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上,布达加斯犹如一辆重型坦克一般,狠狠的野蛮的向着刘小飞冲撞而来,一双巨大的拳头舞动出一股股劲风,直接打向刘小飞的下巴,一旦被击中,刘小飞必定昏迷。

刘小飞不敢怠慢,只能向后退了一步,躲过这致命一击。

而与此同时,约翰库克早已等待多时,看到刘小飞向着后方闪躲过来,他毫不犹豫的一记右手勾拳向着刘小飞的后心部位狠狠打出。

刘小飞感觉到身后一股恶风扑来,顿感不妙,而此刻,布达加斯已经再次上前,封住了刘小飞前进的去路。左右两边的野田蹲坑和金丰俊两人虽然只是缓缓的靠近,但刘小飞知道,在今天这个生死擂台场上,他最需要防备的人就是这两个人。

因为身为亚洲人,刘小飞非常清楚,韩国人和日本人是整个雇佣兵界,乃至整个黑拳世界中原本十分弱势的存在,但是,一旦他们能够在这两个世界中站稳脚跟,那么他们必定有超越常人的厉害之处。

刘小飞猜的没错,野田蹲坑虽然没有出手,但是他在一点点的十厘米十厘米的向着刘小飞慢慢逼近,而他的步伐始终处于虚步姿态,作为专业高手,刘小飞非常清楚这种姿态的厉害之处,保持这种姿态的野田蹲坑随时随地可以弹出右脚给自己致命一击,不管是鞭腿也好,穿心脚也罢,一旦命中,其威力不同凡响。

金丰俊也不是等闲之辈,他的脸上始终含着淡淡的笑容,但是,在那笑容的深处,却隐藏着一抹狠毒之色。他的右拳上带着一个拳套。刘小飞熟悉这个拳套的结构,表面上看,这种手套十分炫酷,但实际上,在这拳套上内置了一些异常阴毒的尖刺,如果金丰俊比较阴险的话,只需要在这尖刺上抹上一些毒药,那么一旦在刘小飞的身上擦破了一点皮儿见了血,刘小飞非死即伤。

面对四个人的前后左右夹攻,刘小飞唯有原地跳起一米来高,同时一记鞭腿向着站在自己左边的野田蹲坑狠狠的砸了下去。

野田蹲坑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用娴熟的东北口音说道:“刘小飞,看来你是把我当成了软柿子来捏呀。”

刘小飞没有心情回复他的闲话,因为就在他一记鞭腿砸下的同时,在他身后,金丰俊已经一拳向着他的臀部狠狠的砸了过来。

刘小飞清楚,关键时刻,绝对不能被金丰俊这个韩国人得手,因为他隐隐感觉到,这个韩国人的拳套里的尖刺肯定有毒药。

所以,他只能先攻破对方一点,为自己争得一个不用四面受敌的有利局势。

野田蹲坑并没有直接和刘小飞对抗,而是毫不犹豫的闪开了自己的位置,他的做事原则就是,不论何时何地,都不把自己陷入困境,随时随地做好偷袭对手的准备,给对手以致命一击。

刘小飞刚刚落地,布达加斯和约翰库克似乎早有准备,两人从刘小飞的正前方左右两侧几乎同时向刘小飞狠狠的攻击过来,而此时此刻,刘小飞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被野田东坑引诱进了擂台的边角之中,而乌达加斯和约翰库克同时出手,已经封死了刘小飞任何的闪躲空间。在他们身后,金丰俊和野田蹲坑组成了第二波攻击力量。

做一次,刘小飞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直接硬扛两位实力派硬汉的强势攻击,要么就选择跳出擂台。

但是根据擂台赛的规则,一旦跳出擂台,刘小飞就算输了。

而且,他们这场比赛签的是生死约定,里面明确规定,不论任何情况下,都不得主动跳出擂台,否则对方有权邀请地下拳场的保安给予强势辅助,保安可以使用任何武器进行攻击。

也就是说,一旦跳出擂台,等待刘小飞的将会是全场无穷无尽的追杀。而最终的目的就是跳出擂台的人送上擂台,但是,是不是能够站着送上擂台就不一定了。

刘小飞作为一个从生死边缘挣扎出来的男人,他毫不犹豫的作出了一个男人应该做的抉择。

刘小飞的双眼中冒出了两道愤怒的火焰,猛的一躬身,向前一步,将自己的腿插进了白人约翰库克的两腿之间,然后用自己的肩头狠狠的撞向了约翰库克的胸部。

直接将约翰库克撞得向后倒退了两三步,这才停住,而约翰库克身后的野田蹲坑也只能不停的后退,为约翰库克闪出回旋的空间。

刘小飞虽然撞开了约翰库克,但是当他站定之后,后背之上也露出了空挡。

黑人壮汉布达加斯猛的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刘小飞的后背上,刘小飞身体向前跌跌撞撞的迈出了两步,这才勉强止住身形,随后噗的一下吐出一大口鲜血,洒落在擂台之上,化作片片美丽的鲜红的花朵。

此时此刻,站在擂台下的聂德坤看到眼前的情形,目眦俱裂,声嘶力竭的吼道:“老大,不要打了,不要跟他们打了,这样打太不公平了。就算是我死了又何妨,但是老大你可不能出事儿啊,我们那么多的兄弟和他们的家人,都在指望着你来照顾呢。”

说话之间,聂德坤的双眼中布满了泪水还有血水。

此刻的聂德坤心中充满了愧疚。因为他清楚,虽然现在自己的老大看起来风光无限,他的企业前途无量,但是聂德坤清楚,每年,老大都会把他所获得的分红拿出80%甚至是90%,分给那些牺牲的和受伤的兄弟家属们。

很多人或许不理解刘小飞为什么这样做,但是聂德坤心中清楚,老大就是这样一个重情重义之人,而那些牺牲的兄弟们,有些是为了掩护整个队伍撤退而牺牲的,有些实在打仗中牺牲的,也有些是为了老大刘小飞挡子弹而牺牲的。

老大刘小飞虽然在雇佣兵战场上,率领整个团队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但是,这种胜利并不是没有代价,其代价就是一个又一个曾经并肩作战的好兄弟接连牺牲或者受重伤不得不退出这个队伍。

这就是在战争中练兵所要付出的代价。

而作为国之利刃,他们别无选择。

自从刘小飞他们这一批人退役之后,有些兄弟选择进入一些府机关单位,比如公安局和国安局,过上了安稳的生活,也有些,则依然奋斗在距离战争最近的地方,或者在为国家训练未来的特种兵,或者选择掌军一团或一师。当然,也有的人像聂德坤一样,选择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彻底脱离了整个系统。

而作为他们曾经的老大,刘小飞不管兄弟们作出的是何种抉择,他都会在他能力的范围之内,不断的为兄弟们发放着稳定的津贴,而这种津贴足以让所有的兄弟们,以及他们的家属们,都不会因为生计而发愁。

而这也是为什么牛人邓伟以及和尚梁枭威他们这些刘小飞的贴身侍卫在得知刘小飞的消息之后,放弃他们所拥有的一切旁人十分奢望的地位和工作,义无反顾的回到刘小飞身边的原因。

老大刘小飞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了强烈的人格魅力的男人。

此时此刻,老大刘小飞为了救自己一命,在这擂台有限的空间内,一个人硬扛四大高手,险象环生,危在旦夕。

聂德坤心如刀割一般疼痛,他拼命的挣扎着,呼唤着,想要冲上擂台,呼唤刘小飞不要再打了。

但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他的身边,那几个强大的高手将他控制的死死的,让他没有一点机会去冲上擂台。

至于他的呼喊,这些人并没有制止,因为这是唐傲天指示的,唐傲天看来,聂德坤的呼喊越是凄惨,越能分散刘小飞的注意力,刘小飞被直接在擂台上干掉的几率也就越高。

此时此刻,唐傲天望着擂台上刘小飞吐出的那口鲜血,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他知道,今天的刘小飞恐怕是有来无回了。才刚刚交手不到几个回合,刘小飞便受了内伤,后面的擂台赛只会形势越来越糟糕。

唐傲天预料的没错。

就在刘小飞一口鲜血吐出的时候,一直守在旁边的几乎没有出过手的金丰俊突然猛的蹲下身子,一个扫堂腿狠狠的踢在刘小飞双腿之上。

此刻的刘小飞,正是立足未稳之时,又中了这么一记扫堂腿,他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腿骨之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倒,而他所倾倒的方向,正是野田蹲坑的方向。

野田蹲坑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最佳的出手时机,此时此刻,当他看到刘小飞面朝自己的方向直接摔倒的时候,他二话不说,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刘小飞的裆部,猛的狠狠一记撩阴脚冲着刘小飞两腿之间最为脆弱的部位狠狠的踢了过来。

一边踢,野田蹲坑一边满脸得意的说道:“刘小飞,你知道什么叫鸡飞蛋打吗?你知道太监是怎样炼成的吗?今天,就让你野田爷爷来好好的教教你。”

说话时间,野田蹲坑身上杀气弥漫,他身上所有的力量全都集中在了那一记撩阴脚上,速度之快,犹如闪电一般。

而此时此刻的刘小飞,内伤吐血,腿部疼痛,身体又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就如同迎着野田蹲坑的撩阴脚主动送上门去一般。

看到这里,聂德坤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声音哽咽着说道:“老大,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呀。”

章节目录

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梦入洪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入洪荒并收藏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