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辆加装了各自公司无线充电器产品的汽车并排相隔两米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德美日集团的汽车在抽签的时候抽到了里边的赛道,华龙创投则抽到了外边的赛道。

看到这个抽签结果的时候,渡边无齿便笑了起来,他哈哈大笑着说道:“刘小飞,看到了吗,这就是天意。老天助我,你们还能赢吗?”

刘小飞充满不屑的说道:“渡边无齿,不要高兴的太早,我们今天的这次比赛起决定作用的因素是两点,第一是驾驶赛车的人,第二则是赛车的综合整体因素。”

渡边无齿满脸不屑的说道:“刘小飞,你说的也有些道理,但你终究无法否认,有些时候天逸所起到的作用往往能够扼杀所有一切的客观因素。”

刘小飞淡淡一笑,没有在和渡边无齿辩驳什么,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观察着。

随着媒体记者作为裁判员发出了发车指令之后,两辆汽车犹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快的蹿了出去。

起步阶段,德美日集团的汽车技高一筹,高速冲了出去,几秒钟之后便领先刘小飞他们的汽车有十多米的距离。

看到此处,渡边无齿兴奋的手舞足蹈,用手拍着刘小飞的肩膀说道:“刘小飞,看到了吗,这就是实力的差距,这就是技术的差距。

你们华龙创投不过是一家刚刚起步的创业公司,你不过是幸运的拿到了一个无线充电技术的专利,就凭这一点你居然想要和我们德美日集团这种拥有上百年历史的汽车巨头进行对抗,你简直不知死活呀?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们这辆汽车可是经过精心调校的,而你们那边,有懂得调校汽车的吗?”

刘小飞的心情非常糟糕,因为他的华龙创投之前并没有自己独立的个性和想法,所以根本就没有储备汽车调教之类的专家和技术人员,而这场比赛又来得十分突然,所以,对于渡边无齿的炫耀他没有办法回击,只能铁青着脸注视着场上的情况。

赛场上,德美日集团的汽车依然还在不断的加速着,而华龙创投的汽车亦步亦趋的紧紧跟随,但短时间内要想超越德美日的汽车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两辆车之间的距离现在越拉越大,已经从之前的十米拉到了现在的30米。

一圈过后,这个距离拉到了50米,两圈过后这个距离拉到了一百米。

现场的记者们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有名记者说道:“这两辆车的差距也实在是太大了,德美日集团不愧是汽车巨头们搞出来的企业,技术上的积累是华龙创投难以超越的。”

另外一名记者说道:“是啊,一辆汽车的好坏,是有很多因素来决定的,无线充电器仅仅是汽车零部件里的一个重要的零部件罢了,如果没有整车的综合优势,这辆汽车在漂亮也是摆设,就像眼前的华龙创投的汽车,虽然在外形上比德美日集团的汽车要漂亮一些,但汽车终究是汽车,还是需要看综合因素的。”

渡边无齿笑吟吟的看向刘小飞说道:“刘小飞,敢不敢跟我赌一下,等到比赛结束的时候,我们这辆汽车的平均速度会远远超过你那辆汽车。”

刘小飞冷哼一声说道:“渡边无齿,刚才我们不是已经度过了吗,我用我们的股权来赌,你用现金来做。”

渡边无齿嘿嘿一笑说道:“那是资本的追逐,我现在想要和你赌一赌面子,如果最终我们的平均速度超过你们,你需要跪在我的面前管我叫三声爹。”

刘小飞的眼睛微微眯缝了起来,冷冷的说道:“那么如果要是我们赢了呢?”

渡边无齿充满不屑的说道:“你们根本就赢不了。”

刘小飞冷笑着说道:“我说的是万一,如果万一我们赢了呢?你用什么作为赌注呢?”

渡边无齿看刘小飞穷追不舍,十分大方的说道:“如果真的要是你们赢了,我管你刘小飞叫三声爹。”

“嗯,很好,不错。”

刘小飞很大声的“嗯”了一声,后面还加了两句话。周围的记者们听到这里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因为他们都看出来了,这是刘小飞在战斗边无耻的便宜呢,而且这个便宜占的让渡边无齿十分的无语。

他没有想到,刘小飞竟然会在这个地方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这让他感觉到气愤填膺,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狠狠的瞪了刘小飞一眼说道:“刘小飞,你感觉这样很有意思吗?”

刘小飞微微一笑,说道:“我感觉挺有意思的呀,你们日本人不是最擅长的就是这种小手段吗。我只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渡边无齿,你记住,欲害人者,恒被害之。”

渡边无齿冷哼一声,说道:“无聊至极。”

说完渡边无齿扭过头去,看着赛场上的情况。

虽然德美日集团的汽车调教得十分出色,在开始阶段就取得了速度上的领先优势,但是这种优势并没有扩大为胜势,德美日集团的汽车的领先优势在经过了半个小时的行驶之后,不仅没有扩大,反而在渐渐的变小。

车上,负责开车的程婉君望着前面那辆汽车上的驾驶员,嘴角上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

没有人知道,德美日汽车集团的汽车之所以在开局阶段取得了领先优势,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汽车性能远远超过刘小飞他们的这辆汽车,而是因为程婉君从来没有驾驶过这辆汽车,所以在开局阶段,程婉君一上来就把汽车的速度提到最高,因为那样是最容易出现问题的,尤其是这辆汽车的无线充电器电池与整个车身刚刚组装完成,很多东西他都没有掌握,所以,在开局阶段,程婉君不慌不忙选择了中速启动。

在经过半个小时的试车之后,程婉君对整车的性能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连他都很意外,这辆车虽然是新车,但是整车的调校还是相当到位的。

所以,程婉君开始慢慢的加速。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程婉君的汽车和德美日集团的汽车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

在经过一个弯道的时候,程婉君直接一脚狠狠的踩下了油门,汽车犹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快的蹿了出去,经过这个弯道的时候,程婉君的汽车已经稳稳的超过了德美日集团的汽车,一路加速,一路领先,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程婉君驾驶的汽车已经整整领先了德美日集团汽车一大圈。

此时此刻,渡边无齿和其他的德美日集团的人全都有些傻眼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刘小飞这边儿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女人开车竟然这么威猛,尤其是超车之时表现出来的那种彪悍让人意想不到。

刘小飞笑吟吟的看向渡边无齿说道:“渡边无齿先生啊,你刚才不是说你们的汽车速度很牛逼吗,怎么会被我们的汽车超过了整整一圈儿呢,我看按照这个趋势走下去的话,恐怕你一会儿要跪在我的面前叫好听的了。这可是我们约定好的哦,现场的这么多记者可全都听到了,我看还有个记者已经把我们之间对赌的视频给拍下来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传送到网上。”

就在刘小飞说话的时候,已经有记者把刘小飞所说的这番话通过视频发布到了网上,立刻引起了全国网民的一致喝彩之声。

渡边无齿被刘小飞这么一挤兑,气得脸色铁青,冷哼一声说道:“刘小飞,不要那么得意,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明天拉清单。而且你不要忘了,我们比的是平均速度,如果万一你们的汽车中途出现个故障或者其他的事情,你们可就完蛋了。”

刘小飞不屑一笑,说道:“渡边无齿,诅咒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只不过是让你的嘴稍微快活一下吧。”

说到此处,刘小飞仰望天空,轻轻地吟诵道,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有些人看不懂刘小飞到底是什么意思,比如说德美日集团的其他两位巨头,但华夏人这边,现场那么多的华夏记者,很多可都是有文化有素质的人,大家联想了一下刚才刘小飞所说的让渡边无齿的嘴快活一下,才联想到此时此刻站在那里装逼吟诗的刘小飞所以吟诵的内容,弄懂了刘小飞意思的记者们全都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甚至有些人都笑得快要抽筋儿了。

有些记者不明所以,其他的记者也不好意思直接点名情况,便反复吟诵着刘小飞刚才所以人送的那句诗,玉人何处教吹箫。

聪明人还是很多的,当大家弄懂了刘小飞这句话的真实意思之后,看向渡边无齿的目光中充满了无限的比和暧昧。

渡边无齿被这些华夏记者们的表现给震惊了,他有些不明白这些华夏记者为什么看着自己的嘴狂笑个不停。

此时此刻,狂笑的不仅仅是现场的这些记者,还有视频直播前那些一直观看着现场直播的那些对诗文有些了解的网民们。

时间,1分1秒的过去,渡边无齿发现程婉君所开的汽车一直保持一个均匀的速度,而这种速度偏偏稳稳的压制着自己这边汽车的速度。这让他感觉到相当不爽。

渡边无齿走到一边,拿出了对讲机,放低了声音说道:“立刻启动方向盘下方主轴上的那个标注着撞击的按钮,然后给我狠狠的撞击前面的那辆汽车,一定要把它给我撞废了。只要撞废了,我们就赢了,给你的奖金翻倍。

得到渡边无齿的指令,司机立刻启动了那个按钮。对于这个按钮,司机之前也是了解过的,他知道,这个按钮是德美日集团为参加撞击实验所配备的。凡是配备这种按钮的汽车,前面的防撞系统都是经过特殊加强的,一般的汽车根本经不住他们这辆汽车的撞击。

而渡边无齿为了全方位碾压刘小飞的华龙创投,直接把质量最好的这辆用于进行撞击实验的汽车带过来参加比赛了。

事先,渡边无齿那边也早就准备好了预案,如果刘小飞那边的汽车状态特别出色的话,那么他们就采用这种最为卑鄙无耻撞击手段,把刘小飞他们的汽车给撞废了。只要汽车报废了,那么刘小飞他们就输定了。

章节目录

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梦入洪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入洪荒并收藏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