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老哥,你是不是跳过了一些重大问题没有提道?”

花鲜生虽然算不上光棍,可是眼里也不揉沙子,因为他不是傻子。

听到罗成刚脱离老爸的魔爪,就直接上头台了,这个是不能接受的!

这两个故事之间的传承转合才是最精彩的部分,你个老帅哥想跳过去偷懒不说,我岂能放过你?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你作为从前的小白脸想隐瞒不让我知道?没门!

别忘了我是谁的徒弟!

我师父是,不对,我师父之一是,闻人异馨!

那可是业界公认的世界第一金牌记者,当然她还直接就是金话筒的所有者。

别的不说,她的那个百里良骝探险连续直播一年多,每一期的内容不是独一无二?

别说连续一年的一千多期,即使其中的任何一期,集中世界第二到第一百的记者和主持,也搞不出来。

所以,活该她是世界第一金话筒同时是世界第一采访型的主播。

有这样的师父傍身,不是,有这样的师父附身,花鲜生主导个聊天发掘个话题什么的,手到擒来。

罗成心中一凛,这小老弟果然不是那么好糊弄。

我本来想我就随意发挥一下,那些敏感的地方就错过去算了。

省的提起来伤心难受或者兴奋过度什么的,在小弟面前丢丑。

哪知道不好糊弄。

好!这样我就等着你问我我再见机行事,想让我主动透露门都没有。

“哦?有可能,毕竟已经一千六百年之前的事情了,老哥我也不再年轻,忘掉一些是有可能的。

“不然这样,你来提醒一下,你问我答如何?”

花鲜生心道,正好!正中小弟下怀,这样就省的你信马由缰了,既费时间,还效率特低。

“那好!不过我要先说明,那时我也还小,有些事情知道得并不清楚,所以问你的时候可能问错。

“反正老哥你大,小弟我小,即使我问错了你也不要介意。

“这一点请老哥你牢记在心,要不,咱们就开始?”

这下子轮到罗成不淡定了。

小弟你说你那个时候还小?还小是什么意思?

难道还个时候你也在现场,不过就是比我略小?

我有特殊原因,已经有了一千六百多岁,难道你也有特殊原因?

或者你没有特殊原因,只是硬活,就一直活了一千六百岁?

可是我们这一千六百岁,是有本质不同的!

我这一千六百岁,是在那个时间之前,从地表来到星域,然后度过的这一千六百年。

可是你小弟呢?

你是在过来的!

那就是说你在地表那里活了一千六百年!

这就完全颠倒了我的认知。

你老哥我胆子小,你小老弟可别吓唬我!

我知道,地表那里的人,顶过就是活到一百岁,实际上一百个人中,一个也活不到那个年龄。

一千人之中有一个就不错了。

这种千里挑一的幸运儿,不过也就是活到一百,离你花鲜生说的一千六百年查老鼻子了。

如此看来,你到底是人是鬼啊?

人,则完全不可思议,别说看到,我听都没有听说,地表人可以说那么久。

鬼,则更加完全不可思议。

人虽说不是那么大,但是看到的很多,不同年龄的人到处都有,比比皆是,可是鬼呢?

我在地表那么长时间,足有二十多年,一个鬼毛都没有看到。

不但那二十年没有看到,而且到了星域这里,一千六百年来,也是一根鬼毛都没有看到。

你再说有鬼,岂不是活见鬼了,纯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谁爱信谁信,反正我不信。

人不人、鬼不鬼,难道是我正在寻找的真正的自己?

难道他虽然小,只是看似小而已,却是给自己当榜样,指引自己走出迷途的指路明灯?

看来这小弟不可小觑,对他的问题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最后的方略就是实事求是,我干了什么就和他说什么。

罗成的脑回路也是非同一般,虽然不如花鲜生的那个超级大脑,比一般的人就好多了。

他如此这般地想了一大堆,却用时不超一秒钟,在花鲜生看来,就是惯常的接收消化反馈的速度。

“好!小弟开始吧,老哥我别的长处没有,只要小弟问到的,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嗯?态度很端正啊!

花鲜生没有多想,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人人都说老哥你被三个人害死,你到底死没死?”

罗成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怕啥来啥。

这是一个他最不愿意打开伤口重新提及的问题,可是中小老弟……他这可不是略知一二,而是一针见血。

也就是他知道的很多,而且一击中的,直击要害。

“我死了,按照某些人的愿望;可是我又没死,和某些人的愿望正好相反。

“同时,我也没死,符合某些人的愿望;可是我又死了,不符合某些人的愿望。”

花鲜生顿时就吃惊了,这么复杂?

可是,你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

“我说老哥,你管那些其他人的愿望干什么?难道你自己死没死还不知道吗?当个简单人多好?”

罗成苦笑道:“我也希望和小弟你一样洒脱,可是现实情况它不允许!

“首先我要告诉你,我确确实实是死了,死彻底了,在杀我的人苏定方等人的亲眼所见之下死的。

“同时见到我死的,还有他的两万并将。

“你想想,那么多人的见证下,我不死能行吗?

“苏定方为了杀我,布置了一个二万人参加的重兵包围,在一个叫周西坡的山谷,将我困住。

“这之前和之中,他当然想劝我投降,还答应保我为王,我相信他是认真的。

“可是不管真假都没有用,我罗成自然不会低头。

“我可以投降秦王,那是因为他是成事之人,我愿意保他得天下。

“除了他之外,还有人值得我为其效劳吗?

“李建成、李元吉、甚至李渊,都是土鸡瓦狗,苏定方那样的,当我的下属都嫌不够格。

“这不是你老哥我狂,只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必然。

“苏定方也是果决之人,知道擒虎容易纵虎难的道理,当机立断就下令放箭,登时将我杀死,万箭穿心。

“据后来的程咬金那个夯货说,光是收集的破甲锥、去杆的箭头,就有一百多斤。

“我死了,符合了三个人的愿望,就是苏定方、李建成、李元吉!”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