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周辰在天上只飞了数十秒,而且看起来两处的距离非常近。

可当他在沙漠中走的时候,他才明白什么叫做望山跑死马。

塔克拉玛干沙漠,四周空旷,没有遮蔽物。

哪怕远处只有一丝风,到达这里都会变成一阵狂风。

周辰走在松软的沙漠之中,犹如走在棉花上,短短几百米的距离,愣是让他走了十多分钟。

片刻后。

周辰来到和田河畔。

他发现此刻的河水涓涓细流,如同一条小溪。

若不是身旁巨大的河道,周辰都不敢相信眼前这条河,竟然传说中的玉石之河。

将镜头对准远方,他开口说道;“这条河便是和田河。”

“和田河是塔里木河四大源流之一,发源于喀喇昆仑山和昆仑山,北流入塔里木盆地,穿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汇入塔里木河。”

“这条河由高山降水和高山冰雪融水补给,雨季时河水可直穿400多公里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注入塔里木河。”

周辰顿了顿,接着说道:“很不巧的是,现在是初春,并不是雨季。”

“如大家所见,此刻的河水不仅快要见底,还表现出了干涸的状态。”

“我猜测,再往北行进几公里,这条河就会干涸。”

周辰咧了咧嘴,略显失望。

如果现在是雨季,这条河应该能流向更远处,他的挑战难度也会随之降低。

将背包卸下,周辰沿着河床向着远处的流水走去。

这个季节雨水少,增加了挑战的难度,但也并不是没有优点。

初春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要比盛夏时期气温低上不少,体感相对舒适一些。

摘下头盔,周辰掬起一捧水,洗了一把脸。

沙漠之中无比干燥,仅仅过了半个多小时,周辰感觉自己的嘴唇都干了。

分别把军用水壶和军用饭盒灌满水之后。

他又往脸上抹了不少黄泥。

“虽然这个季节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体感温度并不高,但我们要注意的是,这里的紫外线很强。”

“不少在沙漠中晒伤的探险者,起初就是觉得周遭的气温不高,从而疏忽了紫外线的威胁。”

“当他们发现自己被晒伤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晚了。”

“在荒野之中,一旦受伤,定会大大降低求生成功的可能。”

直播间的粉丝,瞧见周辰又往身上抹泥巴,继续调侃。

“哈哈,老大又变成泥猴了。”

“上次在南砂群岛的时候,辰哥就是这个扮相。”

“他来了,他来了,那个野人回来了。”

“黄泥牌防晒霜,全国销量遥遥领先。”

“广告君,不愧是你!”

周辰此刻没理会直播间的调侃,而是专心的涂抹黄泥。

他知道,一旦自己离开这里,很可能再也见不到黄泥了。

将暴露在外的皮肤全部用黄泥涂抹之后,周辰返回了背包处。

短短几分钟的路程,周辰身上的黄泥就已经干透了。

将直播换面切到无人机之后,众人对此处的环境也有了更加全面的了解。

指着沙漠中的某处,周辰开口说道:“这次挑战,我将从此处出发,前往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中克里雅河彼岸的一块神奇绿洲,达里雅布依村,拜访达里雅布依人。”

“这个村子是世界著名探险考古学家斯坦因于公元十九世纪初叶,在死亡之海震惊世界的意外发现。”

“世代逐水草而居在这片沙漠仙境的达里雅布依人,虽经人种、人口、生理、伦理、社会、考古、遗传学家长达百年的考察研究,但对其来历,血统和成分尚无一个确切的定论。”

“时至今日,在古老的达里雅布依人身上仍笼罩一层神秘的光环,社会各界对其来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周辰对于充满神秘的色彩的事情,都很感兴趣。

网上对于达里雅布依村的说法不一,但他觉得百闻不如一见,只有自己亲口问问才最可信。

说话的时候,他再次启程。

无人机不仅防风、防水的能力不俗,防抖能力,也十分出色。

即便在如此大风的环境下,直播画面依旧非常稳定流畅。

涂抹了黄泥之后,周辰没有继续戴头盔,但他的手里却始终端着一个军用饭盒。

看见直播间的粉丝,不断发问。

周辰也只好解释一下,“这个军用饭盒的容量不小,却不密封,所以我不能将其放进背包。”

“不在沙漠之中,你永远也无法体会到水的重要性。”

周辰一直端着这个饭盒,也有一些其他的含义。

长时间在沙漠中行走,很容易产生困倦,从而迷失方向。

为了保护手中的水资源,他的大脑时刻会处于紧张状态。

这样一来,他便可以在赶路的时候,头脑保持清醒。

呼~呼~呼~

离开和田河和胡杨林的庇护之后,风势见大。

一阵大风过后。

无数沙丘就像是汪洋中的海浪一排排向前奔涌。

而周辰此刻就像是金色沙海之中的一叶孤舟,渺小且脆弱。

约莫走了三个小时。

周辰已是筋疲力竭。

缓步走下一个巨大的沙丘,他躲在此处避风。

“这里的风很大,受风的影响,这些沙丘时常移动。”

打开军用饭盒,周辰小心地喝了一口水,擦了擦嘴唇,他继续说道:“说实话,我现在有些担心,虽说我找到了一些水,但到目前为止,我都还没看到一只活物。”

周辰口中的活物,自然是能吃的食物。

这次挑战与往常不同,挑战刚刚开始半天,他便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将脑袋上勒的发疼的遮阳帽摘下,他抖了抖头上的沙子。

看了一眼时间。

他发现此刻已是下午13点。

“虽然现在的体感温度不高,但沙子却很烫,我很想坐下来歇一会,但理智告诉我不能这么做。”

捧起一把沙子,周辰解释着。

此时的太阳毒辣,而且此处并无遮蔽物。

周辰知道,如果自己停下了,很可能会中暑。

别看现在的空气温度不高,但沙子的温度并不低,再加上这种持续的暴晒,最伤身体。

求生者在这种环境下求生,自信心也会一点一点被蚕食。

周辰需要给自己信心,让自己坚信能走出这片荒漠。

章节目录

荒野之我的弹幕能提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零点二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零点二七并收藏荒野之我的弹幕能提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