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之后,刘小飞猛的飞身跃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脚踹在了桑托斯的胸部,将桑托斯踹的蹬蹬向后倒退好几步,这才站稳脚跟。

桑托斯看向刘小飞,眼神之中闪出两道森冷的寒芒,杀机凛冽而出,猛的向刘小飞扑了过去。

桑托斯用他那高大威猛的身体犹如坦克一般撞向刘小飞,刘小飞没有闪躲,在这种纯粹力量的碰撞中,作为一名曾经的军人,刘小飞不愿意有丝毫的后退,同样双脚向后猛蹬,身体向前狠狠撞出,两人的身体在空中毫无花样的进行了一次激烈的碰撞,随后,两人的身体几乎同时向后倒了下去。

巨大的反作用力让两人同时后退了两三步,这才站稳脚跟。

桑托斯犀利的目光冷冷的盯着刘小飞说道:“你到底是谁?你现在所有的动作一看就知道受过专业训练,而且绝非普通的专业训练。”

刘小飞淡淡的说道:“我是一名中国人,就这么简单。”

桑托斯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说与不说都无所谓,但是现在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刘小飞冷冷的说道:“什么要求?”

桑托斯说道:“立刻放我们离开这里。”

刘小飞冷笑着说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既然你们作为雇佣兵踏上了我们华夏的领土,那么你们就不要想着可以全身而退了。作为雇佣兵的境地,我们华夏绝非浪得虚名。”

桑托斯压低了声音充满了阴鸷的说道:“如果你要是不答应我的要求的话,那么我可以向你保证,十分钟之内,我会让整个现场血流成河。”

刘小飞不屑的笑了笑,说道:“如果你敢动一下我们那些华夏同胞一根寒毛,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绝对不会看到明天的太阳。如果你敢赌的话,我奉陪到底。”

桑托斯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忌惮之色,通过刚才的试探和碰撞,他已经充分的意识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绝对是那种经历过战场上生死厮杀的战士,而且还是那种最危险战士。

虽然对方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拿出什么足以让他非常忌惮的东西,但是,当他看到刘小飞带来的这几个人竟然将他的那些手下全部阻止在两人斗争的氛围之外,这充分说明,刘小飞带来的这几个人全都不是等闲之辈,至少和他所带来的这些人水平不相上下。

想到此处,桑托斯的眼神中突然掠过一抹惊恐的目光,他突然想起了在西方雇佣兵界曾经流传着的一个恐怖的传说,在非洲大陆以及一些中东等国家的战场上,西方雇佣兵占据了绝大部分雇佣兵的市场,有些时候,他们甚至可以操控一些小国的政权,可以说,正常情况下,他们完全可以垄断这个市场。

但是,他们却无法完全垄断。

因为在前些年,有一只神秘的雇佣兵团队时不时的出现在各种热战之中,而他们这个雇佣兵团队的人在选择雇主的时候,往往会站在现实中充满了正义的一方,而他们这些西方雇佣兵得不会去选择正义与邪恶,他们选择的是金钱和利润,只要给他们足够的金钱,他们可以为任何雇主卖命,哪怕对方是男人都无所谓。

因此,黑冰集团的雇佣兵曾经多次遭遇这支神秘的雇佣兵团队,在经过多次交手之后,黑冰雇佣兵团队对这支雇佣兵团队充满了忌惮,在经过数次交手之后,黑冰雇佣兵团队全部战败,对方不仅单兵素质出色,团队的组织协调能力和配合能力相当牛逼,最关键的是,对方的指挥官从来不会按理出牌,他往往会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在你的正前方或者正后方,对你进行狠辣的打击。

在经过几次交手之后,黑冰雇佣兵团队最终下定决心,但凡他们发现这支神秘的雇佣兵团队出现在和他们相同的战场上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撤出这次任务,哪怕是退还佣金也无所谓。

而事后,经过他们认真的总结和调查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支雇佣兵团队的主力成员很有可能是来自亚洲的华夏。尤其是这支雇佣兵团队的指挥官,百分百是一名华夏人。而他的手下则有几名颇具特色的特战人员,以他们这几个人为核心的雇佣兵团队在战场上以灵活多变的打法,悍不畏死的斗志,取得了大部分战斗的胜利。

想到这个传说,再看看站在自己对面的这个古铜色皮肤的高大男人,又看了看下面那几个正在和自己的手下,战斗的如火如荼的对手,他的记忆里突然开始回放起曾经的战斗场景。

没错,就是这几个人。就是这几个人带领着那只神秘的雇佣兵团队横扫西方雇佣兵团队,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尤其是当桑托斯的目光落在了姚大力身上的时候,看到姚大力那超大的块头,他的心脏开始砰砰砰的剧烈的跳动起来。

他现在完全可以确定,自己现在所遇到的这些人就是那只自己在雇佣兵战场上最为忌惮的团队。

此时此刻,桑托斯终于明白为什么站在自己对面的这个男人,会口口声声的宣称华夏是雇佣兵的禁地了。

看样子这些人已经全部退役了,尤其是想到他们所接受的这次任务,桑托斯已经推断出,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恐怕就是这支雇佣兵团队的指挥官,而现在,这个男人应该选择了从商这条路。

分析到这些细节之后,桑托斯便知道,今天,他的整个团队要想全身而退,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

但是,作为黑冰雇佣兵团队的老大,他必须要对自己整个团队的安全负责,对他们来说,只要他们能够安全离开华夏,今后他们还有大把的机会去赚取足够的金钱,但是,如果他们这些人今天真的折在了这里,那么他们今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去享受他们理想中的花花世界了。

桑托斯的大脑在飞快的转动,很快的,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桑托斯突然大声说道:“你敢不敢和我赌一把。”

刘小飞冷笑着说道:“你想赌什么?”

桑托斯说道:“如果你要真的是一个男人的话,那么就跟我公平的较量一场,只要你能够战胜我,如何处理我们这些人,我们悉听尊便,绝不还手和反抗。但是,如果我们要是赢了,那么你就必须要保证让我们安全的离开你的华夏。”

刘小飞闻言却是微微一笑,冷笑着说道:“我可以跟你赌一把,但是赌注不可能有你开的那么大,因为你根本拿不出等额的赌注。

这样吧,只要你能够战胜我,我可以确保让你们这些人平安的离开这个展览馆,至于出了展览馆之后,就不是我所负责的范围了。

但同样的,如果你要是输了,就必须要站在这里,等待我们华夏的安全机关的工作人员把你们带走进行调查。

怎么样,敢不敢跟我赌一场?”

桑托斯沉吟了片刻,他清楚,既然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退役从商了,那么他在华夏安全机关那边恐怕已经没有什么话语权了,在华夏的公安机关就更没有话语权了,因此,这一手给出的这个赌注还是相对来说比较公平的。

而对他们而言,只要让他们能够离开这个相对封闭的展览馆的环境,那么以他们的身手和能力,离开展览馆之后,只需要化整为零,就可以分散到华夏的各地,并最终通过各种手段离开华夏。

想到此处,桑托斯咬着牙说道:“好的,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在这里凭借各自的手段,展开较量吧。”

说着,桑托斯猛的突然向前冲了过来,猛的飞起一脚,直踢刘小飞的心窝,如果这一脚踢中了,刘小飞必死无疑。

刘小飞自然不会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等对方来踢,他猛的向左侧一闪身,避开了桑托斯的这一击猛攻,随后同样一个飞踢,踢向桑托斯的腰间,如果这下被刘小飞踢准的话,桑托斯当场也就废了。

桑托斯并不示弱,猛的原地跳起,空中一个回旋踢,坚硬的脚部狠狠的踢向了刘小飞的下额,这也是一击毙命的招式。

刘小飞立刻闪身避开致命攻击,随后组织反击。

两人你来我往战斗在了一起,两人之间的战斗没有任何的花俏,每次都是拳拳到肉,因为到了他们这种级别,彼此之间的实力都相差无几,大家现在和比拼的一是勇气和魄力,运气和机遇,谁能拥有这些,那么就有可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此时此刻,桑托斯并不知道,他和刘小飞之间的斗争,以及舞台下面刘小飞的部下和桑托斯的手下之间的战斗,早已经被人放在视频网站上进行现场直播。吃就连一直坐在监控室内光看着大屏幕上的视频画面的渡边无齿等人也不知道现场的一切都已经通过网络传输到了多家视频网站上,进行现场同步直播。

而这一切,在邓伟和姚大力他们这几人进入整个战场之前,就已经被邓伟通过技术手段给搞定了。

而这一次,渡边无齿为了能够对整个展会上的情况有比较全面而清晰的了解,他在他们公司的展位上,舞台上,以及周边,都布设了大量的拾音器装置,可以实时的把现场的声音传输到监控终端,与视频监控的视频内容完全合拍,所以,刘小飞和桑托斯两人之间的对话,虽然桑托斯极力压低了声音,但由于渡边无齿所部署的这些拾音器全都是比较高端的,因此,拾音效果特别好,所以,刘小飞和渡边无齿之间的对话,那些观看视频直播的网民们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此时此刻,整个互联网都已经沸腾了。很多网民都已经知道,此刻,在舞台上和刘小飞战斗的那个人,是来自国外的雇佣兵。

一时之间,桑托斯等人激起了所有网民的同仇敌忾。

舞台上,就在刘小飞和桑托斯之间进行着拳脚切磋的时候,再一次擦身而过之后,桑托斯猛的从自己的腰间抽出了一把锋利的军刀,猛的狠狠的相的刘小飞的心窝扎去。

而此刻,刘小飞并没有注意到桑托斯竟然不守规矩,拿出了武器进行偷袭。

刘小飞依然按照之前的应对策略,在对方出拳的时候,他也猛的击出右拳,迎着桑托斯的右手而去。

刘小飞打出这一拳之后,他的眼神立刻狠狠的收缩了起来,因为他这时才注意到,桑托斯手中拿着的竟然是一把军刀,那幽蓝的光芒森冷而充满了杀气,没有丝毫的停顿,继续向刘小飞的心窝狠狠刺了过去。

鲜血飞溅。

章节目录

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梦入洪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入洪荒并收藏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