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旗翻卷,扑面而来,在倍列争奴二人眼前,迅速放大,如同排山倒海一般。

倍列争奴二人见势不妙,就要逃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们二人同时发现,那大旗凭空生出一股吸力,竟然让二人不能转身,后退一步也办不到。

着边的那位持旗人是主将中上峰,是族长中上天的亲兄弟,他的性格豪爽,脾气从来不拖泥带水。

打仗的时候和办事一样,他手中的大旗往前一杵,来到倍列胸前,半转出一个椭圆,将他卷入。

这倍列是蚩尤的第十五个儿子,向来以勇猛著称。

他之前在涂桑洞异化过程中,异化了一身花斑豹豹的外身,遇到敌人,二话不说,就是生吃下去。

今天也是一样的凶残,尤其被卷着转了几圈,头昏脑胀之际,更是凶性大发。

比说是人他会猛咬上去,即使是石头他也不放过。

可是,当他嘴张的老大,用尽全身离其合嘴咬下的时候,却咬了一个寂寞。

把自己的牙齿几乎崩碎的同时,他发现,他的四周没有别的,都是水。

明明进了一个旗子卷成的空圈圈,哪里来的水?

怪不得嘣了自己的老牙,原来咬到的东西是水。

都说抽刀断水水更流,我大口咬水伤自口,今天算我倒霉。

睁开巨大的豹眼一看,除了水以外,大约三五尺之外,就是那面卷了自己的红旗。

那种红的邪异的东西很好辨认。

我刚才大意失察,着了你的道,现在我注意了,你一个小小的布旗能奈我何?

我浑身坚硬堪比钢铁山石!

心中想到此处,后腿踏地猛然窜出,超那面薄薄的旗帜冲去,心中打算一头撞破,脱颖而出。

想得不错,可惜事与愿违。

首先就是他那后腿一踏,踏了一个空,尽管比空气强一些,强也有限,踏在一滩水上。

没有了这个着力点,他前冲的力度就如同懒狗扑街,冲出了一个狗刨。

这还不是最糟的。

更糟糕的是,他这样一动,出发了一个猛烈的漩涡,在小小的旌旗当中卷起滔天巨浪。

当然这不是规模,而是力度。

也不知道旌旗中水波的原理是什么,转眼之间整个空间那些水就变成了锋利的刀刃。

估计是水的旋转速度瞬间提升千百倍,每一滴水都比利刃更能撕碎坚硬的目标。

一片纯白色的水天一色中,那个本来浑然一大块的倍列已然不见。

这种变化让花鲜生目瞪口呆。

老丫头儿不得不再次给他当解说员。

“这又超出了小花儿你的认知,那面含水的旌旗名字就叫水旌旗,很平凡不是?

“可是你如果这样想,就太浅薄了。

“你知道那水是谁放进去的吗?

“就是你们后世传说大禹治水的那个大禹。

“他为什么能将脱缰野马一样的洪水治住,维持九州的正常存在,就是因为他有这样的水。

“那水是原水,就是一般凡夫俗子说的先天之水,其实就是正常的水,也就是没受污染的水。

“没受污染的水,威力无比,不但能克制那些污染的水,而且能克制五行中的其它四行。

“其实也没有什么奥秘,就是先天的、没有污染的任何原素,都能克制其它被污染的物质。

“凡夫俗子不懂这些,所以将原水传得神乎其神。

“大禹那个时候还小,所以不是大领导,所以就制造一些东西,给那些老祖宗使用。

“这个水旌旗就是其中之一,就交给伏羲的人使用。

“它的威力非同小可,那个倍列即使不死,也好不了,你看着吧。”

花鲜生这才知道,这里面有恁多弯弯绕。

虽然说穿了没有啥好奇,可是后世的人永远也难以想到。

更别说做到了。

可想而知,某一个人如果得到了水旌旗那样的先天之物,就可以横行天下了。

就在这时,只见那面水旌旗反转半圈,啪的一声打开,掉出一个东西了。

难道那是倍列?

活像一只大号退毛火鸡,光秃秃地掉在地上。

原来豹子一样的四肢,想在变成了四只熏猪蹄,只不过白白净净的,没有烟熏的痕迹。

他原来那连着肋下斜生的四支蝠翼,已经全部断开,幅翼成了煮熟的鸡翅。

平时在地上行走时能够收缩的蝠翼,如同两道衣服的合缝一般,现在都已经被剥光。

别说让他张开幅翼如同飞鸟一样飞翔,连在地上爬行的能力都没有了。

现在他顶多算是一只爬豹,不但没有极快的速度,而且根本没有杀伤力。

只能任人宰割,成为一只随时准备上宴席的野味。

花鲜生知道,这是水旌旗的掌管者中上峰网开一面,没有杀他,但是将他的异化特色割掉了。

用他锋利的原水波涛。

另一个人,就是蚩尤的第十六个儿子争奴,却遇到了火旌旗,简直是水火两重天的待遇。

中上天的火旌旗中全都是先天原火,打造这面旌旗的人,也是大名鼎鼎的牛人,名叫燧人氏。

就是钻木取火的人高人,实质上也是让人来进入人类文明的最大功臣。

当然他的火不过就是一种发现已经保存,在这之前是原火,如同原水一样,属于先天的存在。

既然伏羲是长子,燧人氏就将他的原火一部分放在旌旗里给他的人保管和使用。

这就是中央氏族族长中上天手中的火旌旗的由来。

中上天手中的火旌旗轻轻一个旋转,就将争奴吸入其中,让他陷入滔天的火阵。

这个人争奴他在异化前是训鹰师,平时也都是鹰不离身,所以他就已化成鹰的样式。

他异化完成以后,左右肩头上,各伸出两只硕大鹰头,两臂成了两扇鹰翅,翅尖处便是手。

背上还生出两只鹰翅,全身长满了鹰羽,双腿上散满尾羽,也变成了超级能飞的鹰人。

妥妥的一个地上生物可以飞天,至少比别人提高了半级,具有强大的等级威压优势。

可是今天他的优势化为乌有,如果可能,他宁愿没有。

因为他的那些羽毛一类的异化样式,遇到火旌旗的原火,瞬间焚烧得一干二净。

接着就开始焚烧他的身体,也瞬间考了个半熟。

中上天一看不是劲敌,顺手一抖,将他扔出火旌旗。

再晚半秒,这个凶狠的争奴就全部熟透了。

再有半秒,他就直接成了灰灰。

花鲜生不由退了半步,这先天水火,太吓人了!

然后,他就特别渴慕,那两面水火旌旗。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