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鲜生渴慕水火旌旗的时候,断修那里再次展开一次大规模进攻。

这次他没有按部就班派他的兄弟上场,而是有针对性地挑选了一些有特殊能力的人出来。

因为他已经经过前面两个人的试探,对水火旌旗有了大体的了解。

如果再派本事一般的兄弟上去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他既然是出类拔萃的智者,肯定不会干如此这般的不智之事。

他稍一筹谋,就派出了四个兄弟,而不是一对一的两个,他不但在性质上有针对性,在人数上也占优势。

对付火旌旗,他派出的是蚩尤第三十三子,名字就是水过。

还有另外一个,是四十九子,名字是九匠。

派出九匠,是因为九匠的特殊能力,他是在蚩尤家族中掌握火种的人,虽然他没有燧人氏的那种能力。

他在异化之前,本是一个在家族专门管理家族火源的人,所以在涂桑洞异化之时,他身上带着一根火钩。在异化过程中,他正好把他的身体和这条火钩相整合。

因此在异化成功以后,他的双臂也就是两条火钩,分为两节,足有六七尺长。

火钩的前面带有着一个回钩,不但可以当成手来使用,同时在打仗杀人的时候,也是一个上好的武器。

不过,今天他和族人被派出去对付火旌旗,断修并不是让他去克制火旌旗的原火,他没有那个本事。

他既然是管理火源之人,就可以控制一下火旌旗的烈焰,至少让它减少伤害。

最低限度,可以减缓原火的杀伤力,给另一个人,就是水过,争取时间,让他发挥作用。

蚩尤的第三十三个儿子水过,这人就是从五行来说专门克制火的水了。

水过是和水异化而成的生物,他的体质和水一样,皮肤透明,可以从外面将他的身体看个通透。

当然是以不穿任何衣物为前提,所以他一般情况下都会穿戴厚厚的衣帽,将自己的秘密遮盖。

真要能看到他的身体的话,就能看到他的身体内部有水形漩涡,这个漩涡是他生命的源泉。

同时,还是他自然的武器。

对敌的时候,只要他的四肢一动,就有他身体内部的水流向外喷射而出。

这种水流的冲击强度,和他的功力积累和用力程度成正比,轻易能射穿对手的头颅。

身体别的部分就不用提了,因为人体各部分中头颅最硬。

头颅都能射穿,别的部位,被水流一攻击,摧枯拉朽一般。

火旌旗的执掌者中上天站在八卦阵的前沿,虽然没有冲进九宫阵,可是也做好了战斗准备。

说不动伏羲什么一声令下,就要冲出自己的八卦阵,楔入对方的九宫阵。

可是,刚刚站稳,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下一步的任何行动,对方已经冲了过来。

中上天也不得不佩服断修的快速反应,几乎就是在前一手失败的同时,后手就跟了上来。

他故伎重演,唰的一声,展开了火旌旗,就要把九匠卷入火旌旗的烈焰当中,烧他一回。

可是旌旗展开就要卷人而回的时候,咔嚓一声,九匠伸出长长的火钩,架住了旌旗的旗面。

火旌旗是一个火爆脾气的存在,一看两根棍子阻挡了自己的自由慢拳,大怒。

从旌旗的深处突然喷吐出一股炙热的火焰,如同白炽一样,呼的一声,将两根火钩吞没,熊熊燃烧起来。

九匠的火钩也是经过千锤百炼,见过大风大浪,强硬地支撑,不肯服软,就在那里听者,腰都不弯。

无奈,那火旌旗之火是原火,威力无比,九匠的火钩再厉也是后天之物,还是顶不住了。

就在这时,九匠的家族也都是和火钩联合的异化身体,一拥而上,各挺火钩支援九匠。

他们也是一样,将自己的火钩挺进了白炽火焰中,替九匠的火钩分担烈火的炙烤。

可惜这些族人后代的火钩不过是后天二等的存在,比九匠的火钩更加弱小,刚刚伸进去,就几乎融化。

不过,他们的分担,还是帮助九匠的火钩多撑了一会火旌旗,给水过争取了时间。

从五行属性上说,水过是火旌旗真正的可行,如果是水旌旗上来,二者可以战得势均力敌。

不过,断修的九宫阵一方先天不足,只有后天的力量,唯一的弥补只能是以多为胜。

趁九匠拼上全族的力量,挡住火旌旗的原火焚烧之际,水过带领全族一起上来。

十个人每个人都是一个大号喷水筒,集中在一起,同时射出一股水箭,正正打中白炽火焰的中心。

水火相逢,激烈对抗,那些水顿时化成白雾,冲天而起,将整个空间都至于浓郁的水雾之中。

同时烈火烤水发出的声音,滋滋响彻天空,传出百里之遥。

不过,这种状态也就持续了半秒不到,所有的水雾全部消失一净,被白炽烈焰蒸发了。

原火受到这个挫折,似乎恼羞成怒,涌出更多白炽烈焰,继续焚烧火钩,同时回击那些水流。

只见那些喷射而出的水柱甫一接触烈焰,立刻就无影无踪了。

不过,即使如此,那些水依然降低了烈火的高温,帮助那些火钩坚持下去,不让火旌旗将人卷走。

火旌旗这边僵持不下的时候,水旌旗那边也掀起剧烈的战斗。

水火不相容,断修熟知二者的属性,派出两员大将对付水旌旗。

这种相克的属性,就是水来土掩。

断修熟悉每一个兄弟的特长,知道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是属于泛泛的土性,却知道不少人跟石头有关。

因为石头比土更坚硬,所以异化的时候他们的那些兄弟不少选择了和石头结合完成自己的异化。

但是从大类来说,石头是土的一部分,或者是土的精华,土加石是更优质的土,纯石头是高级土。

这二人其中之一就是蚩尤的二十六子,名叫石落,打人的时候如同一块石头落在那人头上,不死也难。

另外一人是蚩尤的第四十四子,名叫少山,意思是只比山少点东西,但是基本东西都在,就是石头。

这兄弟二人按照断修的吩咐,一起上去,面中上峰的水旌旗,二话没说,一拥而上。

小山般的一堆石头堆进了水旌旗!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