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迦勒大天使长这个宣判,所有在场的人,凡是有耳朵的,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们听到以后,无不无比震动。

耳朵最好使,而且一直负责和这些人联络,因之最关心此事的老丫头儿,怀疑米迦勒是气糊涂了。

否则他怎能发出这样的命令?

杀死怵岛可以理解,也很合理,符合公义原则,因为怵岛残暴成性杀人无数,早就该受天谴。

现在才杀他,已经很晚了。

可是那个夷族的惩罚,要将他们的整个家族斩尽杀绝,就说不过去了,不是一人做事一人当吗?

为了防止米迦勒铸成大错,老丫头儿立马给他来个暗中传信。

“我说老米,你是不是让怵岛气糊涂了?怎么要对他夷族?赶紧纠正,别犯了错误受到惩罚,不值得。”

米迦勒听了,笑眯眯地没有回答,而是问起花鲜生等人,他们有没有问题。

这个征询意见的范围当然也包括盘古和三皇五帝那个级别。

下面的那些子孙就算了,他们有意见也只好憋着吧。

人微言轻,没有人当回事。

对米迦勒来说,那些年轻人更加叛逆,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出于他们,而且他们也没有什么影响力。

与其让他们说话耽误时间,还不如赶紧该干啥干啥。

花鲜生本来有问题,但是觉得自己太年轻,应该让那么年长者先来,就蹉跎了一下。

就这功夫,盘古说话了。

他咳了一声说道:“怵岛这个逆子最能惹我生气了!不过他毕竟是我儿子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孙子。

“之前他也屡次干这种无法无天的事情,天使长你没有处死他,不知道为何这次一反常态,判了他死刑。

“我心中升起一念之仁,求天使长网开一面,饶他一命,再有下次,定斩不饶,如何?”

华胥说:“这个怵岛也不知道是我第几百个孙子了,不过我依然爱他们,舍不得他们死。

“我自从看到大哥杀了二哥,我就见不得死人,虽然我也知道,怵岛杀了我众多的孩子,很是该死。

“可是那些孩子的死我是没有办法救他们,现在看着一个孩子在我面前被杀,我还是要给他求饶的。

“如果可能,请天使长绕过他这次死罪,谢谢!”

火鸦呱呱叫了两声:“怵岛该死!不杀最好,让我啄他两个透明窟窿,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

只有保罗三世说道:“天使长判处怵岛死刑,必然是按照造物主的旨意行事。

“虽然我希望怵岛不死,但是我支持造物主的决定,那个决定虽然我不理解,却一定是最好的。”

米迦勒问道:“花鲜生,你怎么说,我想听你先说说,我再给你们统一解答。”

花鲜生很有礼貌的谢了米迦勒,然后说:“感谢天使长提供这个机会,我实在惭愧。

“我年龄还不如诸位零头的零头,吃的饭也不如诸位吃的盐多。

“甚至我吃的饭还不如各位老大吃的毒多,比如炎帝你的美名神农和伟大事迹神农尝百草。

“其中一句神农尝百草,日中毒七十次,那岂不是比我吃的饭还多?

“我是没有资格说话的,不过既然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就说说我的浅见,就教各位先辈。”

三皇中的没有说话的一位,应该是有巢氏,站起来说:“少年人不必妄自菲薄,常言道,有志不在年高。

“无志空活百岁,嗯,千岁也是一样。

“我这都几千岁了,也是一样。

“别的不说,我造的那个房子,挂在树上,仅仅能最低限度的遮风挡雨。

“跟你们的那个无前三号不可同日而语,我老人家惭愧呀。

“如果我老人家开始就能造出你们那样的,可以少冻死许多人,还有从树上掉下来摔死的。

“否则,那些孩子也和你一样大了,我好伤心也……”

花鲜生心道:“这个德高望重的有巢氏,不是失心疯了吧?跟我们的无前三号比,心真大。”

赶紧简明扼要说的自己的认识。

主要是两点,

第一点,是根据公义原则,怵岛是必须惩罚的,别的不说,今天杀了恁多人,不杀了他,公理何在?

第二点,造物主最有智慧,要彰显公义一定是在最合适的时间,达到最佳效果。

所以杀他是必须的,不是以前也不是将来就是今天,就是最智慧的决定。

听了花鲜生一说,许多人都要说话,大概了是受了花鲜生发言的启发。

看着大家无不跃跃欲试,米迦勒不得不出来带风向。

要让那些老头儿老太太打开话匣子,他们敢说三五年。

随便扽出来一个,那个不是满肚子苦水要倒,都是五味杂陈的那种。

米迦勒一摆手:“各位,谢谢大家刚才的畅所欲言,我统一回答大家的问题。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新鲜东西补充,大家都点到了,尤其是花鲜生说的最好!

“今天判决处死怵岛,确实不是出自我自己的想法,确实来自造物主的旨意。

“当然要说是我自己的想法也行,因为我的想法,永远和造物主的旨意一致。

“这就是我的本职,也是我的本质,否则我不也和那个撒旦一样了吗?

“我没他那么聪明,所以我安分守己。

“这个我就不多说,你们谨记就好。

“杀怵岛,因为他犯罪当死,杀了他就是彰显公义,为那些死人报仇。

“所以你们要明白,杀怵岛符合公义准则,杀他本身就是公义。

“在这以前,你们虽然见到死人,但那些都是互相残杀,都是在犯罪,比如刚才华胥说的该隐杀亚伯。

至于你们后世来的人,见到杀人的就更多,尤其最近地表发生的灾难,也同样是犯罪的性质。

“否则,花鲜生等人还没有理由到这里来。

“顺便说一句,今天在场的说有人,都要帮助花鲜生等人完成他们救人的任务。

“我特别强调一下,这是造物主的旨意,凡是对抗这个任务的,就是对抗造物主的旨意。

“这个就说到这里。

“再说刚才花鲜生说的第二点,我今天杀了怵岛伸张了正义,就是让所有在场的人都知道一个事。

“就是正义一定伸张,在最好的时候伸张。

“今天正好,因为有花鲜生等人在场,他们正是代表后世的所有人见证这个伸张正义事件!

“至于夷族惩罚,如果将怵岛这个最大的罪犯在他犯罪该死的时候就杀死,根本就没有这个族。

“所以所有族人能够来到这个世界并且生活一段时间,都已经是宽恕的恩典。

“在适当的时候造物主为了公义的原因,结束这个恩典,没有人可以说什么,因为这些都在他手里掌握。”

说到这里,米迦勒突然停住,因为他注意到,现场捉拿怵岛的情况此时发生了重大变化!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