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罗成说道他从地表飞天,楷同苏睿娴来到头台,花鲜生总算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那个李太白说的他的过往故事总算有了一个旁证。

第二,李太白说的许多事情,没有说清楚的比说清楚的多了不知道多少倍。

总的印象就是,不能说那小子说的都是骗人的鬼话;但是他也不是一个诚实君子,有啥说啥。

嗯,再逮住他,非要严刑拷打不可,逼他说出实话。

否则,哼!大刑伺候!

对,就是好酒摆在他面前,怎么祈求都不给他喝。

看他能坚持多久不招供。

既然罗成的简单介绍让花鲜生了解了他是怎么从地表来到头台的,二人也就暂停在这里。

情势也不允许他们无休止的忆旧,因为外面那些小姐姐还在剑拔弩张地干得热火朝天。

罗成这个罪魁祸首,不但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不去亲身参与,还没事人一样闲聊,太不像话。

花鲜生这个毫不相干的小弟弟,不过就是喜欢小姐姐们唱的小调,还对他们挂心呢。

不过,花鲜生还有一个基本问题要问。

“罗成老哥,那你们到了这里还适应吗?怎么安顿下来,一直坚持到现在的?”

罗成老帅哥一脸无奈。

“到了这里才知道,我是上了那个李淳风老儿的恶当!我第一个发现,这个头台星座,就是成球。

“和地表完全不一样!

“至于为什么叫成球,当然是因为这个球上我是老大!

“虽然地表不一样,也不是我想象的样子,那是完全彻底的不一样,我既然来了,当然就要拿下。

“为什么不一样,我找个时间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什么样子了,否则我说你也不懂。

“因为你从地表来,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和这些东西类比。

“既然没有东西可以参照,你怎么能凭空理解?

“第二个发现,就是这里已经有人占山为王,对,就是占球为王!

“这我就生气了,就可不是李淳风告诉我的我来当星官。

“那得靠我匹马单枪打下来!这是送给我当星官的吗?我打下来的地盘,本来就是我的。

“哼,如此说话不靠谱,那牛鼻子再来见我,我给他的喝酒至少减半。

“我是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原则,既然这是我的球,那么你或者降服我,或者我打服你,岂有他哉?

“那里知道,那个当地土著不但不投降,还口出不逊。

“口出不逊也就罢了,他还长得特别丑陋。

“这就不能容忍了。

“但凡有一样好,以我罗成的好脾气也就饶过你了,现在你一样没有,让我怎么饶你?

“连我新婚的夫人都生气了,她说:“你我这球有这样难看的东西存在,该多添堵啊。”

“我罗成正在新婚蜜月之中,哪能让夫人失望,会影响我儿子……”

“我说罗成老哥,怎么回事儿?我可越听越糊涂,不得不问你一句,你何时结婚的,大嫂是谁啊?”

花鲜生一脑袋黑线。

这位老哥犯糊涂了吧?

刚才从地表过来不还是单身吗?现在怎么成了媳妇的应声虫了。

“嗐!这事怪我,我们在出离地表来到地球的路上,正好有空。

“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就入了洞房,共结连理了,这……”

“罗成老哥,你不是告诉我,那个从地表到三台的迁移没花多长时间,就是嗖的一声,就到了吗?”

罗成说:“对呀,就是嗖的一声就到了呀。”

花鲜生惊讶道:“就那么嗖的一声,你们入洞房共结连理也完成了。”

罗成道:“对!我什么问题吗?我和夫人都是年轻人,身手敏捷、生动迅速,嗖的一声,大功告成。

“有何奇怪?难道你小孩子更有经验,速度更快?”

花鲜生红脸道:“没……没有,我只是好奇。没事了,老哥继续。”

“好!你不要总是打断我,影响我回忆的效果,我到了这里,嗖的一声,跳出一个东西……”

花鲜生道:“我就问一下,那个当地生物现在还有吗?我们可以看看,岂不是一举两得?

“看上一眼,你也不用费劲说了,我也不用费劲听了。”

罗成又被打断,憋了一口气,不过这次没有生气。

赞成道:“如此甚好,走,不远处就有,他们阴魂不散。”

罗成跨上他的闪电白龙驹,手持亮银枪,当先窜了出去。

花鲜生也是一个张飞蹁马,跳上了他的水牛坐骑,就是水行,抽出鸳鸯流明剑,跟着窜出。

窜行没有多远,就看到对面一个大家伙,足有八丈之高。

花鲜生的视力超强,而且经常测量各种目标,目测水平非常高,精准度也就相差一寸上下。

罗成指着中间的那个,说道:“就是他!自称为神,惯常就是口中叼着一条蛇,各种花样操弄。

“所以好处操蛇神,还有个名字,叫作疆良,开始我就奇怪,那么一个丑陋东西,跟良有和关系?

“跟他打了无数次以后,才知道那个这个疆良,就是强梁,也就是强盗的意思。

“当然,跟我来的一个老夫子说那个疆良的疆是无限的意思,良当然就是好,就是最好的意思。

“不过,那个老夫子的解释我不同意,有我罗成在这里当对比,他疆良好什么好,他好个屁!”

花鲜生这个时候,已经看清楚那个对手的模样。

整个样子,就是虎首人身,四蹄长肘,远看是个人,近观不是人。

这样子的生物,和花鲜生没过来之前,到一点原旁边体验生活看到的那些差不多。

就是全身上下又一部分部件和人的相似,而且这个相似部分不是关键部位。

就说这个疆良吧,他脑袋不是人,手脚不是人,只是中间和人的身体相似。

和人身体那个桶状部分相似,一根树桩相似度更高,但是你不能说树桩是人。

至于里面那些零零碎碎,要解剖高手华升出来,解剖几个实例才能断定。

还有一个鉴定方式,就是万语通能不能交流。

不能交流的话肯定不是人。

这个方式比华升的解剖鉴定更准。

花鲜生先问了罗成一句:“你们说话互相能听懂吗?”

罗成苦恼地说:“能听懂就见鬼了!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也只能猜测一番。

“我们之间只有一个通用语言。”

花鲜生好奇道:“那是什么?”

“就是打,打死了就什么都懂了。”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