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渊走的时候,罗成专门去送了一趟。

押解李渊的是侯君集,这是李世民的心腹,当然也是魏征、徐勣等人的小弟。

对罗成而言,他就是大哥了。

二人的关系之前不算上佳,经过刚刚过去的事变,二人无疑更近了一层。

即使原来的身份地位相差悬殊,经过死亡的考验,也变得不算什么了。

罗成要做什么,侯君集当然提供最大的方便,告诉罗成他愿意干什么都行,一切都有他这当哥哥的兜着。

侯君集也是一个胆大包天之辈,而且军事才能出众武功高强,否则后来也不会因为造反被杀。

杀个把人甚至杀了李渊,这个责任他还是敢于承担的。

罗成现在也比以前圆润了一些,谢谢这位义兄,走近了李渊等人。

要是以前,估计他会昂首直进,对谁都不理不睬,敢于拦阻者,顺手打一顿,失手杀几个也平常。

不过,他没有理睬别人,包括李渊,他是来和小丑子告别的。

从小丑子身上,他感到了他对他的依赖,他在他的身上竟然体会了一个近似亲情的东西。

李渊乍离开的时候,他并没有这个感觉,过了一会儿,他才深深感到,所以改变主意赶了过来。

小丑子看到罗成专程来和他告别,也深感意外。

主动过来打招呼:“谢谢成叔叔!”

罗成吃了一惊:“你会说话?”

“对,不然怎么伺候皇上。”

“那你去请裴寂的时候,怎么装聋作哑?”

“我没有装聋,只是作哑,原因也简单,我那时只是一个传信工具,不用说话,自然我就免去了。”

“如此说来,你只要到了那里,裴寂一见到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是吧?”

“对!皇上让我去的意思,就是告诉他,事情已经不可为,劝他走人逃命去。”

“那你不是没有办成事吗?不但你还有你的主人都会受到惩罚,甚至死亡?”

“所以皇上让我去,也表达了他敦促我逃走的意思。”

罗成心中惊骇莫名:“你们两个都跑了,他怎么办?”

小丑子理所当然地说:“他和裴寂是朋友,自然为朋友付出一些也是应该,所以他丝毫没有犹豫。

“也就是在最后关头没有考虑自己的生死,就这样做了。”

这时候李渊插话了:“罗成啊,我个人对不起你,跟你赔礼了!我和你父亲是旧识,我也不想害你。

“可是当时的情况,你是世民的左膀右臂,没有你支持他,建成成功的可能性会大一些。

“所以我个人对你说声对不起,可是对那件事情的安排,我不后悔。”

罗成对李渊施礼:“伯父,我可以理解,所以从我父亲那里,我对你尊敬。

“可是从现在的秦王陛下立场,你就是我的敌人,我对你做的一起,必要的时候,都会再做一次。

“我和你,永远都尿不到一壶里。”

这要是以前,李渊早就龙颜大怒了,现在经过这么多羞辱,他早就没有龙颜,也没有大怒了。

“这些都不提了,罗成,我求你一件事情。

“我看到你喜欢小丑子,让他和你走,当作子侄对待,可以吗?”

罗成道:“没有问题!小丑子,你意见如何?”

小丑子对罗成作揖感谢:“谢谢罗叔叔,去裴寂家你抱我一程,我终身难忘。”

然后跪下对李渊说:“陛下若执意赶小丑子走,小丑子立刻自决于陛下面前。”

李渊无奈一笑:“罢了!谢谢罗成你同意我的请求,这孩子既然不走,就不勉强了。

“唉,那么多大人,嘴上说的天花乱坠,还不如一个孩子。”

转身走开,身影索然,再也没有叱诧风云的枭雄气概。

小丑子对罗成作了一揖:“告别罗叔叔,有缘再见,我要追随陛下去了。”

看着走开的小小身影,罗成转身离去。

罗成的语气中充满怅然若失,连带着花鲜生也非常怅然。

问道:“以后你又见过小丑子吗?老哥?”

“没有!甚至再也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本来侯君集负责那一块的,我想问他。

“可是侯君集本人后来因为谋反也被杀了,我就没有机会和他说话了。

“现在放下小丑子,再说回刘文静吧。

“我去看小丑子也没有耽误多少时间,回来时审问刘文静还没有开始,大概我是被害人,他们等我。

“魏征问刘文静:‘说来听听,你后悔什么?’

“因为开始的时候,刘文静被问到有什么说的,他说他很后悔。

“大家既然以前同殿为臣,关系还算融洽,这个时候自然要追问一下。

“即使别的忙帮不上,让他有畅所欲言的机会,还是没有问题的。

“刘文静和裴寂不一样,他实际上和所有人都保持不错的关系。

“如果不是因为筹谋害我有他参与,大家还以为他是秦王的人呢。

“关键的一步行差踏错,就成为不可饶恕的敌人。

“刘文静缓缓地说,如同平时一样文静:‘第一个后悔,我身为关陇氏族的一员,没有选择。

“‘我只能为氏族的利益效力,这个方面裴寂和我一样,但是他不会和你说的,因为说也没有用。

“‘我要说,因为你们是我的朋友,虽然已经反目为仇,可是原因并不是因为我个人,而是因为家族。

“‘所以我心目中,你们依然是我朋友,尽管你们不会再认为我是你们的朋友。

“‘谋杀罗成,伤透了你们的心,友谊再也不可挽回。

“‘保护关陇氏族的利益,是我们的天然使命,导致我们必须支持高皇帝反对李世民。

“‘其中有许多原因,但是最根本的一条,就是高皇帝不会触动关陇氏族的根本利益。

“‘而秦王则相反,他必然会从根本上消灭关陇氏族,因为他的支持者,都是关东的平民英雄。

“‘哪怕是罗成和秦琼这样有根基的家族,也是家道败落,不可能再依靠家族成事。

“‘所以李渊和李世民代表两个集团,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不可能并存。

“‘我们谋害罗成是铤而走险,但是不是我们愚蠢,而是我们在作最后的挽救。

“‘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那个结局就和做了以后失败,没有什么区别。

“‘搁你们是不是也要尝试一下?不要以为我刘文静一生沉稳,一把年纪了还那么冒进。

“‘不是的,是形势所迫,大势使然,不得不做,这个我想我给大家解释清楚了。’

“我罗成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明白,我反正是听得云山雾罩,那些大家族简直太吃饱了撑的。

“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花鲜生道:“我也稀里糊涂,不过,我倒是觉得刘文静说的不错,他后悔也没有用。”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