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成当然辨识出两个说话的人是谁。

他那双耳,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辨别力绝对超群,蚊子的叫声都能认出是不是昨天来的熟人。

有时候听不出或者听出某些声音,就是生死区别。

所以,顶尖武将都必须是耳力特好。

可是,听出来是谁,罗成就又奇怪了。

李建成和李世民难道还有共识?否则为什么同时采取同样的行动说了同样的话?

显然,二人也都知道李元吉要说的是什么。

也就是这两个人要掩饰什么。

二人齐心协力要掩饰的,除了皇家的丑闻还有什么?

问题是李世民要掩饰,必须获得魏征和徐勣赞同,否则估计无法掩饰。

至于李建成,估计没有人把他当根葱。

那么到底魏征和徐勣是支持还是反对李世民的主张呢?

罗成身临其境,当然知道这个事情的重大,清楚地感觉空气都凝重起来。

接下来的事情,证明了魏征和徐勣不赞同李世民。

不过,也没有直接拒绝他,而是采取了迂回的策略,没有发生冲突,却清楚表明自己的态度。

魏征沉声问道:“李元吉,继续说,谁指使的你们杀罗成,别找不自在。”

在魏征的重压下,李元吉还真的扛不住,可是大哥二哥都已经喝令他不能说了,他敢说吗?

刚才也是出其不意之下,否则他可没有那个胆量。

现在他是后悔死了,要知道有这样大的麻烦,打死他他都不进去掺和。

现在等于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他身上,不扛没有别人,扛又扛不动,非常可怜。

他看向大哥:“大哥!我……”

李建成有什么办法,他想帮着扛都不知道从那里入手。

再说,他真的想帮吗?他恨不得找个替罪羊将他撇清。

李元吉又看向李世民,这个时候让他叫爹都行!

“二哥,拉兄弟一把……”

李世民有这个愿望也有这个能力,他倒不是真的想拉李元吉,而是不想让他交代后面那个人。

他知道,那个人是他的老爸!

老爸偏向李建成人所共知,容忍他和李元吉干各种坏事。

这种害死罗成的大事,没有那个昏庸的老头支持才怪。

可是,一旦那事被揭露,他就没法做人了。

即使再讲究大义灭亲,还能灭到老爸头上?

所以他知道,如果保护老爸,必将和魏征徐勣等人闹僵,帝王大业估计也泡汤了。

但是和老爸的亲情都不能顾到,成何人子啊?

于是他只好硬着头旁再次对徐勣和魏征等人说:“这样行不行,将这二人打入天牢,终生监禁。

“对先皇也终生禁足,不能出他的居所,至于李元吉的口供,就算了吧。”

别人都没有说话,因为这已经是最大的胜利了,即使不乘胜追击也可以满意了。

可是魏征说话了。

“既然陛下坚持,我们自无不从;不过既然道不同,我们弟兄自当挂冠归去。

“如此你们一家亲,什么都好说好办。

“我们的兄弟罗成死就死了,以后他的孤儿寡母你照顾一下就好。”

一听这话,李世民登时傻了眼。

他和这些人可不是简单的君臣关系。

而是多年来同生死共患难的关系,没有他们兄弟一起,那还有什么意义?

他就是杀了李元吉、李建成那样的百八十个,也不愿放走一个兄弟。

魏征的几句话,如同当头一瓢冷水,让李世民如梦初醒。

同时他也明白了,在这个最后胜利的前夜,其实是最危险的时刻。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不就是这个时候吗?

罗成的死,难道不是第一个被烹的走狗?

第一个被烹,其它的还远吗?

这样的认识一旦被确认,所有的人还不是人人自危?

那些人每一个都是人精,岂能看不到这一步。

可叹自己还在那里考虑这个照顾那个,怎么唯独看不到这些忠臣良将的委屈?

我这还算什么明君,良朋都算不上,甚至还不如狐朋狗党。

难怪李世民是明君,就是因为他在成为昏君的关键时刻悬崖勒马,回到明君的正路上来。

如果不是幡然悔悟,断然回头,估计刚刚要取得胜利的大唐,回头又去走隋炀帝的老路。

想到此处,李世民不顾浑身津津冷汗,面色狰狞地一把抓起李元吉的下巴,恶狠狠地说。

“你给我说!不管是谁,都给我说出来,胆敢差一个字,我剐了你。”

李建成大惊:“二弟,你疯了,那不能说,事情涉及高皇帝……”

李世民道:“你给我住嘴!护卫看住他,再敢乱说,舌头给我割下来。”

李建成也是真急了,不顾后果,大喊:“你个不孝子孙,为了外人,骨肉相残,而且悖逆父母……”

李世民道:“护卫,给我掌嘴一百,舌头先留着,一会儿我还有话要问。”

两个专司掌嘴的护卫上来,站在李建成面前。

请示李世民:“请问,是每人打一百下,还是一共打一百下?”

正在气头上的李世民,一听这浑话,差点没有笑出来。

忘了这两个人脑袋不清楚了,他自己也受了影响,说。

“怎么都行,你们看着来。”

接着,就听到“砰”一下,“啪”一下的掌嘴声不紧不慢的响了起来。

奇怪的是,那个李建成竟然没有继续喊叫。

后来才知道,这两个掌嘴专家已经一如既往地告诉了李建成:“打你的时候,你可以喊可以叫。

“不过你如果不喊不叫的话,打了一下,就减少一下。

“你愿意喊呢,也可以,只是喊叫一声,就增加一嘴巴。

“再说清楚一些,就是你喊叫一声,打的哪下就白打了。”

由此一来,现场虽然增加了一个动刑的项目,却没有增加多少喧闹。

其它的项目该怎样干就怎样干,都照常进行。

看到这个阵势,李元吉再也不抱幻想,赶紧自己主动交代。

“二哥,我全说,说完全凭二哥处置……”

李世民道:“债有主冤有头,你杀了罗成,是魏征、徐勣他们的兄弟,当然由他们处置。

“你只能把事情说清楚,并作为根据,决定对你的处理。”

“好!我说!我和大哥商议害罗成的时候,老爸他在场!”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