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最大的危机来自恒奴的右腿!

本来他登上礁石顶端的时候是两脚抓地,稳稳站立,然后全力打出手上的石磙。

这当然是他的稳妥,因为自己稳住,集中攻打敌人的要害,是战胜敌人的不二法门。

他想得本来不错,可是中上峰也是身经百战实战经验非常丰富的战场骁将。

随机应变改变战术虽然不是他的擅长,但是他绝对不是不会。

既然恒奴要得到居高临下之利,他自然不能给他,没用思考随手一抖水旌旗。

一个半圆形旌旗漫卷,顿时就将恒奴的居高临下战略优势消弭于无形。

可是要说战场上的灵活改变策略,恒奴远远高于中上峰。

既然他的身体随着水旌旗漫卷之势,他的两条支撑腿也失去了它们基本功效,他也就不再坚持还让这两条腿支撑。

只是一瞬间,恒奴就飞起右腿,这个时候他已经是头下脚上姿态,照着中上峰大头狠狠砸下!

这种不用延伸直接砸下的石磙力大无比,砸上的话,哪怕中上峰的脑袋硬如石块,也会碎如西瓜。

何况他的脑袋和其他人没有不同,普通的一个肉体凡胎脑袋而已。

这一脚携带呼啸的风声足有千斤之力,正正踢到他的前额!

生命危机之际,中上峰也迸发出超常的潜能。

右脚正面踢来,他猛然向后仰身,脑袋和脖子直接构成了一个九十度角。

正面错过了石破天惊爆头一脚,只是在中上峰的额头刮了一下,大概掉了四厘米见方一块皮。

额头的毛细血管超级丰富,立刻就劈头盖脸流出血来,瞬间就血流满面,满面大红的相貌,能吓死人。

不过,受了这样的伤,却没有生命危险,和脑袋粉碎比较起来,乃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至于那个弯到脑后位置的脖子,虽然疼得要命,似乎已经导致颈骨折断,至少这个时候靠自己直不起来。

但是,他这个时候也不太担心,事后可以仔细针对,慢慢医治。

他松了一口气,却忘记了这是何种场合。

这是他刚刚险些被杀的战场,虽然躲过了杀身之祸,可是杀他那个原因没有消除,依然如故威胁着他的生命。

这也说明,刚才那一脚,虽然没有要了他的命,可是却导致他的反应和判断能力大受影响。

而正常的反应,是这个场合给他保命的必要条件。

他没有了这个,等于给自己生命防护正面撤了防。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恒奴的另一只脚又到了。

只用了踢第一脚所用的一半时间。

因为恒奴已经身体打横,有没有支撑脚已经无所谓,他意识到这一点,没等第一脚收回,第二脚就毫不犹豫地踢出!

他心里的打算是如果第一脚踢正了,第二脚就锦上添花,彻底搞掂。

比如第一脚就踢碎了脑袋,第二脚再踢上去,再碎一倍,又有何妨?

倘若第一脚没有踢正,那么第二脚正好补刀,彻底解决问题。

他的两只脚配合无间,第一脚从正面往后踢;第二脚就从后面往前提。

他的这个具有前瞻功能的战略,不得不说,恰到好处!

那个后仰的脑袋、脖子弯了上面那颗正不回来的脑袋,如同凑上他左脚上面的二尺石磙一样。

还是直接打击,还是正面接触肉脑袋撞石头,还是重如千钧的力度,那颗脑袋想不粉碎也难。

那些观看的众人齐声大喊起来!

“中上峰,你的脑袋!不要了?”

“直起来!直起来!太不争气了。”

“啊呀!恒奴,别踢脑袋,换个地方踢!”

就连米迦勒都着急了:“火鸦,救人!”

火鸦嘟哝:“不早说,太晚了。”

不过他还是飞了过去,心道,救不了中上峰,我就一嘴啄死那个小子,叫恒奴来着?

可是,所有的呐喊和救援,似乎都来不及了。

都没有办法阻挡恒奴毅然决然的一脚!

也就是没有人能把那个后垂成直角九十度的脑袋从粉碎中拉回来。

就在石磙和脑袋接触胆小的已经闭上眼睛准备尖叫的时候,一道闪电光耀破空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正好挡住那个石磙,

原来那是一柄利剑,恰如其分挡在了石磙和脑袋中间,搞的中上峰感到了利剑的一丝冰凉。

正是这些冰凉代替了石磙贯恼,也让他逃脱一命。

见到有人挡横,坏了自己的好事,恒奴大怒!

这个时候,他就没有正常人的判断了。

如果正常人看到有人用一柄不起眼的小剑挡住了他势大力沉的一脚,就知道不敌,赶紧逃之夭夭是正经。

可是他却没有,大怒之下,却试图干掉这个坏了他好事的坏蛋。

他撤回那脚,跟着另一脚超拿剑的那人踢了过去。

他踢出那脚,才想起看看那剑的主人是谁。

要不说这人没智力缺心眼呢。

可是一看之下,他踢得就更加欢畅了。

原来是一个小孩子!

我一脚能踢死十个!

这小孩子不是别人,正是花鲜生。

他在那里观战正津津有味,忽然意识到那个水旌旗掌旗官有生命危险。

这个人是伏羲这个义人后代的主力大将,不能损失。

原因就是他是义人亚伯的后代,哪怕在场的大多数都靠不住,这个中上峰也是可以依靠的力量。

他开始本来还希望米迦勒能采取措施,救出中上峰,可是一看火鸦都没把握。

这个时候不容犹豫,差半秒钟就是人命关天。

因此他嗖的一声就窜了出来,一边飞行,一边扽出鸳鸯流明剑,哼了一声,直截了当插了进去。

他的目的只是救人,如果那个挥动石磙打人的笨蛋机灵一些,知难而退,他也就算了。

那么笨的一种存在,连个正经手脚都没有,他才不会花时间和他一般见识。

可惜的是,世上不知好歹的人太多,恒奴就是一个。

这也让他意识到,自己对那种人不能有太高期待,肯定会失望的。

可是那个恒奴也太笨,他竟然不知好歹到了向花鲜生发起攻击,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花鲜生当然不会客气,一剑当胸穿过,然后并没有拔剑而出,而是向远处一甩。

打着旋的恒奴,庞大而沉重的身躯,轰隆一声,正好落在毕升的面前。

毕升大喜,三十六把飞刀齐齐旋转,全部钉在恒奴的身上。

然后提了回去,喜得解剖实验的一种新材料。

这当然是花鲜生的有意为之,解剖只是目的之一,他以后还有大用。

要了解涂桑洞的秘密,没有经历过那种异化过程和洞中机密的人哪行,这个恒奴不错。

既不是太蠢,同时也不是太聪明,恰到好处。

完了这事,花鲜生顺便将中上峰的脑袋做了一个矫正小手术,将他的脖子拨乱反正,扳到了正常脑袋位置,固定好,否则这个人就是活下来也是废人一个。

然后生气地对伏羲等人说:“你们这是怎么打仗的,怎么干什么总是都慢了半拍?”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