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飞步履从容的走进雨幕中,高大挺拔的背影在暴风雨中坚定的挺立着。

黑衣人不紧不慢的跟着,走出酒店大门,走到酒店门前的广场空地上。

几个黑衣人纷纷抽出了藏在腰间的砍刀,森冷的刀锋对准了刘小飞。

与此同时,雨幕中,一辆辆停在旁边的汽车车门纷纷打开,30多名黑衣蒙面的彪形大汉从车内走了出来。

为首之人是一个身高在一米90左右的黑脸大汉,此人的右脸上有一道狭长刀疤,左耳朵缺了一块,面目狰狞,他手中拎着一根钢管,目光森冷的看向刘小飞,大手一挥:“把我给我围起来。”

很快的,这些黑衣人立刻冲出,连同跟随刘小飞一起冲出来的那些人一起,组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包围圈,将刘小飞牢牢包围其中。

刀疤男人手中的钢管一指刘小飞,冷冷的说道:“刘小飞,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不要怪哥几个心狠手辣,你得罪了不该得罪之人,自己认命吧。”

刘小飞冷冷的看着刀疤男,此人狰狞的面孔下,双眼中闪烁着嗜血、狠毒的光芒,一看就是手中有人命之人。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从来不信命,不认命,我命由我不由天。”刘小飞淡淡的说道。

“那我就打到你认命为主,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干不翻你一个人。”一边说着,刀疤男人把手中的钢管抡起,向着刘小飞当头砸下,其他人见到这个暗号,纷纷挥舞着手中的砍刀和钢管,纷纷向刘小飞身上砸下。

暴雨中,刘小飞左冲右突,趁机抢下一根钢管,与现场这些人火拼到了一起。

虽然这些人也全都是亡命之徒,甚至有些人手上还有人命,但是,当和刘小飞战斗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彪悍。

刘小飞手中的钢管上下翻飞,悍不畏死!有些时候,刘小飞宁可身上爱上一棍,也要将一个手持砍刀的家伙给打倒在地。因为他清楚,那些手持砍刀的家伙对自己的威胁最大。

不过刘小飞毕竟势单力孤,尤其是这还是雨夜,光线幽暗,雨水遮挡了视线,这些都是对刘小飞十分不利的环境。尤其是现在刘小飞还是处于群敌环绕的情况之中。

所以,刘小飞虽然悍不畏死,但也仅仅是拼死抵挡而已,形势上已经处于严重的下风。

看到这么多人依然无法搞定刘小飞,刀疤男人突然大声喊道:“白小毛,出手。”

随着刀疤男一声令下,一辆汽车的车门突然打开,车上突然冲下来四个人膀大腰圆的男人,这些人每个人的手中都拎着一麻袋的圆滚滚的黄豆。

到了现场之后,这四个人立刻打开口袋,把手中的黄豆猛的向地上倾倒而出,与此同时,那些围攻刘小飞的黑衣人也纷纷后退,但依然围成了一个大圆圈,把刘小飞紧紧围在当中。

四麻袋黄豆倾斜而出,整个现场立刻黄豆滚滚,刘小飞的身边更是黄豆密布。

看到这种情况,刘小飞的脸色突然凝重起来。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准备了黄豆来对付自己。

如果单凭武力,刘小飞相信,就算对方的人数再多一倍,只要自己拼着受重伤,也照样能够突出重围,杀出一条血路逃走。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但是现在,四周到处都是黄豆,一不小心踩上黄豆立刻就会身体打滑,如此一来,自己就算是浑身都是功夫,恐怕能够发挥出三成也就顶天了。

看到刘小飞脸上表情的变化,刀疤男嘴角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怎么样,刘小飞,你没有想到吧,我们早就知道你很能打,现在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发挥出多少功力?我早就说过了,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一边说着,刀疤男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钢管:“给我打。”

一声令下,黑衣人纷纷冲上,虽然他们也受到了黄豆的干扰,会有人滑到在地,但是他们人多,而刘小飞只有一人,所以,这一次,刘小飞一下子彻底陷入了劣势之中。

他的身上时不时的便多出一道伤口。

不一会的功夫,刘小飞浑身上下鲜血淋漓。

刀疤男的脸上更加得意了:“刘小飞,你不是嚣张吧?你不是狂妄吗?竟然还意图跟吴总叫板,真是不知死活,我告诉你,得罪了吴总的人,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的。”

说话之时,刘小飞已经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上。

此刻的刘小飞就如同落入陷马坑中的关羽,纵容本领通天,奈何根本无从发挥,处处受制于人。

一边说着,刀疤男一边猛的一棍向着刘小飞的脑袋狠狠砸下,而四面八方的砍刀、钢管也纷纷向着刘小飞的身上各出要害招呼。

生死,就在一瞬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刘小飞却突然猛的脚踹向距离他最近的一个人的退步,同时双手向地上狠狠一撑,身体利用黄豆的特性猛的向前快速滑动而出,一下子就你避开了砸向他脑袋的钢管,同时也避开了几把砍向他要害的砍刀,与此同时,刘小飞已经冲到了刀疤男身边,猛的一把揪住刀疤男的一条腿,狠狠一掀,刀疤男身体不稳,摔倒在地。

刘小飞顺势伸手掐住了刀疤男的咽喉,双眼之间露出两道森冷的寒光,大声喊道:“都他妈的给我退后,否则,我掐死他。”

说话的时候,刘小飞和刀疤男同样全都躺在地上,刘小飞身前空门大开,这个时候,只要有人发狠一刀砍下,刘小飞必定立刻横死。

但是现在他别无选择。

他非常清楚,如果正常的和对方拼下去,自己必死无疑。因为对方人多,地上又到处都是黄豆,他的功夫已经发挥不了多少,再加上身上多处受伤,流了不少的血,他已经感觉到头脑有些发晕。

刘小飞当机立断,只能擒贼先擒王,他刚才之所以滑到也是有意识有目的的,为的就是快速接近刀疤男,想办法制住对方。

在付出身上再次多了几道伤口的代价之后,他终于成功制住了刀疤男。

不过,这个时候,刘小飞也是在赌。他赌纵容自己浑身上下空门打开,但是,对方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们老大被自己控制在手中。

此刻,刘小飞的手中掐着刀疤男的脖子,正在逐渐使劲,刀疤男已经感觉到呼吸发紧,脸色发紫。

刘小飞身边,十几把明晃晃的砍刀就悬在他的心脏上方,他的脖子上也有砍刀悬着。

刘小飞冷冷的说道:“你们如果不怕他被我掐死的话,尽管对我出手,但是我敢保证,在你们看似我之前,我能够一下子捏碎他的咽喉。你们不用怀疑我的能力,我有十几种方法可以让他在一瞬间死亡。”

就在刘小飞说话之间,左手突然变戏法一般,在众目睽睽之下多出了一把银光闪闪的柳叶飞刀,锋利的刀锋抵在刀疤男的太阳穴上。

双方对峙起来。

气氛紧张无比。

刘小飞微微松开了捏在刀疤男咽喉上的手指,充满不屑的对刀疤男说道:“看到没,你的兄弟们根本不在乎你的死活,他们竟然到现在为止,还想要先把我给干掉,我看你这个老大是白当了。”

刀疤男深深的喘息了几声,突然鼓足了力气喊道:“后退,都他妈的给我退后,这小子的手劲太大了。”

听到刀疤男的吼声,他手下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犹豫起来。

“犹豫什么?都他妈的给我退后!你们难道想要我死在他的手中吗?”刀疤男愤怒的吼道。

虽然他也清楚今天的目标是干掉刘小飞,但是对他而言,完成任务的奖励在丰厚,如果自己连命都丢掉了,却什么都得不到,所以,他选择保留自己的小命。

听到老大的怒斥声,他手下这些人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纷纷缓缓向后退去。

刘小飞正打算站起身来。因为他非常清楚,躺在地上只能任人宰割,只有站起身,才有机会逃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给我冲,砍死刘小飞。”

随着声音传出,孙德彪的身影缓缓从一辆汽车中走了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那些原本有些犹豫的黑衣人二话不说,立刻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再次向着想要站起身来的刘小飞挥去。

死神,距离刘小飞只有一步之遥。

章节目录

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梦入洪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入洪荒并收藏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