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飞似乎并没有觉察到桑托斯看向她的目光,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手中拿着话筒,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桑托斯看到这里,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丝喜悦之色,立刻冲了自己的几个手下打出了一个手势,那些手下看到桑托斯的手势之后,立刻快速向着梁枭威魏家鹏这些人冲了过去,一出手就是致命的招式。

而桑托斯则趁着这个机会,快速向刘小飞冲了过去,距离刘小飞越来越近,他的心中也越来越兴奋,因为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自己那些手下已经将刘小飞等这些援兵全部给拦住了,没有让对方冲过来一个人。

如此一来,桑托斯心中就有底了,作为黑冰公司的骨干雇佣兵团队的老大,桑托斯对于局势的把控相当厉害,他一眼就看穿了今天整个现场的关键所在,那就是站在舞台上的刘小飞,只要自己搞定他,自己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就可以轻轻松松拿到剩余的尾款,潇洒的离去。

他最喜欢的就是赚这种快钱,这种快钱对他们这个雇佣兵团队来说,没有任何的风险。

桑托斯冲到刘小飞的身边,毫不犹豫地从自己的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手肘一弯就想要控制住刘小飞,想要用匕首抵住刘小飞的脖子。

此时此刻,不管是魏家鹏也好,张陆峰也好,姚大力也罢,他们这六个兄弟谁都没有去管刘小飞,他们全神贯注的应付着围攻他们的这些对手。

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他们眼前的这些对手都不是等闲之辈,每一个身上都带着强大的杀伐之气,很明显,这些人全都是在战场上经历过生死之战的人,这种雇佣兵就连他们也十分忌惮,但是,作为曾经的华夏军人,作为曾经纵横国际雇佣兵战场上的雇佣兵,当他们几个人看到这些国外的雇佣兵,竟然敢踏足华夏大地的时候,几个人的心中全都充满了怒火,如果说,刚开始走上舞台的六个兄弟看起来只是高矮胖瘦不一的,略微有些强壮的男人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当他们真正展露出华夏军人特有的那种彪悍气息的时候,不管是桑托斯的这些手下,还是五台下面围观的观众,所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尤其是桑托斯的这些手下们,当他们真正和魏家鹏这些人交上手的时候,他们的心中全都是一凛,脸上的表情全都变得凝重起来,出手的时候也没有了先前的那种嚣张和霸气,因为他们发现,他们的这些对手招式和力度都十分强悍,出手的角度全都是一击致命的,以他们这些雇佣兵敏感的触觉,立刻就意识到,这六个走上舞台的男人应该和他们一样,都是见过鲜血和枪林弹雨的人。

刚一接触,双方就进入了惨烈的生死互博之中,鲜血,在空中飘洒,拳拳到肉,砰砰砰的响声不绝于耳。

但是,魏家鹏这六个人没有一个人后退半步。

对于他们来说,这舞台就是他们的战场,寸土必争,作为华夏的曾经的军人,作为华夏最忠诚的卫士,在自己的国土上,他们不可能容忍自己有一丝一毫的退让和妥协,哪怕是死,他们也不能后退半步,因为他们的身上充满了中国军人特有的骄傲和自豪。

虽然他们已经退役了,但是,军人的热血与豪迈,忠诚与拼搏,永远流淌在他们的血液之中。

魏家鹏的眼角已经被打裂了,鲜血顺着她的眼角滴滴答答的往下落,他左眼的视线已经模糊了,他的对手是一个身高1米98,浑身肌肉累累的黑人雇佣兵,这家伙的胳膊比普通女孩儿的大腿都要粗,往那里一站,就犹如一座黑塔一般,他的每一拳打过来,力量都十分强大,这个黑人的身手也非常灵活,闪展腾挪都颇有功底。

魏家鹏虽然善于近身搏击,但是在对手强大的力量和身体素质面前,他所拥有的技巧很难发挥出来。

对手一记重拳狠狠的打在魏家鹏的小腹上,大的魏家鹏身体向后直接倾倒,但是,魏家鹏仅仅是借势向后一个翻滚,便立刻站起身来,纵身向前一跃,空中一个鞭腿狠狠的砸向这个黑人的脑门儿。

黑人本来想要向前突击,但是在魏家鹏这季很糟的面前,他不敢硬扛,刚才和魏家鹏的交手,也让他感受到了魏家鹏的强大。虽然魏家鹏的绝对力量不如他强,但是魏家鹏的腿功却十分了得,腿上的力量绝对比拳头的力量要大得多,因此,黑人只能向后撤了一步,闪过魏家鹏这记鞭腿。

魏家鹏虽然遭受重创,但是却守住了自己的阵地。

山猫邓伟最为凄惨,他的两颗门牙已经全部被对手打落,鲜血顺着他的嘴角不停的往下流,他的左臂已经被对手用匕首偷袭刺了一刀,鲜血顺着他的胳膊不停的往下流,他的左臂已经无法轻易的出拳,但是,面对着对面身高1米89左右的彪悍的阴险的白人敌人,他没有后退一寸一厘,他通过腿功和右拳和对方周旋着,因为他相信自己的老大,更相信自己的兄弟们。因为他的心中有一个信念,作为华夏曾经的军人,他绝对不能容忍敌人在自己的国土上嚣张跋扈。

邓伟之所以这么凄惨是因为在桑托斯的阵营中,有一个人机动灵活的在战场中巡游,捕捉着战机,就在刚才,就是这个人和那个白人相互配合,导致邓伟瞬间受伤。

此时此刻,下面所有的观众看到舞台上这种激烈的打斗,有人已经选择了报警,有人做精精有味的看着台上的打斗,甚至有人还现场拍摄起来,他们根本就不会想到,此时此刻,在舞台上,六名华夏曾经的军人正在用他们的鲜血捍卫的华夏国旗的尊严,捍卫者华夏国土永远不容任何一名国外雇佣兵踏足的传说。

虽然邓伟和魏家鹏全都负伤了,但对方比他们更加凄惨,桑托斯这边虽然比魏家鹏他们这边多了一个人,但是,二踢脚张璐峰十分阴险,他抓住一个机会,首先就废掉了那个负责巡游的雇佣兵,直接一脚蝎子摆尾,抽冷子踢在对方的裆部,当时就让这家伙跪在了舞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山炮姚大力的对手更为凄惨,姚大力身强力壮,人高马大,而他的对手比他矮了半头,虽然力量也很强大,但是对方是白人,一向珍惜自己的生命,面对姚大力不顾生死的进攻,他唯有节节败退,在舞台上不断的闪展腾挪,躲避着姚大力的攻击,虽然他十分灵活,但姚大力也并不逊色太多,所以,此时此刻,这哥们儿已经浑身到处是伤了。

浪里白条沈水龙则采取了他一贯的战斗风格,他并不直接和对手展开攻势,而是如同一根天蚕丝一般,紧紧的缠绕着对手,对手进攻,他就后退,对手后退,他就进攻,对手虽然十分愤怒,但是现在双方生死相搏,却拿沈水龙没有任何的办法。他想要去支援自己其他的同伴,当然是,沈水龙却始终如影随形,他还不敢轻视了浪里白条沈水龙,因为沈水龙的攻击力十分强大,沈水龙打在他身上的每一拳都会让他痛上很久,而且沈水龙每一次进攻都打在他身体的关节之上,那种疼痛非常人所能忍受,而且只要他稍不小心,就会被沈水龙给废掉。

最终,他只能专心致志和沈水龙交手。

此时此刻,桑托斯的手臂已经快要环绕住刘小飞的脖子,匕首距离刘小飞的脖子只有不到20厘米的距离,但就在这时,异变斗生,刘小飞突然身体向着左前方快速倒下,与此同时,刘小飞的右脚狠狠的向身后蹬出,桑托斯的胸部被刘小飞狠狠的蹬了一个正着,桑托斯整个人犹如沙包一般向后飞出了两米多远,这才落在地上。

好在桑托斯的功底深厚,虽然瞬间遭遇重创,但是却很快就恢复过来,在落地一瞬间,他便站稳了脚跟,手中持着匕首,充满震惊和愤怒的盯着刘小飞。

他没有想到,对面这个看起来文静儒雅的公司董事长,竟然还有着如此深厚的功底。

但是很快的,桑托斯便反应过来,这次绝对不是自己轻敌了,就算是在自己不轻敌的情况下,以对方这么快的攻击速度,他也根本无法闪避,更何况是他从一开始就已经轻敌了呢。

桑托斯眉头紧皱,双眼寒光四射,盯着刘小飞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功夫这么厉害?为什么你知道我们的身份?难道你也是同道中人不成?”

刘小飞冷冷说道:“我到底是什么身份并不重要,而且你也没有资格知道,更没有必要知道,但是你们黑冰公司的雇佣兵竟然敢堂而皇之的到我们华夏的土地上来执行任务,这充分说明你们这些人并没有把我们华夏给雇佣兵界所立的规矩放在眼中,既然如此,你们就要为你们的嚣张跋扈付出代价。

或许在政治上和经贸上你们可以推行美国优先,但是在这里,是我们华夏的领土,不容任何外来敌人侵犯和玷污。你给我记清楚了,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说到这里,刘小飞原本平静温和的双眼中,突然杀机凛冽,怒焰滔天,战神,即将复活,沉睡的雄狮,已然苏醒!

章节目录

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梦入洪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入洪荒并收藏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