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梦雪再次出现在萧战天面前的时候,一身白色连衣裙,白色高跟鞋,往那里一站,犹如一朵雪白的梨花。只是这梨花的脸上满是泪珠

“爸,你为什么要骗我?”话才说出一句,萧梦雪已经泣不成声了,看向萧战天的眼神中充满了幽怨和浓浓的失望。

萧战天看到萧梦雪的表情,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但却表现出一副十分淡定的样子问道:“梦雪,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谁骗你了?”

萧梦雪的心这一刻如同坠入冰窖。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父亲还在继续演戏。她的心凉了。

“爸,你不是说刘小飞一直都在负责指挥天地集团这个项目吗?现在,郭氏集团已经崩溃了,为什么刘小飞还没有出现?”

“哦,原来是这个事情啊,他现在有别的事情,我派他出差了,估计再过半个多月就回来了。”萧战天不以为意的继续编织着谎言。

“行了!爸,你骗我,你自始至终都在骗我!我知道,刘小飞现在已经被关进看守所去了,而且从整个项目一开始就已经被关进去了,爸,我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忘恩负义之人,你太让我失望了。”说道这里,萧梦雪泣不成声。

萧战天脸色凝重,眉头紧皱看着萧梦雪,他不知道到底是谁向萧梦雪泄露了这个消息,但是现在女儿既然知道了,他自然不能再隐瞒了。

萧战天缓缓说道:“梦雪啊,刘小飞这个人不识好歹啊,当初我要他担任整个项目的操盘手,他不同意,为了保守这个秘密,我只能派人先把他送进看守所里关一段时间,以确保整个项目的顺利进行。”

“爸,我不管你有任何理由,我现在只问你一句话,刘小飞是不是对我们萧氏集团有大恩?”萧梦雪充满愤怒的盯着萧战天的眼睛。

萧战天沉默了。良久之后,他才缓缓说道:“没错,他的确帮过我们,但是,我们给他的工资也不低啊,而且你还帮了他……”

“行了,爸,刘小飞当初救了我们父女早就把欠我的还清了,帮我们拿下B7项目已经算是对我们萧氏集团的崛起恩同再造了。但是你呢,你却亲手把自己的恩人送进看守所里,爸,难道这就是你一直所追求的商业原则吗?你不是一直告诉我作为商人,要有自己的商道吗?为了个人利益难道恩将仇报就是你的商道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永远不会认同你的商道。这样的商道永远都不会发展起来。”

萧战天的眼神变得冰冷起来:“没错,这就是我的商道——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交易,唯有利益是永恒的。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梦雪,你回去吧,好好的睡一觉,明天起来,又是一个晴朗的天空,你记住,这个地球上离了谁都会照样转。”

“不,我不走!爸,刘小飞是我引入萧氏集团的,我现在要把他平安的带出去,我要求你立刻放走刘小飞!”萧梦雪盯着萧战天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不可能!刘小飞现在对我恨之入骨,如果现在放开他,他肯定会对我们萧氏集团实施报复的,这样一个危险人物的报复,我承受不起。”萧战天斩钉截铁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萧梦雪二话没说,径直走到了窗边,一把拉开落地窗的窗户,坐在了窗口处,半个身体已经露在了外面。

萧梦雪充满悲愤和绝望的看着萧战天说道:“爸,如果你还认可我这个女儿,就请你按照女儿的要求去做吧,放开刘小飞,否则的话,我就立刻从这个窗口处跳下去,你从今以后,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吧。”

萧战天充满错愕和震惊的望着自己从小养到大的女儿。

萧梦雪是他的大女儿,从小就听话,一直都是个乖乖女,而且她很有商业天赋,才大学毕业就能够帮助自己打理整个萧氏集团了。

他只有两个女儿,因此,萧战天早就下定决心把将来的萧氏集团交到两个女儿的手中了。而二女儿萧梦洁很明显不喜欢经商,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将来萧氏集团肯定会交到大女儿萧梦雪的手中。

这一点,萧家人都知道。

萧战天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在自己眼中的乖乖女如今竟然就坐在几十米高的窗口处,半个身体已经探出窗外,用她的生死来要求自己放出刘小飞。

萧战天心中一片苦涩。这可是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宝贝女儿啊。如今,她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要抛弃自己这个老头子去死。

刘小飞真的有这么大的人格魅力吗?

“梦雪,你先下来。”萧战天看得心惊胆战,连忙劝解道。

萧梦雪泪珠连连,表情坚定的摇摇头:“爸,你不用劝我,我就想知道你到底答应不答应我的要求。

爸,我一直都很听你的话,而且很多时候,你的话的的确确都是正确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从商业角度而言,你的做法没错。但是,女儿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商人,女儿是一个女人,是一个活生生的有感情的人,刘小飞将来会怎么样我不管,但是有一点不可否认,到目前为止,是我们萧氏集团对不起刘小飞,你必须要将他放出来,否则的话,我的良心永远不安,我今生今世都无法面对刘小飞。即便是你放刘小飞出来了,我今后再也无颜见他。”

说道这里的时候,萧梦雪泣不成声,肩膀不停的耸动着,情绪十分激动。

看到这里,萧战天唯有扬天一声长叹!

他萧战天虽然对刘小飞辣手无情,对那些曾经背叛萧氏集团的人毫不客气,但是,对于自己的女儿,他终究还是充满了疼爱。

萧战天苦涩的点点头:“好吧,梦雪,你回来吧,爸答应你,马上让人把刘小飞放出来。”

似乎是担心萧梦雪在窗口处呆的时间太长出现意外,他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老白,现在刘小飞那边的事情了结了,找关系把他放出来吧。”

电话那头似乎不是很乐意:“萧总,刘小飞万一今后要是报复起来的话,我们很难应对啊。”

“那也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立刻按照我的意思去办。”对于下属,萧战天还是极其强势的。

对方连忙说好的好的。

挂断电话之后,萧战天走过去,把萧梦雪扶起来,帮她拍打一下身上的尘土苦笑着说道:“梦雪啊,你应该明白,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萧家啊。”

萧梦雪满脸苦涩的点点头:“爸,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有我的坚持。”

萧战天唯有无奈的点点头。

萧梦雪又接着说道:“爸,等我亲眼确认刘小飞放出来之后,我会出国学习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听到这里,萧战天如遭雷击,充满错愕的望着自己的女儿,这是女儿长大以后,第一次提出要离开自己,远走他乡。

“梦雪,你难道因为此事嫉恨我?”萧战天一张满是沧桑的脸庞上写满了浓浓的失落。

哪怕是被囚禁的日子里,他也不曾低头,哪怕是面对张氏集团联合体那么狡猾的对手与合作伙伴,他也不曾畏惧,但是现在,他却从内心深处涌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和挫败感。

女儿嫌弃自己了,女儿不愿意再守在自己身边了。

难道他萧战天真的错了吗?难道他的出发点不都是为了女儿和这份家业吗?他真的错了吗?

看守所内,刘小飞正坐在床铺上望着窗外发呆。

铁门发出哗啦啦的响声,转过头去,那名警官再次出现,冷冷的看了刘小飞一眼,说道:“刘小飞,你可以出去了。”

刘小飞顿时一愣。

“出去?”这个词刘小飞曾经盼望了无数次,却从来没有出现,今天,突然听到这个词,他感觉自己如在梦里。

“怎么?不愿意出去?”警官冷冷的问道。

刘小飞直接从床上蹦了下来,脸上带着淡淡的喜悦:“傻子才不愿意出去呢,在这里呆着无聊死了。”

说着,刘小飞什么都没有收拾,便直接跟着警官走了出去,换上了他进来时的那身衣服之后,刘小飞径直离开了看守所。

夕阳西斜,走出几十步,回首望时,看守所那斑驳厚重带着几分森冷气息的大门正在缓缓闭合。

抬起头,霞光万丈。

刘小飞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就那样默默的站在路边,他感觉到此刻的自己竟然那样的孤独、寂寞。

刘小飞在想,是谁把自己救出来的呢?

可能是费亚楠吧,她当初曾经说过要救自己出来的。如果是费亚楠的话,她为什么没有来接自己呢?这不像是她的个性啊?

难道是别人?还有谁呢?

傍晚时分。萧家。

萧梦雪正在准备出国的相关事宜。

萧战天敲响了萧梦雪房间的房门。

萧梦雪望着头发有些花白的父亲,脸上写满了震惊。此刻父亲那张一向充满自信的脸上竟然充满了深深的沮丧和无奈。

进门之后,萧战天噗通一下跪倒在萧梦雪的面前。

萧梦雪彻底傻眼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

章节目录

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梦入洪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入洪荒并收藏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