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两个叛王李建成、李元吉如何处理,请您颁下谕旨,臣下等遵照办理。’”

“这个不是魏征,魏征属于那种光明正大宁折不弯的性格,说话也从来不拐弯抹角。

“这话要是他说,准定是这样:陛下,你有何反对意见现在就要提出,否则,我们就处理那两个败类了。

“至于之前就有多少讨论商量,那都不用提,反正事情都已经大局已定,木已成舟,不会再改变了。

“李世民的声音响起:‘为了不让老爸伤心,我想再提出恳求,饶了两个人的死罪,留他们一条活命。

“‘万一他老人家想见人,还是可以见到的,可以将他们贬为庶人,再也不能为害。”

“还没有等魏征等人回言,李建成惊叫:‘什么?你们想杀死本王?乱臣贼子……’

“魏征一如既往的声音响起,依然是一贯冷冰冰,说。

“‘前太子殿下,你如果不想舌头被割掉,就住嘴吧。’

“正惊恐地嚷的起劲的李建成,如同被宰杀的公鸡,顿时把后面的话,全都噎在了嗓子里。

“那效果,就如同正在哭闹的小孩子遇到专治小儿夜哭的恶人一样。

“这时候,又是一声惨叫。

“这回是李元吉,那个平时叫叫嚷嚷不停的花花公子,关键时刻反而不如李建成反应的快。

“别杀我,我不想死!我也没有害人,都是跟着大哥屁股后面,他让我干啥就干啥的。

“你们别杀我,我以后听你们的,让我干啥就干啥。

“二哥,我求求你了,饶我这一次……”

“一个声音冷冷地说:‘少废话!现在后悔?晚了,早干嘛去啦?现在给我老实交代。

“‘第一,你们是怎么害死罗成的?

“‘第二,还有谁参与谋划和行动的?’

花鲜生问道:“这个又是谁?似乎不是魏征,也不是李世民。”

罗成回答:“当然也不是秦琼和程咬金!这个人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乃是大唐军师徐勣,徐茂公!

“最重要的,他是我的三哥,就是在魏征、秦琼之下的第三把交椅。

“他的位置,无论在瓦岗寨还是在大唐,都是至关紧要,因为一切军事行动都是他部署和完成。

“你想想在隋唐交替时代,哪一个成功和站立得稳,不是靠军事的胜利?

“而我三哥徐茂公,就是这样的一根定海神针,有他在,就是军事胜利的保证。

“他的那些名声都是靠累累战功支持的,他的威望也是我们这些结义兄弟最可信的依靠。

“所以他的声音一出现,我砰砰乱跳的心,顿时就稳定下来。

“有三哥出马,大事已定矣!

“小老弟呀,你看到没有,有一个稳妥靠得住的大哥、二哥、三哥、甚至四哥,该有多么重要。

“老哥我别的你可以不学,这个你必须要学过去。”

花鲜生暗道,这个自然要学,但是还有更要紧的,我觉得是你有那么多小姐姐围着你转。

那个事关我的幸福,岂能不当头等大事抢先学过来乎?

老哥你等着,我跟你搞清楚你的生死大事以后,马上就请你传授那个方面的经验。

不过现在不行,那些人在那里生死攸关,不能悬空搁在那里。

“我说老哥啊,咱们办事,要讲究一个轻重缓急,你没有看到那两个坏王快急死了吗?

“你快说,到底他们怎么样啦?没给吓死吧?”

罗成说:“不急!李建成、李元吉着急,又不是我罗成着急,我当时在那里挺尸正觉得来劲儿呢。

“我就在那一瞬间,悟出一条道理,就是一个人是高兴还是悲哀,要和别人对比才深有体会,不是自己和自己乱比,那看不出好歹。”

花鲜生奇怪道:“哦?老哥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悟出心得,很不简单啊,是什么心得,说来听听?”

罗成谦逊地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心有所感,原来我觉得我在那里孤零零地挺尸,挺悲哀的。

“可是现在和李建成和李元吉二人被众人逼供,要好个一百多倍!

“所以我告诉你,不管什么经历,都有其宝贵的价值,不可等闲视之。”

花鲜生不禁鄙夷了一回,就你这还体会?我十多年前就知道了。

不过罗成老哥的切身体会也有独到之处,就是它的深度,毕竟不是人人都到了挺尸的程度才如此总结的。

“谢谢老哥的劝勉,我一定认真学习和思考老哥的一切经验教训,不走老哥的老路,不蹈老哥的覆辙。

“要不老哥继续说正事?”

气得罗成差点再去挺尸!

这小子真会气人,难道我这么认真地介绍给你,不是正事?

算了,一切都是为了下一代,这口气我忍了。

咦,似乎不对,这小子怎么成了我的下一代了。

哦,我想我儿罗通了。

罗成说:“好,说正事。

“我一边挺尸,一边听外边的审讯,大概三哥徐茂公的名声太大,李元吉不敢违背,只好老实招供。

“大概二人清楚,什么刑不上大夫的说法,对这群人不管用,他们哪里会不知道,这些人都是强盗出身。

“别说刑上大夫,皇帝脑袋都敢随便摘瓢儿,他们二人算个球儿。

“李元吉那个窝囊废,没有做无谓的挣扎,老老实实地按照徐勣的要求供了上来。

“李元吉说:‘我和大哥就是趁罗成筋疲力竭人困马乏的时候,不让他进入潼关。

“‘导致他被苏定方万箭射死。

“‘人死了,他们负有领导责任,但是不是他们直接杀的,杀他的是苏定方,你们找他算账。

“‘至于为何杀罗成,第一是罗成落过他们的面子。

“‘第二罗成是二哥的得力大将,杀了他,可以帮助大哥上位,恢复他的太子地位。’”

“徐勣突然问道:‘谁指使你们杀人的?’

“正说的痛快的李元吉猛不防被问顺口回答:‘大哥和……’

“‘住口!’”

二个声音同时厉喝。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