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无头土著同时倒地,给人一种地动山摇的感觉,顿时周围尘飞土扬,到处都是一片白茫茫。

原来那些本是银白色的坚硬地面,经过这些人的践踏,已经破碎不堪,本来的银块都成了银屑。

这四个人倒地,重重地拍击在地面,致使这些已经脱离地面无所依附的尘屑四溅飘飞。

不过,这些扬起的银色灰尘,又都纷纷落下,没有飞远,都落在了那些土著的身上。

令他们本来就是灰白的颜色增添了一些簇新的白色。

尤其是土著们的那些裸露的部分,也不对,他们除了内脏以外,都是裸露的部分。

他们的文明程度,还没有达到穿衣水平,不管其目的是御寒还是遮羞。

他们大概是这样经常性地用白色银屑给他们涂抹一层,也难怪他们看上去都是银灰色。

令人看到就会连想,似乎他们都是银筑的玩偶。

不过,这漫天的银屑灰尘,却一点儿都没有落在刚刚完成杀人越货的二女身上。

关键是二人的坐骑动作迅速,如果躲避灰尘都办不到,如何能久经战场,而不受伤?

别看无声无息狗平常动作以妖娆见长,可是它可不仅仅会妖娆,更见长的是它的速度极快。

它如果想躲避什么东西,绝对会如同丧家狗一样,落荒而逃。

那就是拼尽全力,不要命地逃跑,甚至顾头不顾腚。

今天虽然不是拼命,可是搞得和那些土著一样,灰头土脸,也非常难看。

那也是特别喜欢妖娆的无声无息狗绝对不能接受的。

猫狗搭档正是蜜月期,岂能沾上那种难看的灰尘,有碍观瞻?

别说自己,即使那只如履平地猫也不能被污染。

所以那狗不愧是是一只义气狗,百忙当中,还一嘴咬住那猫的脑袋,拽着它一起跑。

当然,这也就是表示一下它同甘共苦的心意,那如履平地猫的本事也是非同小可。

即使在陡峭的山地,它都能如履平地,何况这里本来是平地?

只见那猫喵的一声,蹦起十多丈高,然后一个乳燕投林,远离那些灰尘而去。

不但自己飞了,还带着那只无声无息狗一起飞,搞得那只狗都差点舒服的发出呻吟。

飞得如此高,逃得如此快,它还是第一次。

一猫一狗,妖娆地勾肩搭背,脱离了灰尘的笼罩。

两个小姐姐高高在上,被两个畜生驮着,则相视一笑,轻松写意。

随着无声无息狗的妖娆律动,搞得鲍四娘也花枝乱颤,不是笑的,而是被那只妖娆狗带动的。

受他们影响,如履平地猫和崔玉环也跟着乱颤。

唯一可惜的是,那些土著看不到了,否则,那些土著很可能激动不已,会受内伤。

这种情况,却便宜了花鲜生一人,让他大饱眼福,因为他是在那些银屑灰尘之外。

小姐姐超出平常水平一大截的分外妖娆,全都落在他的眼里。

前面的各位小姐姐们出师顺利,虽然没有令人震撼的大捷,却是每一位小姐姐都有收获,都有杀敌成果。

粗算一下,成功率竟然达到了百分之百,这给了后面没有出阵的小姐姐们极大鼓舞!

非但如此,还帮助她们建立了对那些土著的正确认识。

那些东西虽然看起来野蛮丑陋,还浑身惨白,不过也是那看而已,也没有什么可怕嘛。

再说,丑陋难看是他们的事,又不能丑死人,我等漂亮不受影响,何惧之有。

如此一来,最是羞怯难当的小姐姐们也不再裹足不前,而是昂首挺胸杀了出来。

就在无声无息狗和如履平地猫的妖娆舞步就要结束还没有结束尘埃完全落定之前,两道影子交叉而过。

那就是两道轻烟,一个在上,一个在下,杀向那些银白色惨兮兮的土著大汉。

唯有花鲜生看得真切,原来刘玉梅和颜素云两位小姐姐悍然动手了!

刘玉梅手持特殊兵器,那是一根上面开满红色梅花的寒梅枝,似乎正在迎风冒雪,傲然开放。

虽然已经是寒冬朔风怒号,大雪纷飞,它却寒梅吐蕊,花枝正俏。

刘玉梅胯下骑乘的特殊坐骑,和她手中的寒梅枝配套,正是它那只雪地高山狐。

那只狐媚本色的狐狸,原来是什么颜色不清楚,现在则是遍体纯白,如同晶莹的雪花凝聚而成。

如此一来,更加映照那些土著本人和他们脚下踏着的银屑银块,灰扑扑地难看至极。

你说你们也没少费劲白了一场,为何不能白得彻底一些?

你们高兴,别人也高兴,岂不是皆大欢喜?

刘玉梅的雪地高山狐、一根寒梅枝,虽然惊艳,还算平常,可是她没有到此为止,还有一样更为奇特。

这更为奇特的东西,就是她的暗器,梅红苞。

表面上看,这梅红苞,就是梅花在含苞待放时节的花蕾,可是实际上却没有那么简单。

原因是,那些梅红苞竟然都是活物。

就是一种微型的狐狸。

这就非同小可了。

将活物当暗器打出,而且还是走兽类活物,为刘玉梅独属。

这个显然和水中鱼、空中鸟不可同日而语,最起码也也要经过特殊的准备和养育。

这些方下不说,反正是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最后都是效果上见真章。

说会刘玉梅的梅红苞。

它们被当作暗器打出的时候,为了飞行速度提告和掩人耳目,全都蜷缩一团,成为梅花苞蕾的形状。

直到接近敌人的时候,才突然摇身一变,露出本象,在目标措手不及的愣神时机,展开突然袭击。

如果就是这些梅红苞小狐狸暗器,也没有什么。

可是今天不同,小狐也混在梅红苞里面,装作一个梅红苞,参与了出击。

小狐现在是花鲜生的师妹,经过孔毓良的调教,没有两天就精通了四书五经,还有各种琴棋书画。

尤其她的诗赋能力,绝对是出类拔萃,无有出其右者。

这种能力和水平,别的不说,让她的神纹潜力,没有限度,甚至超过了花鲜生。

花鲜生依靠的是高于常人二百倍的灵魂力。

小狐不靠这些,竟然可以和花鲜生并驾齐驱,可见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有教无类诚然不错。

有小狐加入这堆暗器之中搞事情,这就厉害了。

不过,这才是小姐姐二中之一。

还有一位呢,那位的坐骑是飘渺蝙蝠鹰,是飞天的存在,岂是善与?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