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梦洁听到郑叔叔这番话,心中隐隐已经猜到了什么,但是她依然毅然绝然的站起身来,看了刘小飞一眼说道:“刘小飞,我要回去准备了。”

说道这里,萧梦洁拿出一张单据递给刘小飞说道:“刘小飞,这是我出来之前,我姐姐让我帮你办的事情,你母亲在国外的治疗费用和保姆费用我们已经又支付了一年的,医生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年之后你母亲应该可以痊愈了。我姐姐说了,哪怕是我们萧家破产了,对你的承诺也一定会做到。你母亲那边你尽管可以放心。对于你能够在这种时刻还能够和我们萧家站在一起,我非常欣慰。不过现在,你的力量实在是太弱小了,根本对我们萧家形不成任何帮助,我必须要求助于他人。刘小飞,你明天就开始重新找工作吧,恐怕我们萧家再也给不了一个远大的前程了。”

说完,萧梦洁站起身来满脸流着泪向外跑去,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看到萧梦洁离去的背影,刘小飞心中酸酸的。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萧梦雪在萧家遭遇如此剧变灾难的时候,依然从有限的可支配资金中拿出了100万来支付母亲剩下一年的治疗和保姆费用,这充分说明,萧梦雪是一个十分遵守承诺之人。如果是一般的商人,在自己都无法保障的前提下,谁还管你员工的死活,更何况是你员工的亲人呢?

但是萧梦雪却非常仗义,非常大气,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母亲,这是一个很有魄力的女人,这是一个足以令刘小飞产生尊敬的女人。

一直以来,刘小飞自从退役之后,为了过上平凡人的生活,已经收敛了自己曾经的锋芒,并不打算再过以前那样刀锋舔血的生活了。

但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他没有想到,商场如战场。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你死我活比之战场亦不逊色多少,谁能够想到,曾经在北明市叱咤一时的萧家随着其背后靠山的垮台竟然在一夜之间萧战天和萧梦雪父女竟然同时沦为阶下囚?

虽然这背后很有可能存在着栽赃陷害的成分,但也恰恰说明商场上的残酷。在官场上,有很多事情都是要遵循潜规则的,但是在商场上,有些人却可以直接无视任何规则潜规则,直接以绝对雄厚实力和势力来碾压你,你就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想起萧梦洁离开之前,那个郑叔叔向萧梦洁说的那番话,刘小飞的眼神眯缝了起来,右拳狠狠的握紧了。

很久很久,刘小飞再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怒火燃烧过。

哥本平静,但狗日的现实你非得逼着哥们疯狂,那好吧,狗日的现实,狗日的对手们,你们就等着颤抖吧,既然你们非得逼着你刘小飞大爷我进入正常模式,那我就让你们知道知道,那个曾经被称为雇佣兵界的司马懿到底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从现在开始,老子要真正跟你们开启权谋模式,让你们知道知道,不管玩阴谋还是阳谋,老子刘小飞都不会输给你们!

这一刻,刘小飞彻底下定决心,改变自己之前韬光养晦的策略,将那份属于自己的锋芒彻底爆发出来。不为别的,只为萧梦雪能够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还能够信守对自己母亲治病的承诺,只为萧梦洁这个为了救父亲明知道对方不安好心的情况下还是决定要去赴会的心性如此纯洁孝顺的少女。

萧家这两个女人都是好样的。

既然萧梦雪对自己有恩,自己就必须要想办法来拯救萧家!

晚上7点钟,红颜KTV地字一号包房。萧梦洁穿着一件露着肚脐的白色短袖T恤衫,下面是一条黑色超短皮裙,一双黑色丝袜包裹着她那两根笔直修长的双腿,一双黑色高跟鞋将她高挑火爆的身材尽显无遗。

火辣,妩媚。这是萧梦洁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风格!以前的时候,她一向走得都是清秀典雅的路线。但是今天,为了能够救出自己的父亲和姐姐,她豁出去了。

KTV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身材高大肚子肥大的男人,这男人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的年纪,头发有些稀疏,但是却被他梳理得油光锃亮,几缕比较长的头发从后门梳理到了前面,遮住了略显光秃的头顶。一双金鱼眼充满贪婪的望着走进包房内的萧梦洁。

他以前就知道萧战天的两个女人生的非常漂亮,但是却从来没有想到,这个萧梦洁竟然漂亮美艳到如此地步。他可以肯定,哪怕是这家KTV最漂亮的头牌小姐比起萧梦洁来也略逊一筹。最难得的是,萧梦洁虽然打扮得艳光四射,但那有些惊慌的眸子里却显露出一丝丝的犹豫和羞涩,一看以前就从来没有这样打扮过,更没有经历过这种阵仗。那是一种美艳中透露出无比清纯之美。这是一种纯天然之美,也只有在这种纯正的大家闺秀的脸庞上才可以看到这种绝代风华。

“郑叔叔你好。”萧梦洁看到郑金仁这位和爸爸同辈的老头子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自己,心中感觉到十分恶心,但却不得不主动跟他打招呼,因为这位郑金仁叔叔是她唯一能够联系到的,愿意站出来帮助她的足够层次的官员了。

郑金仁叔叔可是北明市法院的副院长。如果他肯帮忙的话,也许自己的父亲和姐姐就不会被定罪了。

郑金仁一边上上下下色眯眯的打量着,鼻子一边使劲的吮吸着空气中萧梦洁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女孩特有的馨香。

“来,梦洁啊,做到叔叔身边来,叔叔好好和你聊聊。”郑金仁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笑着说道。

萧梦洁只能咬着牙慢慢的坐在距离郑金仁有一尺远的沙发上。

“怎么,梦洁啊,难道叔叔还能吃了你啊,你怎么做得那么远啊。是不是没有把叔叔我放在眼中啊,如果是这样的啊,今天晚上的事情咱们就不要谈了,你还是另想其他的办法去救现萧战天吧。”郑金仁装出一副要撒手的样子。

萧梦洁眼角中多几丝雾气,她此刻已经可以感受到从郑金仁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汉腥味,还有一股浓浓的狐臭。

她感觉到有些恶心,却又不能不靠近,只能再次向郑金仁的方向挪了一些。

此刻,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到10厘米远了。

郑金仁把身体靠在沙发上,伸出一条胳膊放在萧梦洁的身后,这种举动顿时让萧梦洁感觉到自己后脖子的汗毛都树立起来,心中十分紧张,这时,郑金仁笑呵呵的说道:“梦洁啊,你爸爸萧战天和你姐姐的事情真的很棘手啊,非常的棘手。”

萧梦洁以一种十分违心的前所未的拍马屁的语气说道:“郑叔叔,你可是市法院的副院长,难道还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得住您吗,只要你一句话,他们不就没事了吗?”

郑金仁摇摇头说道:“梦洁啊,你错了,这件事情可不是这么简单,这么跟你说吧,你爸和你姐之所以会被抓起来,这背后可不止一家势力在背后鼓动,而是好几家,要想同时摆平这几家,非常棘手啊。”

萧梦洁连忙问道:“都有谁啊?”

郑金仁道:“有叶家的叶成坤、有黑龙集团的吴法天还有王副市长的儿子王天强,你想想看,他们三家联手对付你们萧家,这个官司,你们很难赢啊,更何况你们还是被举报偷税漏税,数额巨大,证据确凿,哪怕我是法院的副院长,也不能胡乱判案不是。”

萧梦洁闻言,顿时心凉如水,她没有想到,叶家的叶成坤竟然也参与到这起事件中去了,再想起姐姐之前跟自己说的叶成坤和王强相互勾结意图窃取萧氏集团的客户资料一事,萧梦洁基本确定郑金仁所说的这些消息是真的。

“郑叔叔,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萧梦洁水汪汪的的大眼睛充满希望的看着郑金仁。

郑金仁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说道:“梦洁侄女啊,话说道这种份上了,我也就敞开天窗说亮话吧,这件事情虽然非常棘手,但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是如果我真的去帮助你们萧家的话,恐怕肯定会得罪另外三家,吃力不讨好啊,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对我没有任何好处。除非……”

说道这里,郑金仁顿住了,充满贪婪的目光顺着萧梦洁领口处向里面看了进去,脸上露出了强烈的暗示。

萧梦洁知道,戏肉来了,对方的真实目的马上就要暴露出来了,她浑身的神经全都紧张起来,萧梦洁有些慌张的问道:“郑叔叔,除非什么?”

“除非我能够得到足够让我有动力去得罪其他三家的好处,比如说你答应做我的情人,期限为一年,只要你答应,我立刻想办法救你的父亲。”说话之间,郑金仁一直放在萧梦洁身后沙发边缘的大手缓缓的落在萧梦洁的肩膀上,搂住了萧梦洁的肩头。

听闻此言,萧梦洁气得浑身颤抖,粉拳紧握,怒火冲天!她使劲的挣脱了郑金仁的手臂,坐的远了一些,怒视着着郑金仁说道:“郑叔叔,你可是我的叔叔啊,你不觉得你这个条件很过分、很卑鄙、很无耻吗?你这是在落井下石!你这是在趁火打劫!”

郑金仁嘿嘿一笑,嘴角上带着一丝不屑的冷笑:“卑鄙?无耻?那又如何?萧梦洁,我就问你一句话,想不想救你爸和你姐姐,如果想救他们,只有我能帮你!如果想救,答应我的条件,否则的话,一切免谈!”

章节目录

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梦入洪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入洪荒并收藏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