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两块玉佩严丝合缝组合在一起的时候,蔡淑雅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这两块玉佩,眼角处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蔡淑雅抬起头来,看向眼神复杂的宋茂丰,声音颤抖着说道:“你就是我母亲口中的那个负心人?”

宋茂丰脸上闪过一丝惭愧和尴尬的神色,最终还是苦笑着点点头说道:“没错,我就是你母亲嘴里的那个负心人。是我辜负了她。淑雅,对不起,这些年来,我让你们母女受苦了。”

听完宋茂丰的这番话之后,蔡淑雅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一直以来,她都十分好奇,自己的父亲到底是谁?就这个问题,蔡淑雅也曾经多次问过她的妈妈蔡艳玲。但是不管他什么时候问起,她的妈妈都是避而不谈,被她问得急了就说等时机成熟的时候会告诉她的。

直到最近这两年,她的母亲身体越来越差的时候,每每在梦中,母亲总是在梦中叨咕着一个人,她从来不会提这个人的名字,只是一个劲的喊:“姓宋的,你这个负心人,坑得我好苦啊。”

直到那个时候,蔡淑雅才清楚,妈妈是被一个姓宋的人给抛弃的。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妈妈嘴里那个姓宋的负心人,就是自己所工作的宋氏集团的董事长宋茂丰。

蔡淑雅擦干眼泪,看向宋茂丰说道:“宋总,我想知道你和我母亲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总是在梦中称呼你为负心人呢。”

宋茂丰顿时就是一愣,有些诧异的问道:“淑雅,难道你的母亲没有跟你说过我们之间的事情吗?”

蔡淑雅摇摇头说道:“从来没有。我倒是经常问她,但是她从来不跟我说实话,被我逼问得急了,她就说时机不成熟。”

宋茂丰的脸上惭愧之色更浓了。虽然蔡淑雅说的只是一个细节,但是通过这个细节,宋茂丰可以感受到,哪怕他和蔡艳玲已经分开20多年了,但是蔡艳玲的心中依然没有忘记他。蔡艳玲依然想要维持,他在女儿心中那种高大正面的形象。

宋茂丰看着蔡淑雅那俏丽却又执着的脸庞,缓缓说道:“淑雅,这个事情你应该去向你的母亲询问。由我来说并不合适。”

蔡淑雅摇摇头说道:“你可以不说,没问题呢。但是我会立刻辞职。”

宋茂丰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好吧,既然你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么我也豁出去,我这张老脸跟你实话实说了。

我和你母亲相识是在20多年前,那个时候我还仅仅是一个从农村跑到城市里寻找生存机会的年轻人。

儿女的母亲是一名燕京市大医院的护士。那个时候的她年轻漂亮,活泼开朗,人见人爱。

有一天,我跑了一天去找工作,也没有找到,但是我身上已经没有钱了。那个时候正值入秋,天色转凉,空中飘着大雨。我又累又饿又乏,就躲在你母亲所在小区楼下的门口处瑟瑟发抖,浑身冰冷,脸色发紫。

你母亲下班回来之后,看到我在那里已经快要陷入昏迷状态,便把我扶进了家里,为我准备了一碗热面汤,还给我开了点药,当天晚上还把我留宿在了家中。

第二天,你母亲看我已经没事儿了,便为我介绍了一份工作。为了表示对你母亲的谢意,我经常下班之后,买上一束鲜花或者一些零食去看望你的母亲。一来二去的,我们就好上了。再后来就有了你。

但是就在你母亲怀孕七个月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去外地发展的机会。我虽然舍不得你的母亲,但是我不想放弃这次机会,便跟着老板去了外地做房地产行业。

经过四五年打拼之后,我有了自己的原始积累,开始在燕京市周边从事房地产行业。又过了两三年,我的事业开始蒸蒸日上。再后来,我直接进军燕京,是房地产行业并逐渐成为燕京市房地产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

听宋茂丰讲到这里,蔡淑雅不由得眉头一皱,问道:“那么你对我母亲的负心表现在哪里呢?”

宋茂丰惨然一笑,说道:“我之所以要去外地发展是因为当时我为其打工的那家老板的女儿看上了我。她也知道我和你母亲之间的关系,甚至还知道你的母亲已经怀孕了。正好这个时候,她的父亲要转行去外地从事房地产行业,出于对我的欣赏,她的父亲告诉我说如果我跟着他一起出去打拼,并且娶了他的女儿,那么将来,他所有的一切财产都是我们的。

那个时候的我是一个十分要强,事业心超强,野心很大的男人,为了我的事业,我最终选择了抛弃你的母亲。

至于你的名字是我给气的。在你母亲怀孕你五个月的时候,我们商量你的名字的时候,我说,如果你母亲生的是男孩,就叫宋景泰,如果是女孩儿就叫宋淑雅。只是没有想到,世事无常。最终我没有亲眼看到你的出生。一直到那一天你进入公司,成为公司的首席助理的时候,我在研究你的简历的时候才发现你竟然是我的女儿?

因为你和你的母亲长得实在是太像了,简直就是年轻时候的她。后来我专门留取了你的头发去做了DNA鉴定。最终确定你就是我的女儿。

淑雅,对不起,这么多年来,我辜负了你的母亲和你。对不起!”

说话之间,宋茂丰的眼角竟然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看了宋茂丰那满脸的皱纹和略显斑驳的白发,看着宋茂丰眼神之中所流露出来的深深的自责,蔡淑雅的心情变的极其复杂。

对于父母之间的情感纠葛她感觉到很无奈,也很无力,毕竟这是父母之间的事情。

蔡淑雅稍微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抬起头来,看向宋茂丰说道:“宋总,你现在告诉我的身世,就是想要让我做你的商业间谍吗?”

宋茂丰沉吟片刻,轻轻点点头说道:“淑雅,你可以这样认为。但是我想要说的是,我已经老了。而茂丰集团资产庞大,业务众多,我已经渐渐感觉到力不从心了。而未来,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属于你和宋景泰的。你们两人都是我的子女,未来的宋氏集团所有的资产,我将会平均分给你们两人。

所以你现在所干的工作,并不仅仅是为了我而干的,也是为你而干的。你知道为什么你进入茂丰集团之后,能够这么快就晋升到首席助理的位置吗?你知道为什么你在宋氏集团干的非常辛苦吗?为什么你会受到那么多的叼难吗?那是因为我在有意的磨砺着你,我希望你的能力能够达到独挡一面的程度。我希望将来你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整个宋氏集团的领军人物之一。

通过这两年的观察,我认为你的能力已经足够胜任一个部门经理的职位。但是如果你继续留在茂丰集团的话,虽然你也能够担当起一个部门经理的职务,但是茂丰集团并不利于你的成长。因为茂丰集团很多东西都已经定型了,缺乏创造力和活力。而这也是未来茂丰集团必须要进行改革的原因。但是我已经老了,而宋景泰的思路也比较狭隘,他并不足以承担起对茂丰集团进行改革的重任。

而你则不一样,你还年轻,而且思路比较活跃,如果你能够在华龙创投这样的新兴高新技术企业内通过与公司一起成长,从而逐渐成为整个公司的高层,弄,你的能力将会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极大的提高和锻炼。等到你再次回到茂丰集团的时候,我就可以放心的把茂丰集团交给你去进行大胆的变革了。

当然了。华龙创投这样一个高新技术企业,它的核心是他们的汽车无线充电器的研发和制造技术。而这些东西,目前除了华龙创投之外,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掌握。而这项技术恰恰是未来发展的趋势,其市场价值至少在数万亿美元以上。因此,如果我们能够通过这种商业间谍活动,拿到这样的技术,那么我们茂丰集团在未来将可以通过公司转型升级实现公司的跨越式增长。而现在房地产行业已经快要走到了尽头,国家已经出台了很多政策,明确表明房子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因此,今后的房地产行业发展将会越来越艰难,利润会越来越低。所以茂丰集团必须要尽快转型。

淑雅,能说的我都说了。去不去华龙创投,由你来决定吧。”

说完,宋茂丰目光安静的注视着蔡淑雅。

蔡淑雅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儿,双手不同的相互扭动着手指,她眼神中的表情很是复杂。

此时此刻,蔡淑雅想很多很多,她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想到了宋茂丰也想到了宋景泰。

她清楚,如果宋茂丰所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将来的茂丰集团,将会至少有她一半儿的资产。而她要想具备对于这些资产的掌控能力,弄了他的个人能力和素质,就必须要提高。而将来的茂丰集团要想走上高速发展之路,那么宋茂丰所说的,窃取华龙创投的商业机密,将会是一个十分不错的选项。

这一刻,原本就心中充满野心的蔡淑雅的内心深处,野心犹如春天的野草一样开始疯狂的成长起来。

经过了长达十分钟的思考之后,蔡淑雅猛的抬起头来,目光看向宋茂丰说道:“宋总,我可以相信你对我的承诺吗?”

宋茂丰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推到蔡淑雅的面前,淡淡的说道:“淑雅,这里是一个亿的银行存款。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嫁妆,你可以先拿着。银行卡就是用你的名字开的户。这里面的钱你随时都可以花。那么现在,你是否认为我会兑现对你的承诺呢?”

蔡淑雅接过银行卡拿在手中看了看,轻轻点点头说道:“好的,宋总,我愿意去华龙创投,我一定会拿回华龙创投的汽车无线充电器技术的。”

章节目录

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梦入洪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入洪荒并收藏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