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迦勒说要给盘古举办婚礼的时候,一直趴着的幻影狸猫眼睛里闪现一抹兴奋。

那个重要时刻,它当然保留了全部录像,它也非常愿意给大家重现当时的情景。

幻影狸猫可是清楚知道,盘古的婚礼,这是人类历史重大事件。

有了这个开端,九州的历史才开始,一直到将来,展现那些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没有这个婚礼,一切都是荒无人烟的荒莽状态。

可是,幻影狸猫实在太老了,它站起一半的时候,竟然又倒了下去。

米迦勒看了它一眼,说:“你不用起来了,我自己来。”

括该隐杀死约伯,强迫妹妹忧心嫁给他,本来忧心是爱弟弟约伯的,却不得不跟哥哥结婚。

可想而知,这样的婚姻,是没有可能进入婚礼的那种欢愉心情的。

所以无论该隐和忧心有没有形式上的婚礼,都没有实质上的婚礼。

因此,米迦勒为盘古和忧怜主持的婚礼,就是人类第一个真正的婚礼,也为后世的人建立一个典范。

这个典范不但是外在的,也是里面的,就是二人的欢愉心态,进入婚姻。

这里的东西也是难以描述,而且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不过,米迦勒并没有到此结束。

因为他主持的婚姻具有重大意义。

而这个重大意义他要宣告出来,让所有人都明白,而且让盘古的后代全都牢记在心。

米迦勒对二人说:“你们二人今天结为夫妻,接着就是生养众多,布满全地。

“你们的责任,不是你们逃跑所经过的那块土地,而是你们眼前的九州,也就是从这里往东。

“一直到地极,一直到大海,所以你们今天的结婚仅仅是开始,前面的路很长,困难很多。

“不过,既然你们到了这里,看到了九州,这个任务就一定要实现,因为这是造物主的旨意。

“我也是要帮助你们的,你们要做的,就是坚持到底,不要走了邪路,也管教你们的子孙后代。

“告诉他们今天我和你们说的,也不要走了邪路。”

盘古道:“谢谢天使长!我一定做到。”

忧怜说:“谢谢!我一定和夫君一起,完成任务,生养众多。”

米迦勒说:“忧怜!因为你要作九州所有人的祖母,你现在的名字需要换一个。

“因为忧怜这个名字不够正面,你的责任是促发所有人向上。

“我给你的新名字是,华胥。

“华,就是说你有花的荣耀,这就是九州人名的正式名称。

“胥,是所有的意思,就是从你们这里开花结果的所有人都有花的荣美保持花的荣耀。

“现在我宣布,盘古、华胥二人结成夫妻成为一体,从此生儿育女生养众多布满全地,礼成!”

说完,轰隆一声,天上撒下五彩云霞,纷纷坠下,犹如天女散花。

同时,天上的雷声轰鸣,电光闪烁,都给盘古华胥送来祝福。

他们知道,从今以后,九州大地就会成为造物主掌管和祝福的地方,履行和完成造物主的旨意。

作为大天使长,米迦勒的本领可比幻影狸猫大多了。

他简单一个时间倒转,就把大家的目光转移到举行婚礼的那个时刻。

大家都看到了婚礼的现场,除了一座高山,几乎什么都没有。

特别引入注目的是,竟然有一个时间显示出来,这个自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花鲜生一看便知,那个时间用的是地球历。

也不知道米迦勒是怎么办到的,果然是大天使长的手段,神出鬼没的。

众人都注目在那个时间上,上面写着地球历30年8月20日。

花鲜生迅速查看了系统记录,得知这是和约伯被该隐杀死的同一年,只不过不是同一天。

约伯被杀是在十天之前,也就是地球历30年的8月十日。

除了地球历以外,还有一个参照日历,就是阳历,不过是公元前的4193年。

还有一个犹太历,不过后面没有任何记录,是一片空白。

花鲜生明白,那是因为犹太历那个时候还没有开始,也没有所谓的犹太历前期之说,所以它是空白的。

不过,这个空白也不是全无意义,它表示到了合适的时间,那个空白会被填充起来的。

而且一旦开始,就可以倒推出,盘古的结婚或者说是亚伯殉道的时间是在哪一年。

花鲜生还注意到,那里竟然还有一对新人的年龄。

盘古,15岁。

忧怜,13岁。

那个时候,盘古已经站在那里,虽然没有什么新郎礼服,却比逃跑的时候整洁多了,起码比较正式。

可是,却没有见到忧怜。

新娘子哪里去了?

这时候,客串婚礼主持人的米迦勒大天使事无巨细一切都承包了,他让盘古在那里站好别乱跑。

然后,煞有其事地宣布:“请新娘上场!”

接着,今天的新娘子忧怜就出现在盘古的身边。

再看新娘子的打扮,众人都吃了一惊。

新娘子今天太好看了。

和被盘古背着狼狈逃跑的时候那个无助的小姑娘,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花鲜生定睛一看,新娘子的新娘礼服是一袭洁白的婚纱礼袍。

那礼袍的材料,不是别的,就是托着二人飞升逃命成功的那朵白云。

依然无比轻柔,一尘不染,如同圣洁的白莲花,在那里傲然绽放。

看到这个,不但下面观看的后世子孙看得目瞪口呆,就连在场的盘古也口张的老大。

似乎不认识自己的妹妹了。

然后,他就被极大的吸引,觉得自己的这个本来平常的妹妹可以让他赴汤蹈火。

而且心里感到一种极大的欢愉,觉得为她做什么都心甘情愿,哪怕是死,也是一种极为令人高兴的事情。

而在这之前,他听了米迦勒要求他和妹妹忧怜结婚,他几乎没有任何感觉,就和以前出去玩儿一样平常。

他哪里知道,这是米迦勒大天使通过他建立的一个结婚的典型。

实际上是,这个婚礼是人类历史的第一个。

从婚姻上来说,虽然亚旦和伊吾是第一个,但是伊吾是从亚旦身上抽出的一根肋骨造出来的。

实质上从开始二人就是一体,而不是后来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也就是说,以后结婚的两个人再也没有一方从另一方得到什么东西的事情发生。

该隐和忧心,应该是第二对男女之间的婚姻,但是里面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而且都是坏事情。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