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一样大的一堆石头泰山压顶一样倾倒进入了水旌旗,将看热闹的花鲜生吓了一跳。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一个跟头翻起,几乎可以和孙悟空的跟头云媲美了。

这也是因为他心里一点儿准备都没有,突然一下情不自禁爆发,不知不觉把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

然后他马上觉得不对,都说银钱不露白,我也不能透底。

首先是可能有敌人窥测,让他们知道我的底细然后针锋相对大大不妙。

还有,现场三山五岳英雄人物都在,不知道什么人有什么特殊本事。

我虽然厉害,在他们面前可能还不行。

没事儿突然张扬,岂不是令人刮目相看:就这两下子,现眼还那么积极?

想到此处,赶紧收敛,咕咚一声,从半空跌落。

脑袋正好先着地,还正好磕在一块石头上,生疼。

摸了摸,没事,暗道幸亏自己头铁,否则肯定一个不小的包。

四周一看,那几个师爷正在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还有那个天使长米迦勒也是一样的神情。

心中自嘲了一下,幸亏自己的年龄还小,不着调属于儿童天性,否则,就是丢了一个大丑,无地自容了。

现在没事,只有自己觉得自然不尬,不自找就是别人的事儿,比如那个水牛大灰,你们知道什么?瞎乐!

花鲜生非常自然地把视线转向水火旌旗剧斗战场,发现情况已经有变,不知道刚才漏掉什么。

那个石头山还在继续对水旌旗施压,黑黑的呈现黝黑的丑陋,散发着一股从阴沟里出来的霉味。

从体积上来看,别那个水旌旗大一百倍;和那个水柱比较,大一千倍!

怪不得刚才震惊,这个石块大得拥有了压倒优势。

可是就在这时,那个从水旌旗深处发出水箭迸发出一股洁净的白光,和黝黑的石块正面对撞!

只听“哧”的一声轻响,令花鲜生恐惧的情况没有出现,水柱没有四分五裂,而是直接穿透了石块。

那块黑石,这时候不是黑石,而是黑豆腐,立刻四分五裂!

而那股刚才破坚而出的水箭自动转头,在那些已经破碎的石块上继续肆虐,横七竖八地刻画起来。

只是眨眼功夫,那些黑色石块就变成了黑色粉末,然后被水柱灵活一卷,全都扔到了火旌旗之外。

然后,那根水柱,又成了洁白晶莹的存在,一尘不染。

花鲜生长出一口气,终于解决了问题!

水击石穿,果然名不虚传,尤其是号称原水的水旌旗,更是如此!从此以后,我就认你天下首水!

可是,他有点高兴得太早。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那哥儿俩,石落、少山并没有因为一次失败而气馁,反而变本加厉,弄了更大一块!

他一琢磨也就明白了。

第一次那个石块,虽然巨大,但是并不是他们的最高水平,只是因为准备得比较快,就当了先锋。

那个石块是以石落为主,他的进攻和失败,给少山准备了时间,让他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现在他已经准备就绪,少山规模的石块真的和小山一样铺天盖地而来。

形状上和第一个比至少大十倍,唯一相同的是,它和第一块同样颜色,黝黑。

不过,二者的黝黑还是有所不同,看着他们的石头一样颜色人也一个肤色,只是因为一般人没有分辨力。

花鲜生二百零一倍高于常人的灵魂力,就等于他的视力也高于常人二百另一倍,自然看出二者的差别。

从二者的差别上,又能分清楚二人弄出的那些石头颜色不同。

蚩尤二十六子石落,他是一身黑色,身体之上,似是镶满了黑色瘤子,看起来却似是蟾蜍之皮。

别小看这些瘤子,那可不是病变也不是缺陷,而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大杀器。

那守的功能,就是那些瘤子很结实,即使快刀砍上去,都能把刀嘣出缺口。

即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看破一个瘤子,也对他的身体没有什么伤害。

因为对他的身体来说,那些瘤子就是赘瘤,没有用处的。

这些瘤子具有强大的攻击性,因为它们里面留存一些汁液,可以强力喷出,射伤敌人。

不仅仅是杀伤力,那些汁液还含有剧毒,只要人沾上很小一滴,就会立刻毒发身亡,没有解药。

而这位石落搬动的时候,就是那个黑色瘤子的颜色,实际上是黑中带褐的混合色。

也就是说和少山搬弄的石头相比,不是那么黑得吓人。

石落之所以称为石落,是因为他这人最擅长跳跃。

若他一跳起来之时,身体却如一块石头一样,去砸向敌人,如同石头凭空而降,所以得名石落。

他的这种杀人虽然手法很笨,但是它的身体也就是武器,武器也就是身体。

身体和武器合二为一,几乎身体上面没有可攻之处,所以是一个战斗力强大的存在。

不仅仅是强大,而且可以灵活多变,想砸谁就砸谁,是个令人头痛的主。

相比较而言,少山就没有那种灵活性,因为他有山一样的沉稳,如礁石一般。

除了稳重,就是颜色黝黑,稳重加黝黑,更是真人不露相。

他的身体上面又有许多孔洞,这也是本着礁石的属性而来,最坚固的部位留了下来,薄弱之处被水冲走。

而这些孔洞也是少山最为奇特的地方,在搏杀时,能喷出石子射杀对手。

这是因为他将那些被冲刷掉落的石头保存起来,当然不够的话还可以从别处收集。

别人来攻击他时,除了他礁石般的手脚去攻击之外,还故意移动身体,将自己的孔洞当作陷阱。

可以让对方的胳膊打进身体的孔洞内,自己再一转身,将对方的胳膊便折断。

二人今天联袂和水旌旗决战,除了主要的战略是谁来土掩以外,还有寻找机会,致伤致死敌人。

少山的攻击,从颜色来说,就是绝对的黝黑对上晶莹洁白的水柱,二者狭路相逢勇者胜!

花鲜生在那里心情雀跃地期待和第一次石落的结局,可是他失望了。

那种一击穿过的情景没有出现,而是水柱钻进了礁石的洞口,什么也没有发生。

黝黑的礁石,继续进入水旌旗,依然如故地高压下去。

那道水旌旗要败?

不对,还在僵持不下!

那个成山的礁石似乎继续下压,也好似在逐渐变小。

又过了片刻,可见那些礁石上面的孔洞潺潺流出水来。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