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就心狠手辣快意恩仇的卢琼花也没客气,顺手一铁菠萝,也拍在怵岛背上。

这两招实实在在上身,怵岛就是铁人,也融化了一半,瘫软在地。

何况他不是铁人,只是有毒而已,所以他虽然挺了几下,却没能站立起来。

何况,卢琼花的铁菠萝并没有拿开,依然在那里镇压。

后面追怵岛的人一拥而上,将怵岛用粗粗的藤条捆起来,是那种用来禁锢野牛专用的藤条。

一边捆,一边将怵岛臭揍了一顿,以解心头只恨。

他们都有亲人死在怵岛本人和他属下的手里,此时有仇不报更待何时?

当然这些人本身都不是善茬,否则也不会在那些灰衣人当中。

所以打起人来都是毫不客气,只要不打死就行。

他们知道根据米迦勒的命令,这个人要正式行刑的,不能现在就打死。

在伏羲的指挥下,众人很快搭起一个行刑台,上面里一个斩头木桩,将怵岛捆在上面。

一个彪形大汉身穿红衣手拿一柄大刀,刀身起码二米,上面涂满红色。

不知道是杀人染上的鲜血,还是什么燃料,涂上去渲染恐怖气氛。

那个大汉上身一丝不挂,表面他是职业高手,干起本职工作,一丝不苟。

全身只穿一件犊鼻短裤,表明他特别精干,砍人脑袋时绝对干净利落,决不会还留下半个不砍。

一切都准备就绪,花鲜生受米迦勒委托,再次宣布对怵岛的惩罚。

花鲜生也不怵,气沉丹田,发出一道声震寰宇的正义声音。

“罪犯怵岛在比武过程中滥杀无辜,新罪就罪累加判刑斩首,立即执行!”

那个履行侩子手职责的犊鼻短裤大汉挥动大刀如同一道闪电熟练无比砍掉了怵岛的脑袋。

顿时漫天喷血,一颗斗大的人头冲天而起,飞向远方,然后咕咚一声砸在地上,一股尘烟溅起。

全场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突然,一股巨大的声浪响起!

却不是为了行刑成功,而是因为断头台上的怵岛,在掉脑袋的地方,又长出一个脑袋。

或者说,那个脑袋根本就没有掉?

人们不由看向刚才掉脑袋的地方,那里的脑袋依然在那里,死不瞑目的样子。

嗯?两个脑袋怪物?

人们顿时心中一个悸动,太不可思议了?到底怎么回事?

别人不说,米迦勒都觉得不可思议了。

这个时候,最堵心的就是那个犊鼻短裤!

别管什么原因,我砍脑袋的质量不容质疑,可是明明砍掉的脑袋一边晾蛋,怎么脖子上还有一只?

我倒看看是你的脑袋硬,还是我的刀快?

他也没等别人说什么,大刀力挥,唰的一声,脖子上的那个脑袋又被砍掉,飞了出去,和第一个并列。

果然是职业高手!即使在这种情况下,都做到一丝不苟,效果保持一致。

怪异的是,他看得利索,那个脑袋再来也不迟延。

刀光刚刚一闪而过,那里的脑袋又母鸡生蛋一样又出来一个。

犊鼻短裤大汉恼羞成怒:“喝?还来,我再砍你个球攮的!”

这次他并没有砍脑袋,使出了更厉害的一招,将大刀竖劈而下!

以怵岛的中线为界,整个人一劈两半,向两边分开倒下。

众人都被这种情况吓住了,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

米迦勒集中注意力仔细观察杀死后面两个人的过程,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问伏羲:“问你一下,你已经派人去除灭怵岛的族裔了吗?”

伏羲回答:“是的,我让燧人带队过去的,这个时候估计到了。怎么,有什么变化?”

“对,现在必须加紧进行,否则不能杀死怵岛。这样,再派人过去,通知燧人加快速度。”

说完,看向现场,看到娃娃鱼还在那里洋洋得意满地游行,卢琼花也是满面春风,就心里有数了。

刚才二人的操作,他也清清楚楚,觉得这也太合适了,真是无一不是恰到好处。

于是扬升对卢琼花说:“卢琼花,现在派你去干一件要紧事,立刻出发。”

说完,一挥手,卢琼花一人一骑悠然不见踪影。

大天使的能力要搞一些名堂,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无人能出其右者。

原来刚才他用大天使的能力观察那个怵岛脑袋掉了再长,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奥秘。

说穿了也不是什么秘密,原来是堕落天使搞的鬼。

那些堕落天使实际用的是小鬼搬家的把戏,他们从怵岛搬运过来怵岛的族人。

在犊鼻短裤杀人之前的刹那,用那个族人换掉怵岛。

砍死的人虽然在怵岛的位置上,却不是怵岛。

这个障眼法虽然瞒不过米迦勒,却能瞒过在场的其他正常人。

不过,今天因为是米迦勒亲自主持这个公义刑罚,不但不能得逞,还惹得米迦勒勃然大怒。

毕竟连砍了几个人,都没有杀死当杀的怵岛,等于是对他打脸。

米迦勒当然也是会发怒的:“哼!雕虫小技,也敢在本天使面前卖弄!我让你们偷鸡不着蚀把米!

“赔了夫人又折兵,正好完成我的预定计划。”

他派出卢琼花以后,又在路上交代了任务,让她告诉并配合燧人的队伍对怵岛族人斩尽杀绝!

至于卢琼花可以得到什么潜在的好处,他没说,就看卢琼花是不是够聪明,获得那些好处。

他给她创造了条件,如果她太愚蠢不能到手,就只能怪她自己了。

如此安排下,就变成了两路出兵。

一方面,犊鼻短裤大汉继续砍人,虽然有替身怵岛暂时死不了,但是他的族人却是真死。

另一方面,卢琼花和燧人队伍很快汇合,一起对怵岛的族人联手剿杀。

有燧人的火功,加上卢琼花的河豚暗器,怵岛的族人节节败退。

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那些被堕落搬去给怵岛当替身而死的人,都是族中留守的骨干力量。

如此死去,大大消弱了族里留守部队的防御能力,导致他们很快失败。

在这个过程中,卢琼花得到了两件宝贝。

第一个就是外面的那些树林,树叶是河豚的最好粮食,有了树,就不愁没有树叶吃。

第二个就是怵岛周围的水里,有许多河豚生存,它们竟然是她河豚暗器的祖先。

卢琼花大喜,毫不客气地全都收了起来。

随着这些宝贝归了卢琼花,最后几个怵岛族人也被杀光。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犊鼻短裤砍出最后一刀,砍落怵岛的脑袋。

过了一秒钟,再也没有脑袋出来,扑通一声。

犊鼻短裤倒在地上。

累瘫了。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