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从礁石孔隙中缓缓而出的水流,开始的时候,不过是涓涓细流,对那巨大的礁石并无影响。

唯一的影响,就是那些凡是流水的洞隙,都不再有石块喷出,射向掌旗的中上峰,以及他的族兵。

这些石块虽然力量十足,却还难以夺人性命,主要的功能是扰乱他们的心智和行动。

可是当这些水流充满那些洞隙的时候,那些乱射的石块首先失去了作用,在水里它们只好消停下来。

那水不是凡水,即使凡水尚且能够水滴石穿,何况这种先天真水。

时间不长,被真水团团围住的石块,就被强大的原水溶解。

实际上无论什么土壤,只要在水里侵泡一定时间,都会被水溶解,石块也是土壤的一部分。

即使它比较坚硬,也不过需要时间长一些,就会和其它凡土一样溶解成细末。

这些进入洞穴的真水,首先溶解了那里面可以喷射的石块,然后越聚越多,终于洞满为患,潺潺流出。

不过,这潺潺流出,不过是表面现象,更大的功能行作用是在洞穴之内。

那些真水充满洞穴,并非就老老实实地呆在那里,它们的自然属性是溶解那周围的洞壁。

那些洞壁,就是那块大礁石的基础,就是少山用来镇压水旌旗的主力。

这真水的功能大大高于凡水水滴石穿的能力,溶解了石块以后,马不停蹄,转向溶解那大块礁石。

一般情况下,水来图掩是个规律,前提是土必须足够,而且事先做好准备,才能用土的厚重阻住水流。

可是,在水旌旗之内,情况比较特殊。

因为在水旌旗这个特殊的小环境中,一块大礁石虽然很大,开始的时候集中使用,也暂时占了上风。

然后,水旌旗是原水的老家,原水在这里生生不息,一旦抵住了那些石块和礁石的进攻,土就难以克水。

反而,被水所克,就是用它强大的溶解能力,瓦解了石块的坚挺。

这就是阴阳命理太极八卦中水能克土阴能制阳的基本原理。

这也是阴阳八卦变化中的更高一层功力,就是辩证八卦,而不是简单的阴阳八卦。

这一番观察对花鲜生很有启发,令他受益匪浅。

因为他从师爷尤其是孔毓良那里接受了全面阴阳八卦的知识,却没有这个辩证八卦。

这番体悟,让他更上一层楼,从原来的基础上获得更深一层的知识,也是实战的经验。

他作为一个比常人高二百零一倍生命力的聪明少年,当然不会事必亲躬。

那是一般的老实人需要勤奋才能达到一定水平,才会使用的方法。

花鲜生的体悟还没有完全结束,战场的形势又发生了一个变化。

原来水旌旗内部的争锋不仅仅是花鲜生关注,还有其他许多人也非常重视,包括断修。

断修作为蚩尤一方的统帅和掌阵官,知道少山的胜负至关紧要。

眼看他从攻势变成相持,从相持变成守势,又从守势变得不支,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这水火旌旗是他进攻的焦点,这个关键对战如果失败,那基本上是全盘皆输。

这个时候,他也不顾单打独斗了,其实一开始他就二对一了,当然这之前他确实是一对一的。

哪里危机先顾哪里,现在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水旌旗的石落和少山二人!

事情紧急,他也顾不上精心选兵拔将,顺手就派出了手边的一员大将恒奴。

这恒奴是蚩尤的第十七个儿子,涂桑洞异化过程中,不似大多数其他兄弟,都在四肢形体上产生异化。

恒奴的身体没有什么形状变化,只是比平常人身体高大壮硕了七八分,也就是一个人有两个人大。

特别是他的手脚,大得很不成比例,比常人要大出几倍,比如拳头,异化后变成了二尺直径的石磙大小。还有一个特殊功能,这就是他在和人作战之时,手脚皆可以从四肢摘下来,如链子锤一般使用。

如此这般一来,他的二尺石磙,就不仅仅是重量和力气惊人,还能打到远距离的敌人。

而这些脱离四肢的石磙在使用之后,还能通过事先设置好连线牵引,回到四肢恢复原位。

这恒奴已经就近观察了一段时间,对水旌旗的路数有了初步了解,心中也是做了一些预案。

已经想好如果让他上去怎么打。

恰好这个恒奴还是一个异化程度不高的例子,所以他还保留了一部分正常智力。

也就是说,断修之下,他是最正常的人,尽管依然属于异种生物范畴。

听到断修的命令,他立刻一步跳了起来,直接进入水旌旗战阵,他和他的族兵一起。

进入水旌旗,他选择了一个极佳的落脚点,就是那快礁石的顶端。

他立意要把少山当作垫脚石,这个做法既是最有利于他自己,又最有利于蚩尤九宫阵一方。

因为少山现在已经被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靠他无法扭转战局。

而他还没有彻底败亡,标志就是被真水彻底淹没,所以还有最高的礁石显露在真水之外。

就如同冰山的一角。

靠他自己翻盘不行,但是他还有剩余价值可以利用,就是给恒奴当垫脚石,支持恒奴进攻。

这对恒奴非常重要,否则他就只能站在水中,虽然他的双脚是石头制成,有克水的功能,但是腿不是。

腿就是普通的肉体凡胎,估计进水以后就如同滚汤泼雪一样,瞬间融化了。

少山托住恒奴,让恒奴攻打中上峰,转移他对少山的攻击,就可以推迟他的沉没。

如此一来相得益彰,或许能战败水旌旗的超大能力,起码也能延缓失败。

可见,单打独斗的能力十分重要,智慧地配合也能加成,成功必不可少。

花鲜生看得心领神会,虽然口里没说,心里却表示说,又学到了一招!

恒奴占据水旌旗战场的最高点,当然不会客气,当下气势万钧居高临下举起石磙就砸!

不过,居高临下只是恒奴的感觉,只是水旌旗之内成立,这要看掌旗的中上峰配不配合。

中上峰当然没有配合的义务,更不会没有义务的情况下,主动去随恒奴所愿。

他的水旌旗当下一个反转,就把恒奴从高高在上的位置弄到下面。

可是,恒奴也非常敏捷,只是翻到中间,两个石磙已经投手而出,朝中上峰当胸砸下。

者要是砸上,保证让中上峰所有胸骨全部折断,而且砸碎五脏六腑。

中上峰紧急躲避,堪堪避免碎胸之祸,更大的危机来临!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