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淳风连着干了两大杯,似乎一个酒鬼终于遇到了好酒。

然后破釜沉舟地说:“现在你问吧,老道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罗成赞道:“不错!有点儿担当!要不这样,酒你也喝了不少,我先让人把酒撤下去,免得影响你?”

李淳风道:“那倒不必!老道我这点酒还扛得住;你如果拿走,倒可能影响我的思路。”

听着罗成叙述当时的情况,花鲜生忽然想起李太白跟他说的那些话。

其中之一跟这个李淳风有关的就是,他曾经化身无数,影响不同的朝代。

除了李白最有名以外,还有老聃李耳,隋唐李淳风什么的。

怪不得喝酒那么痛快,欲拒还迎的。

原来是酒瘾上来,找罗成解馋来了。

想到此处,花鲜生就不担心这个李淳风酗酒误事乱说一气没有真话了。

凭他李白斗酒诗百篇的本事,多喝一些,吐露的东西更多,而准确性不受影响。

也不知道罗成老哥看出了什么名堂故意逗他还是真的为李淳风着想,提议撤走美酒,当然行不通。

然后他就正经起来说正事,提出他的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他今天见到李淳风才有的,但是却只能见到李淳风才能提出来。

对别人提也没有什么用,比如这个牡丹楼老板娘小凤,她顶多陪你喝一杯。

“明人不说暗话,这话被憋了一年了,那个李世民到底对我是什么看法,他想怎么样?”

李淳风又喝了一杯:“这话你问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给你我能给你的回答,而且你也知道君心难测。

“也就是表面你看到的,并不一定是他的真心,也就是他关于你说的话,并不是真话。

“以此类推,他对你作的事情,让你做的事情发,就更加看不出来他对你的评价了。

“如果不知道对你的想法,也不知道他对你的评价,你如何知道他对你的真心、打算怎么对待你?

“所以我说,辛亏你问到我老道头上,否则别人那是没有可能回答你这个问题的。

“如果有人回答你,那也肯定是骗你,还不如告诉你他不知道更实在一些。

“至于我,既知道他的真是想法,至少是一部分,我又会按照真实情况告诉你。

“而不是和别人一样,另编一套东西骗你。

“这倒不是我的道德水平多高尚,而是我怕麻烦,编故事那多费事啊!

“你编了一个情节,所有相关的情节都必须编得合理,才能不露馅。

“所以你看,说瞎话多累人,那如我这样,实话实话,说完拉倒,其它不管。

“可惜的是,我这样聪明的人,实在太少了,而那些说瞎话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瞎话也越来越多。

“嗐!我今天的废话太多,都怪你罗成,怂恿我喝了那么多酒!

“我跟你说啊罗成,我和李世民的关系可是非同一般,就说那个时间长度吧,你都想象不出有多长……”

“来啦!”

花鲜生大喊一声,幸亏是在心里,谁也没有听到。

不过,李淳风竟然被他给干扰了。

李淳风打了一个顿,说道:“对了这个没有必要说,我还是直接说李世民对你的判断吧。

“这个直接涉及到对你的对待,起码两次最关键的,一个是那次让你休息,还有这次让你离开……”

罗成大呼:“什么?这次也是他来决定的?那李世民到底是什么人?”

李淳风说:“跟你说了,他是什么人跟你的这两次命运转折联系不大,回头有必要再说,先说你自己。

“李世民对你的基本论断是你志大才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严格管制之下可以冲锋陷阵。

“不能让你得意,强行冒头必须掐死!

“就是这个基本论断,你死后复活就被冷藏,不让你去打苏定方。

“他和我说过,也许你能打败他然后杀了他,但是那也没有什么完全的把握。

“如果保证你胜利,还是需要其他人给你帮忙才行,比如徐勣或者李勣这样的厉害人物。

“否则,你还有被苏定方杀败的可能。

“如果,你再被杀死,岂不是大唐的极大损失?

“在时间仓促的情况下,哪里能再准备一个完善的万全之计?

“那个时候你死了可就真死了,这个时候,哪里有必要再死你这种重量级的人物?

“所以,李世民看得清清楚楚,断然不让你上场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方面,李世民并非不需要一个文武双全的大将,尤其是对付那些外蛮侵略。

“这就是你或者苏定方两个人选,让李世民选择。

“你和他,谁更文武双全?谁更适合对付外来侵略?

“这个答案,不用别人说,你自己都有明确答案吧?

“你不去休假,在那里杵着,怎么收服苏定方?

“所以你就是一块绊脚石,必须挪开,这个道理所有人都看清楚了,即使程咬金那个夯货。

“也就是你自己还在那里当事者迷。

“现在这个收服苏定方一事已经搞定,你的第一个障碍作用已经消失,但是你又开始当第二个障碍。

“你也知道,现在苏定方已经是主持西北军事的大帅,你挡不住了,但是让你重回朝廷,你还会闹事。

“所以,你还要继续休假,到处逍遥,这个没有问题。

“但是新的问题来了,你在过去的一年没少沾花惹草,欠了无数风流债,债主都找到了李世民头上。

“当今陛下正在精励图治哪里有时间给你擦屁股,又不能将你逮住交给他们。

“你欠债太多,都不知道债主是谁。

“据陛下的情报中枢掌握情况,各大家族成立的捉贼队就有一百多支。

“有人是要将你捉回去当女婿,但是大多数,起码九十多支,是下了死命令,逮住你格杀勿论!

“那些人的想法也可以理解,你这个摘花大盗必须杀死,你不死,他们的女儿哪里能安心下来?”

罗成一听这个大声叫屈:“这也能怪我?我什么都没作!”

李淳风哈哈一笑:“你个小贼和我说管什么用,难道不是你每天都到处乱窜,拈花惹草,怪得谁来?”

罗成说不出话来,忽然又问:“即使我要躲避风头,为什么我要离开地表?”

李淳风道:“那就是另一个原因了,你听我说来……”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