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车上,刘小飞紧闭着双眼,两颗泪珠顺着眼角缓缓滑落。

面对着凶残的对手,刘小飞没有一丝一毫的退却,面对着千军万马,刘小飞也敢横刀立马,在刘小飞看来,男子汉流血流汗不流泪。

但是今天,躺在救护车上,刘小飞的泪珠却忍不住滑落了出来,这是失望的泪水,也是绝望的泪水。

虽然躺在救护车上,但是他的脑海里似乎自己依然站在展会大厅的舞台上,满脸失望着台下西装革履的各大汽车厂商的老总们,望着他们那冷漠的嘴脸和满身的名牌西装奢侈的手表。

那一刻,刘小飞虽然面对着上百名观众,但那一刻,刘小飞却感觉自己是孤身一人。

难道这就是我刘小飞为之奋斗为之打拼的国人吗?难道国企和民企之中,就没有一个敢于为了国家利益站出来和美日欧等外国垄断企业背手腕儿吗?

良久之后,刘小飞叹息了一声说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各位汽车行业的老总们,你们太让我刘小飞失望了。”

刘小飞和手下的兄弟们被送到了医院,经过医生们认真的治疗之后,刘小飞的外伤全都被包扎好了,但是此时此刻,刘小飞却如同一条死鱼一般,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身边,好兄弟邓伟等人都已经看出了刘小飞此时此刻的伤感,纷纷讲笑话或者用其他的方式想要逗自己的老大开心,但不管他们讲的段子有多么搞笑,刘小飞自始至终都是一脸的茫然和失望。

此时此刻,刘小飞依然沉浸在那种绝望的气氛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医院的房门被人轻轻地敲响了,邓伟说了一句请进,房门打开,一个身上穿着一身中山装、脚下踩着千层底儿的布鞋的40多岁的中年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此人进来之后,在病房内扫视了一圈之后,来到了刘小飞的病房前,声音洪亮的说道:“刘小飞,我是河西省北明市一家电动三轮车的企业老板,目前我们企业正在打算转型生产电动汽车,一些电动汽车的生产线我们已经建起来了,相关的资质也已经申请下来了,但是并没有真正开工。

今天你在舞台上所说的那番话我都听到了,你在舞台上所表露出来的那种绝望的神情我也已经看到了,说实在的,我也挺心疼你的。因为我是一名退伍军人,我能够感受到你说完之后台下无人应答之时,你心中的那种无奈和绝望。

说实在的,我当时真的想要冲上台去告诉你,我愿意和你合作,但是那个时候,我真的没有勇气冲上舞台,因为我心中清楚,我们只是一家电动三轮车的生产企业,我们企业的资本实力和技术实力比起那些国有汽车集团和民营汽车集团来说,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他们就好像是大象,而我们撑死了也就是一只绵羊,我不敢站上去说要和你合作,因为我知道,那个时候你想要的是一家大型的国有或者民营企业的合作伙伴。

但是,当你和你手下的兄弟们被救护车带走的时候,我看到了你那绝望而孤独的眼神,那一刻,我心如刀割。

在你离开之后,我立刻乘车追着你们来到了医院。

我站在你的病房外徘徊了许久,原本我还不打算进来,但思虑良久之后,我还是决定进来,因为我想要告诉你,在我们华夏,爱国之人永远不缺,尤其是我们华夏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或许我们没有那些国企老总和民企大咖们的资本实力和强大的人脉关系,但是,我们和你一样热爱这个国家,热爱这个民族。”

这个老板说完之后,刘小飞那原本绝望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希冀之色,他的目光落在了这个老板的脸上,这个老板留着板寸,显得十分精神,虽然不是一张典型的国字脸,但是却也棱角分明,他看向刘小飞的眼神充满了真诚。

刘小飞望着对方沉声说道:“这位大哥,你可知道,一旦我们合作的话,如果我要是输给了德美日集团,那么你的公司恐怕也要跟着受到牵连,直接影响到你公司的声誉,甚至是影响到你们的市场。

尤其是你想要做汽车行业,更是绕不开德美日等汽车巨头的围堵,如果你跟我合作的话,将来百分百会受到德美日汽车甚至国内那些汽车巨头们的联手绞杀的。这一点你想清楚了吗?”

汽车老板轻轻的点点头,沉声说道:“在我陈爱国的眼中,钱财和事业只是身外之物,没了可以再重新创业挣钱,但是,不管任何时候,作为一名中国人,我是绝对不可能像那些外国佬妥协的,更不可能任由那些外国佬欺负我们中国人。当年我爷爷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和那些美国人打得天翻地覆,一个人就干掉了18名美国鬼子,后来我的父亲在老山前线也是战斗英雄,一个人干掉了26个越南蛮子,而我退役之前,也曾经在边疆和印度阿三们进行过生死较量,对我来说,生与死都不算什么,更何况是那些身外之物呢?”

听到陈爱国这样说,刘小飞眼神中流露出了感动的神色,目光看着这个曾经的军人,看着他说话之时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豪迈,刘小飞伸出手来,陈爱国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两只大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陈爱国看向刘小飞说道:“刘小飞,我知道我们公司的综合实力非常弱,而你们华龙创投却有着技术上的领先优势,我相信你在舞台上所说的那些话是真的,你认为我看的出来,你也是当兵的出身,我们当兵的是不会说假话的。我信任你。

如果你信任我的话,我们愿意倾尽全力来帮你打造汽车并保证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至于事后我们能否合作,全听你的意思。”

刘小飞盯着陈爱国看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陈爱国毫不犹豫的和刘小飞对视着。

刘小飞最终轻轻的点点头说道:“陈总,那除了无线汽车充电器之外的其他汽车的装置,就全交给你了。”

说着,刘小飞拿出手机,把无线汽车充电器的所有的参数全都发给了陈爱国,陈爱国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这些参数发给了自己企业的技术总工,并当场打电话勒令他们必须在三个小时之内将汽车各个方面全部搞定,并以最快的速度运到规定的地点。

刘小飞看着陈爱国的一举一动,突然笑着说道:“陈总,看来你早有准备呀,否则的话,如果在三个小时之内生产一辆汽车,几乎是不可能的。”

陈爱国笑着说道:“如果要是建设一条汽车生产线的话,别说是三个小时了,就算是三个月也未必能够建成,但是之前,我们公司为了摸底电动汽车生产制造技术,我们曾经建造过三辆电动汽车的样车,而且经过我们进行了多次实验之后,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我们所生产的电动汽车样车,无论是在产品的外观上,还是在汽车的安全性能上,绝对不输给特拉斯等国外电动汽车。

我们曾经做过两次碰撞实验,每次使用一辆样车,碰撞的都是国外最顶尖儿的品牌汽车,碰撞的结果是,我们的样车只是外观上稍有破损,但是国外那些大品牌的汽车却全都撞得四分五裂。”

说到这里,陈爱国也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刘小飞展示了两段视频,在视频里,两辆汽车用相同的速度在相同的路况下直接进行碰撞,碰撞的结果是,陈爱国那边的汽车没什么大事儿,而国外那些大品牌的汽车却惨不忍睹。

而真正让刘小飞感觉到震惊的却是陈爱国汽车的外形,看到陈爱国打造出来的电动汽车的造型,刘小飞在一瞬间就喜欢上了,这电动汽车的外形实在是太强了太帅气了。那是一种近乎妖孽的造型,非常符合他这种气质男人的追求。

刘小飞的目光望着陈爱国,说道:“陈总,你这个汽车的外形真的是你们设计出来的吗?”

陈总听刘小飞这样问,立刻得意的说道:“这是当然的,负责设计这辆汽车的设计师是我的女儿,她两年前从国外留学回来,在最近这两年的时间内,她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才设计出了这辆汽车的这一款外形。当然了,这辆汽车的整体架构也是由她来负责设计的。”

刘小飞听到这里,毫不犹豫的说道:“陈总,只要你们能够保证这辆汽车如期的出现在与德美日集团的比赛场上,那么我期待与你们的合作,我们合资成立一家新能源汽车企业,我要让那些自私自利的国企老总和民营企业家们后悔他们今天所作出的决定。我要用实际行动告诉那些德美日集团的垄断资本们,他们越是封锁我们,越是围堵我们,我们就越要冲破他们的围堵和封锁,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中国人是有骨气的。可以依靠自己掌握新能源汽车技术,而不是像那些国有汽车的老总们那样,为了他们自己的私利而想办法使用国外的技术好产品。”

刘小飞说完之后,陈爱国当时脸上就露出了兴奋之色,说道:“好的,没问题,刘小飞,我们集团虽然说实力不行,但几十个亿的资金还是拿的出来的,如何合作你说了算。”

刘小飞虽然很震惊陈爱国的资金实力,不过却并没有太过于在意。

燕京市,德美日集团总部。

三大德美日汽车巨头聚在一起。

布莱恩特沉声说道:“你们说这次刘小飞还有没有机会让他的无线汽车充电器和我们同台竞技呢?”

渡边无齿嘿嘿一笑,说道:“肯定是没有可能了。就在刚才,我得到了一个消息,有一个生产电动三轮车的汽车企业的老板走进了刘小飞的病房,看样子是和刘小飞谈合作去了,我已经查清楚了这个老板的具体身份,并且已经派人前往他的企业进行蹲守了,如果他们真的拿出了汽车的框架,那么我们会想办法将他们的产品直接毁在路上,到时候,他们就没有办法前来参加这次比赛了。”

章节目录

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梦入洪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入洪荒并收藏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