那是什么,如果是那个老头儿,那个头也太大、太丑陋了一些。

难道是一头坐骑?那也太不讲究美观了。

不过很快就靠近了许多,现在看清楚了,原来是一个巨大的红葫芦,大头朝前,似乎有悖常理。

不是应该小头在前,如此才能减少阻力、冲破阻拦、快速前进吗?

花鲜生直接打开机车,意思是可以方便那老头直接进来。

如果是朋友,那就是以礼相待;如果是敌人,就可以瓮中捉鳖。

只听嗖的一声,那白胡子老头就落地了,原来骑着的葫芦提在手里,一米高下,然后背在背上。

来人虽然白胡子,却是红光满面,似乎路上没少喝酒,当然也许来之前正在大喝。

个头也一般,和花鲜生的三个师爷高度近似。

刚刚落地的老头儿眯缝着的两眼突然睁大,原来他看到了老丫头儿。

“哈哈!原来你这个老东西在这里,怪不得有人知道了我的秘密将我召唤来,一准是你给我露馅的。”

“你那点事谁不知道?又不是什么秘密。”

“那也只有几个老家伙知道,不过,你虽然知道,却没有那个水平,那首佳句集萃你弄不出来……”

“咦,火鸦你怎么也在这里?你这个粗坯,难道也对吟诗作对儿感兴趣了?”

火鸦:“呱呱!那种雕虫小技我哪里看得上!你的葫芦还好用吧?”

老头儿道:“太棒了,火鸦出品,绝对精品!酒放在里面,什么时候都是滚烫的。

“还有一项好处,骑着它赶路的时候,永远是温暖如春,将我的老寒腿都治好了。”

老丫头儿道:“谁不知道你寒暑不侵,去你的老寒腿。”

那老头儿道:“老丫头儿你丫怎么老是揭我的短儿?我行走人间,就不能有些穷苦百姓的感受?”

老丫头儿道:“那你随意,招你来是找你算一笔账……”

十五位小姐姐齐声呐喊:“对!找你算账!”

那老头儿吓了一跳,似乎酒也醒了:“咦?你们都是谁?我从来不欠女人的帐!你们不要搞错!

“要说欠账,倒是有几个小娘子欠老夫的恩!

“嗯,没错,是欠我的恩!不过老夫游戏风尘,信手做来,不会计较那些的,以后找罗成讨酒喝……”

“对,就是你!”

众小姐姐已经确定,就是这个老头儿。

那老头儿大吼一声,手一指:“停!我不是来找你们报恩的!我是来找作诗的那位道友喝酒的!

“李白斗酒诗百篇,疑是黄河下九天!咦?那位道友呢?都是你们这些酒囊饭袋……”

一边说,一边双眼圆睁,满场寻索。

就听咯咯一笑,一个清脆的女童声音说道:“嘻嘻,道友?你眼往哪里看呢?我在这里。”

那老头儿虽然眼睛视力不顶劲,耳朵听力还行,声音从脚前传来,赶紧低头一看。

一个精致的微型小姑娘正在仰头和他说话。

那老头一凝神,一股浓浓的妖气扑面而来。

“有妖气!打妖怪!”

老头儿大喝,随手顺下后背的红葫芦,照小狐儿脑袋就砸。

小狐儿嗔道:“你这老头儿太莽撞!你再看看我是谁?”

那老头儿定睛再一看,咦,没有一丝妖气。

难道真的是自己最近酒喝得太多,脑筋跟猪一样了?

那边小狐儿也是冒了一身冷汗。

那老头儿并没有看错,是小狐儿自己的疏忽。

她的妖气是保罗三世给压下去的,注意控制的话它就是正常的人气了。

可是因为刚刚开始,她看到了那个老头儿一时高兴,没有注意,让妖气冒了出来。

当然也是那老头儿火眼金睛不掺沙子,当时就被他看出了本相。

那个花鲜生不还是傻乎乎一无所知嘛。

知道小姑娘是人非妖,老头儿松了一口气,又怀疑道:“道友?就你一个毛孩子?”

小狐儿正色道:“老头儿!你没有听到过‘有志不在年高’?”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