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宋景泰如此说,王天强和张增辉相视一笑,眼神中有阴鸷闪过。

这是他们借刀杀人的一招。

以他们对刘小飞的了解,刘小飞如果知道这个事情之后肯定会想办法阻止萧梦雪嫁给宋景泰的。而萧战天为了确保这次订婚宴顺利进行,并没有把这次的事情告诉女儿萧梦洁,就是担心她坏事。

但是,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王天强和张增辉早就知道刘小飞已经被放出来了,因此他们也早就把刘小飞给惦记上了。

因此,他们得知萧战天并没有告诉萧梦洁这件事情之后,立刻由张增辉以一种嘲笑的口吻跟萧梦洁通报了此事。

萧梦洁知道之后,立刻向萧战天核实,萧战天这才告诉萧梦洁此事。萧梦洁愤怒之下,便想办法找到了刘小飞,告诉他此事,她相信,刘小飞肯定会阻止姐姐的订婚仪式的。

王天强和张增辉一直派人盯着萧梦洁的,因此,当萧梦洁和刘小飞见面的事情他们都是清楚的,所以,他们基本上可以确定刘小飞肯定会前来大闹婚礼。甚至他们还预测,刘小飞很有可能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十分嚣张的把萧梦雪带走,给宋家来一个烧鸡大窝脖儿!到那个时候,宋家怎么可能饶得了刘小飞,到时候肯定有好戏看了。

这两个家伙看到宋景泰开始按照他们导演的剧本去表演走位的时候,自然心中暗喜。

刘小飞离开萧氏集团总部,乘坐免费公交车向着清风街前进,路上,他竟然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刘小飞不由得一阵冷笑,接连倒了几辆公交车之后,轻松把对方甩开,然后迂回乘车来到了清风街。

叫上了正在装模作样捡破烂的郭长青,两人找了一处比较僻静的没有什么人的公园角落里坐下。

郭长青问道:“情况怎么样?”

刘小飞苦笑着摇摇头:“情况很糟。萧战天跟我讲了一套弱肉强食理论,想要我继续留下,被我拒绝了。”

“这就对了,对于萧战天这种忘恩负义之辈,跟着他干永远不会有出头之日的。”郭长青恨恨说道:“那你将来打算怎么办?”

刘小飞道:“我还没有想好,但是我估计着,自主创业应该是大的方向。不过在最终确定之前,我打算先去做一件事情,不过需要你的帮忙。不这事情有风险,甚至你之前所有的伪装都有可能暴露。”

郭长青道:“啥事,说吧,我帮。”

郭长青十分爽快,没有丝毫犹豫。

刘小飞看向郭长青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真正的温暖,患难时刻见真情。现在郭长青已经是十分落魄了,在这个时候,他还愿意为同样落魄的自己提供帮助,这就说明,此人的本性善良,是一个可交之人。

“我打算将萧梦雪从订婚宴仪式上带走。”刘小飞语出惊人。

“萧梦雪要订婚?和谁?不是和你吗?”郭长青有些震惊了。

刘小飞便把萧战天逼萧梦雪嫁给宋景泰的事情说了一遍。

郭长青闻言,使劲的拍着刘小飞的肩膀说道:“好,刘小飞,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个爷们!没错,遇到这种事情,没说的,干他娘的!身为男人,怎么着也不能让一个人女人替你去善后!这不是大丈夫所为!靠,就是要当着宋景泰和他们所有人的面将萧梦雪带走,狠狠的折辱他们一番!”

郭长青说话之间,还很嚣张的挥舞了一下手臂,似乎感觉这样做很过瘾,很符合刘小飞的性格。

“靠,你以为哥们是个二愣子啊,如果真的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带走萧梦雪,他们会玩死我的,我还需要你帮忙做什么?”刘小飞拍了郭长青的后脑勺一巴掌,给他兴奋的情绪降降温。

“我靠,不直接带走啊?那不符合你的性格啊。”郭长青有些诧异的说道。

刘小飞嘿嘿一阵贼笑:“我说郭长青啊,谁说我刘小飞就一定什么事情都要蛮干的?我告诉你啊,这做事情就和打仗是一样的,是要讲究使用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的,孙子兵法上曾经说过,兵者,诡道也,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要想真正打赢每一场仗,就必须要懂得虚实变化之道,让对手对你的行为永远琢磨不透。但是呢,你却偏偏要让他们认为他们能够看透你。这样一来,你真正采取行动的时候,成功几率就会大很多。”

郭长青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向刘小飞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崇拜:“我靠,刘小飞,我说之前怎么我总是感觉B7项目我们其他人都赢不了你呢,原来我的感觉真的是对的,现在回想起来,B7项目你小子也是这样玩的啊,我看当初萧氏集团只筹集了三十个亿应该是你故意放出来的消息吧?”

刘小飞嘿嘿一笑:“那当然,我知道那个时候你们各方面都在刺探情报,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早点把这个消息放出去呢,这样一来,你们都好把注意力集中在萧氏集团的资金困局上,就不会注意到我们在方案上所做出的努力,就会轻敌,而这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郭长青苦笑着点点头,他算是明白了,各家大集团输的不冤啊,刘小飞对人心和人性确实是有几分把握的。

“那萧梦雪订婚宴你打算怎么操作?”郭长青问道。

“这个也同样适用孙子兵法,我估计着,他们所有人都会认为我刘小飞会明目张胆的去大闹他们的婚宴,去折辱宋家,甚至我估计着宋家都已经摆好了阵势等着我去闹,而他们则可以趁机收拾我的同时,在河西省立威,为他们宋家在河西省今后的发展铺平道路。”刘小飞说道这里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抹不屑的冷笑。

郭长青点点头:“嗯,如果我是宋景泰的话,我也一定会这样做的。而且我还会认为你就是那样直来直去的一个人。这是你给我们所有人的感觉。”

刘小飞贼笑道:“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所以啊,我们今天晚上要这么干……”

说着,刘小飞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听完之后,郭长青瞪大了眼睛,充满了怀疑问道:“刘小飞,这样干行吗?我怎么感觉这件事情那么不靠谱呢?”

刘小飞笑道:“靠谱?敌强我弱,要想靠谱的话基本上没有可能,只有采取这种不靠谱的办法试一下了,如果能成功最好,不能成功的话,也可以将整个订婚宴搅和得七零八落的,对他们这种大家族而言,做事情还是比较讲究得,如果这次订婚宴失败了,他们不会再重新举行的。”

郭长青闻言只能点点头:“好吧,既然你决定了,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

时光飞逝,眨眼之间,太阳西坠,夜色笼罩大地。

今天晚上的北明市新源大酒店内外喜气洋洋,停车场内豪车云集,各色穿着高档服装的成功人士纷纷从豪车上走下,进入新源大酒店内。

酒店门口,王天强、张增辉、宋景泰三人胸前别着红花笑迎八方来客。

四周还有一些围观的人群和媒体记者。

今天,茂丰集团方面为了把这次宋景泰的订婚宴办的比较有影响力,专门邀请了一些媒体记者前来报道此事。而他们邀请的参与订婚宴的宾客也全都是河西省各界比较有影响力的人士,整个订婚宴真正的核心并不是订婚,而是社交,而是展现茂丰集团强大的社会影响力。为他们进军河西省商业市场进行铺垫。

为了确保整个订婚宴的影响力最大化,茂丰集团还专门请了三位在各个视频直播平台比较有人气的美女主播来对整个订婚仪式进行网络直播。

其中一位美女主播就站在门口处,拿着手机对进进出出的客人进行现场直播,每当出现一个重量级的客人,美女主播都会大声介绍一番,直播平台上的人气暴增。

宴会大厅内,茂丰集团董事长宋茂丰和萧氏集团董事长萧战天亲自迎接各路来客,与对方寒暄握手,安排座位。

自始至终,萧梦雪一直都没有出现。

不过宋茂丰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也清楚,这次的订婚仪式只是一个仪式,顶多算是代表了萧氏集团和他们茂丰集团结盟成功。

宋茂丰也知道萧梦雪对这次安排十分不满,所以,她不出席欢迎仪式只答应出席最后的正式订婚仪式,宋茂丰也选择了原谅。在他眼中,萧梦雪只是一个道具而已。

以他对儿子宋景泰的了解,即便是和萧梦雪订婚了,萧梦雪顶多也就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而已。

晚上7点20分钟,大部分客人全都到齐了。宋景泰返回宴会大厅内,在父亲宋茂丰的带领下一一拜访各界大佬。

这时,河西省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范琼手持话筒走上主席台,宴会大厅内的灯光渐渐暗淡了下来,只有主席台上灯光明亮。

范琼满脸含笑大声说道:“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朋友,今天晚上,是茂丰集团总裁宋景泰先生和萧氏集团总裁萧梦雪小姐的订婚仪式,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宋景泰先生登场。”

鼓乐喧天中,宋景泰登上主席台,微笑着向四周打招呼。在灯光的映衬下,当真是风度翩翩、帅气袭人。

“下面有请萧梦雪女士登场。”范琼再次发出邀请。

随着喜庆的音乐,一身红色华夏传统礼服的萧梦雪走上主席台。

高挑饱满毫无挑剔的身材、娇俏绝世的容颜,萧梦雪一登场,便掌声雷动。

微微带着三分冷意,萧梦雪走上主席台,和宋景泰并肩而立。

台下,很多人都大声向着萧战天和宋茂丰竖起大拇指:“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

萧战天和宋茂丰全都微笑表示感谢。

主席台上,随后是一系列的暖场活动,在范琼的调节下,现场气氛十分热络。不过众人也发现一点,那就是准新娘萧梦雪的脸色一直冰冷无比,看向宋景泰的眼神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柔情蜜意。

这时,到了全场最高光的时刻。

范琼大声问道:“宋景泰,你喜欢萧梦雪女士吗?”

“喜欢!”宋景泰满脸微笑着看向萧梦雪大声说道。

范琼问道:“萧梦雪,你喜欢宋景泰先生吗?”

萧梦雪没有说话,只是双眼看了看宋景泰,沉默不语。

一时之间,现场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范琼也意识到事情有些棘手了,心中开始琢磨起如何圆场。

就在这个时候,主席台上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了,就连大厅内原本存在的微弱灯光也全部熄灭了。

现场一下子就哄乱起来。

章节目录

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梦入洪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入洪荒并收藏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