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淳风忽然问罗成:“你知道东汉有个叫张衡的人吗?”

“张衡?不认识,但是我认识一个人叫张悬,说是张衡的孙子,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张衡。”

“估计不是,我说的张衡是西汉的一个占星家,造了一个浑天仪的那个。”

“如果跟星星有关,那还真有能跟我认识的张悬有关,我说的那小子是一个靠占星术给人算命的家伙。

“对了,我说牛鼻子,你们是不是一类人?都说一些神神叨叨的话,云山雾罩的。”

“别瞎扯了!我们这些人,可不是那些算命的,真的和我一样,那可是窥破天机的,那些人哪能比。”

“就跟你牛鼻子多厉害似的。对了,你提那个张衡干嘛?平白无故你不会乱提一个人吧?”

“当然不会!我提他是因为他说过一段话,涉及到世上的人和天上的星星之间的关系。”

“那他是怎么提起的,他说的靠谱吗?”

“靠谱?如果不是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靠谱?充其量就是观察多年,注意到了一个皮毛现象。”

“张衡能做到这点?怪不得张悬总是将他太爷挂在嘴边吹。

“他竟然有这样的能力?你说说他到底说了什么?”

“他似乎是写了一本书,说天上的星星都是地上的人精气冲天而起,在天上结成精华,变成星斗。

“这些星斗的运行和变化代表了或者显示了地上那些人的运气和精气变化。

“地上的人运气和精气变得微弱,天上的星光也会晦暗。

“地上的人人气大涨鸿运高照,天上的星星也会变得明亮耀眼。

“还说什么地上的每一个大人物,都会在天上有一颗相应的星斗,是他的本命星。

“看那颗星星的变化,也相当于看到那颗星星代表的人气运变化。

“可是,那些人都是大人物,人哪里有可能围着一圈看耍猴一样看?

“但是观星是没有人限制的,所以一个人遭人恨的时候,他所谓的本命星就有很多人盯着。

“有的更进一步,认为可以搞一些小动作,对那颗星发咒语什么的,让那颗星的星光昏暗。

“进而就让那个人的气运大大受阻。”

罗成道:“那些都是望风捕影的事情,我才不信,张悬就跟我说什么,他可以看出我本命星昏晦。

“告诉我不利出行,否则会有大祸临头。

“结果被我打了一顿。就这,他还嘴硬呢。”

“他说什么?”

“他说,到时候你就知道我铁口钢牙占星术的厉害了。”

李淳风问道:“铁口钢牙?看来信心很足,估计是得到了家传,他说是那一年你当有难?”

罗成说:“二十一岁。”

“那你今年多大?”

“我算算,正好二十一耶!你说巧不巧,显然他是瞎说的,瞎猫碰死耗子。”

“那你年初的时候被万箭穿心射死,现在接近年底又不得不离开地表,算不算大难?”

罗成惊异道:“咦?难道真的灵验?”

趁罗成心里犯嘀咕,李淳风又连干两杯:“好酒!喝出点意思来了。”

罗成道:“我看你牛鼻子就是酒鬼一个,名副其实、如假包换。”

李淳风也惊疑地说:“这也都能看出来?在我李淳风名下,我似乎是第一次喝酒啊。”

“那以前我们贾柳楼弟兄一起大碗酒大块肉开荤的时候,你干嘛不喝假装清高?”

“切!你们喝的那叫酒?劣质酒我宁肯不喝,这叫高质量生活,宁缺毋滥。”

“就你个牛鼻子,还猪鼻子插大葱装象?怕露馅是吧。”

“嘿嘿,你罗成也不傻嘛,这都能看出来?干嘛不早些时候聪明些。”

“我才不屑与小人同流合污!道不行乘桴浮于海而已!”

“你别假撇清了,那是我老人家,道不同,骑青牛西出函谷关而去。”

“牛鼻子,你别骗人,我记得那是老子,不是你,他出关之前,可是留下道德经五千言的。”

李淳风吃了一惊。

我一时大意,露出了根卯,没有想到这个武夫罗成竟然知道。

对了,都是张衡那个孙子张悬给乱说的。

“你别管是谁说的,我只要同意,就算我的。再说回那个张衡……”

罗成:“张悬他太爷爷。”

李淳风:“行,张悬他太爷爷张衡,说是老子弟子的一个后辈,对道德经的研读比较有心得。

“经过毕生努力,弄出一套关于天体的学说来,似乎叫什么浑天说,这个无关紧要,放在那里不用理。

“我只说他这个叫作浑天说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实际上呢,他的浑天说就是用老子的道德经说法,来解释天地,也就是星星和人之间的关系。

“但是,我必须说,他对老子道德经的解释是错误的,是偏离了道德经,另搞一套的。

“道德经,罗成你知道吧?知道就好。

“什么,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你不是读过启蒙读物吗?

“哦,对了,道德经高深一些。

“没事,你不知道道德经,那也挺好。

“老子道德经核心就是道,正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没有道就什么都没有。

“由此可知,根据老子的理解,道是一切有的根源,也就说,道是最大的有。

“可是,那个张衡从根上就搞错了,他说最根本的东西不是道,而是太素,就是啥也没有。

“这个啥也没有又分为内外,内就是虚,外就是无;从啥也没有,进一步,依然是虚无。

“他接着又说,这个虚无是道根,道是从虚无这个根源里长出来的,才无中生有。

“所以张衡这个解释是和老子根本不同的,老子的开端是道,道生一,一生万物。

“而张衡的开端是虚无,虚无生道,无中生有。

“在开头就错的基础上,张衡认为整个宇宙由地球和天体行球组成。

“地在内,天在我,在外的天体由在内的地球上的人操作运行。

“基本思想就是那些大人物比如皇上或者大臣,管理朝政的一举一动,就是各个星君运行的根源。

“罗成,你觉得张衡的这种说法对还是不对?”

罗成从来没有用如此开阔的视野思考问题,脑袋烧了十分钟,说道。

“我认为他说的有道理!否则,那些星星大大小小的,在那里乱转干什么呢?”

李淳风趁机喝酒,也不催,这时才说道:“可是,事实正好相反,张衡说的完全错误。”

花鲜生不屑地加了一句:“你们俩大哥甭说二哥,错了一对。”

当然是在心里说的。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