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哪吒的话,几个人都炸了!

包括保罗三世,这个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的老头儿。

他的职业所关,他才不会为那些死人操心。

而刑天那厮,既然几个人都肯定地在说他是一个无头的存在,按他的理解,绝对是一个死鬼。

所以他没有任何理由对他给予任何关心的。

活人就够他操心了,他把天下之人的得救作为己任。

现在一听那个人,名叫刑天的一切说法都是造谣,他就必须重视了。

既然那人的脑袋被谁砍掉在什么地方都可以作假,那么那个人是不是没有死?

如果没有死的话,不也就自然而然地进入自己关心的范围?

而且这个人具有代表性,如果他没有死,岂不是寓意许多和他情景类似的人,也都没死?

即使不是都没死,有百分之五十的人没死,也很可观了。

如此一来,他救人的前景不由得一声响亮,变得无比辉煌!

这里有一笔帐可以算。

如果救人的计划是一百万人,那么到目前为止没有几个人得救,就要从以后的那些人挑选。

那样每一个人都要耗费九牛二虎之力,够他整天忙得死去活来了。

可是如果把那些已经死的人中的一半算作没死的人,那岂不是他们有可能在更大比例上可以得救?

这个道理显而易见是吧?

如果他们该死不是得救的人之列,岂不是早就死彻底了?

所以,他就一步跳了过来,靠在哪吒的身边,准备听得一清二楚。

如果没有听清,就问个一清二楚。

第二个跳过来的,就是华升,清楚地证明了他虽然走了,耳朵却还听着这边的事情进展。

他过来的理由就更强大了,一个人脑袋掉了还活着,必然有不少猫腻。

这些猫腻说不定能提供一些线索,让他的医术将没有脑袋的人救活呢。

这可是他医术上的又一个极大的飞跃。

虽然开刀治疗糖尿病成就不小,可是华升不是一个轻易满足的人,他要不断进取,在探索的路上收割。

第三个出来的是火鸦,他倒是没有什么雄心。

不过,他作为开始刑天蚩尤大战的目击者,一个老朋友的故事有了新说,他必须过来听听。

罗成也过来了。

他现在精神饱满,恨不得和人一战。

早就听说刑天厉害,可是没有脑袋胜之不武,过来听听他是否有找到脑袋的可能,然后痛快淋漓一战。

既然罗成来了,他的那些如花似玉新婚小夫人自然也过来,要不说如胶似漆形影不离呢。

哪吒周围霎时间就热闹起来。

他是一个小孩子心性,顿时也人来疯上来,拿起一块大白羊纯奶糖就要扔进嘴里。

突然想到,刚才做了治疗,那个他们说的糖尿病不是已经好了吗?

于是停住手,没有继续扔那块大白羊。

这要是以前,那是绝对办不到的!

你说停,喉咙里就会出现二十五个小耗子,百爪挠心一样将那糖给拽进去。

可是这些显然不一样!

那二十五个小耗子没有了!

哪吒成功地停下了吃糖的程序,而且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自己多年的老顽疾竟然真的给治愈了!

他简直太高兴了。

心想自己存下来的那些糖,可以都孝敬师父了,也算补偿他多年对自己的照顾,尤其是吃糖方面。

可是心思一转,突然给了自己一巴掌。

糊涂!

那个什么华升既然治好了自己,难道不能治好师父吗?

别管用什么办法,也要把这个神医请过去,给师父治病。

师父现在什么样子啦?

他都没脸出门了,估计现在都瘦成一根麻秸杆了。

他总是这样,不是胖的像猪,就是瘦的如猴,差不多二十年一循环。

花鲜生奇怪地问道:“哪吒,干嘛打你自己的嘴巴?没有人说你不对吧?”

哪吒道:“没事!我就是觉得自己欠周,惩罚自己一下。”

李太白道:“老二,这个可不能乱说,因为你是盘古身边的谒者,哪怕满嘴胡柴,也有人信你。”

哪吒道:“老大你何来此说,说话算话是我的坚持!我之所以说盘古杀了刑天,都是我亲眼目睹。”

保罗三世道:“你目睹?据我所知,你该比盘古年轻二千多岁,你如何目睹?”

哪吒笑呵呵地说:“知道你们不信,我其实也没有说清楚,我说的目睹不是看现场,而是看留影。

“你们都不知道,盘古有一个特殊本事,叫作‘随心所欲、信手拈来’,我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操作。

“我只看到结果,就是历史上重大历史事件,他就是那么一翻手掌,那些场景就能重现,神奇的很。”

“难道盘古杀刑天就是其中之一?”

孔毓良问道。

他心中非常震惊!

如果果然如此,不知道多少历史要被推翻,只好重写。

包括我那个受累的老祖宗孔夫子,还有后世的那些皓首穷经的老学究,都要捶胸顿足了。

当然也有老顽固,死不认错,坚持自己的东西有理有据。

那些人就让他去和盘古对账去吧,不被打死算他们好运。

花鲜生问郍吒:“这些是根据你看到的盘古演化的影像,你可问过刑天本人,他的说法如何?”

哪吒说:“当然问过,但是他说:‘无可奉告’!”

李太白问:“根据你的判断,刑天是不是会有不同的故事?”

哪吒道:“这我就说不清楚了,我只能拣我听到和见到的说说,我一个孩子,哪能决定谁对谁错。”

“可是你又说我们说的刑天之死死于黄帝是胡说。”

老丫头儿不高兴地质问。

“那个也是我的判断,不敢保证的,你们问当事人。”

现在连这个哪吒都二虎了。

面对这种情况,花鲜生决定:“走,去见刑天,直接问他,顺便确定一下这个无头的生物什么状况。”

花鲜生怀疑,围绕刑天,有一个巨大的骗局。

无头能活命,本身就反常。

这如果有可能,难道是邪术,或者是高超的技术,难道跟师父他们被擒有关?

刑天他们能把虎头当人头,师父他们的人头当作他们的人头岂不更逼真?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