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辰在中海待了两天之后,独自返回了金陵。

金陵大学是金陵市的王牌,全国的名校。

这里是无数人梦开始的地方,当然也包括周辰的。

信步走在校园里,周辰感觉一切似乎都没改变。

图书馆,食堂,体育馆,足球场……

还是那么的熟悉。

重回校园,周辰百感交集。

封存的记忆像潮水一般涌出,将脑海中的点点滴滴全部勾勒出来。

他没有去自习室回味上学的滋味。

他来这里是来找人的,一个曾经最亲,现在却渐行渐远的亲人。

中午12点半是午休的时间,也是大学食堂最火爆的时段。

推开厚重的双开门,周辰返回了食堂。

食堂内有些变化,很多上学时爱吃的铺子都换成了其他的。

这里很嘈杂,有三五成群笑容满面兄弟,也有丝毫不顾其他人的眼光纷纷给对方夹着菜的甜蜜情侣。

周辰没有在此停留,而是径直穿过学生食堂,走进了职工食堂。

环视一圈,他发现了自己的目标。

职工食堂虽不像学生食堂那般嘈杂,却也是很热闹。

大家聚在一起,谈论着股市基金,亦或是分析着国际局势。

总之,下到柴米油盐,上到航空航天,没有他们谈不到的话题。

这边聊得热闹非凡,但在职工食堂西北角靠窗的一个位置,有一个男人独自霸占着一张桌子,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男人穿着一件藏青色衬衫,袖口挽起老高,他右手拿着一双筷子,左手举着一张报纸,他吃着饭,但视线却从未在报纸上离开过。

这个有些不合群的男人,正是周辰此次的目标,也是他的父亲,周振华。

他看得很入神,并没有注意到有人在靠近他。

嗒~嗒~嗒~

皮鞋走在花纹瓷砖上,发出阵阵响声。

周辰径直走向对方。

当他走到距离对方五六米的位置时,他站定了身子。

似乎是感觉有目光在盯着自己,周振华不由得放下了报纸。

哗啦~

报纸放下的同时,他右手的筷子也掉到了桌面上。

“小辰?你怎么来了?!”

周振华有些震惊,震惊程度要比报纸上报道的十二岁女童弑母案来的还要强烈。

“大兴国际拍卖公司,你有熟人吗?”

周辰望着对方,直奔主题。

除了这件事,他丝毫不想跟对方再说一个字。

“什么?”周振华一愣,这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你打听这个干什么?难道你想搬去京都?中海那么大还不够你折腾的吗?”

周振华将筷子摆正,他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反而一连抛过来好几个问题。

“没有算了。”

周辰没功夫跟对方废话,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

周振华知道刚才自己有些激动,他长舒一口气,缓和了一下心中的情绪,这才缓缓说道:“有个老同事在那边,你到底想要干嘛啊?”

他压抑着情绪,不让自己变得易怒。

“我想查点东西……”

周辰掏出报纸,然后铺在桌面上。

报纸上画的圈,所以对方很快便看到了周辰想要调查的东西。

“大兴京都1998春季拍卖会?”他上下大量了一番,继而说道:“你想查什么?”

周振华知道,如果不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事,以对方的脾气,定然不会开口。

“当时购买战国古玉残片的人。”

周辰回应道,他的语气很缓和,听不出什么波动。

“拍卖行泄露客户信息这是大忌,严重的可是会追究刑事责任的,我从小便教你,你该不会是忘了吧?”

周振华面色严肃,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不帮就不帮,你没资格给我说教!”

周辰冷哼一声,决定离去。

他早就猜到对方会是这个态度,所以当对方开口拒绝的时候,周辰反而没有太多失望。

毕竟如果这个老古板能开窍的话,也不会那么绝情。

周振华是金陵大学的教授,也是一名考古专家。

往好了说,这个人是一心扑在岗位上,为了民族历史与文化传承兢兢业业。

但在周辰的心中,对方就是一个抛妻弃子,自私自爱的老古板。

在周辰的小时候,对方几乎就住在单位,如果不是周辰母子来单位找他,对方恐怕一个月都不会回家。

前些年,周辰的母亲患病,这个男人不仅没来照顾,而且连自己结发妻子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这种心肠如铁的男人,周辰早就对他死心了,又怎会失望。

“你站住!”

瞧见周辰要走,对方沉声说道。

似乎是周振华的声音有些大,将其他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他起身来到对方的面前,“不是我不想帮你,这种事真的就是违规的,而且都过了那么多年了,可能资料早就没了。”

周振华语重心长的说着,但对方口中的话,周辰是一个字也不会信。

“哼,我就知道会是这样,随便吧。”

周辰扒开对方想要拦住自己的手,冷冷说道。

“你……”

周振华想要阻拦,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师父!谁……小辰?”

戴勇跑了过来。

他刚才得到消息说是自己的师父在食堂和别人起了争执,他刚要开口,却发现这个人竟然是周辰。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吧。”

戴勇朝着周振华点点头,然后便拽着周辰离开了。

十分钟后。

金陵大学职工楼。

戴勇是金陵大学的讲师,学校在职工楼内给他分了一间宿舍。

宿舍不算大,但收拾的井井有条。

“来,师父喝茶,暖暖身子,这两天下雨降温了。”

戴勇先给周振华递了一杯茶,然后又给周辰沏了一杯茶,“来,喝口水,你这次回来也没跟我打个招呼。”

这对父子的关系,戴勇无比清楚。

他没有劝,因为他知道这根本就没用。

“降温?我的心早就凉了,几年不回来,回来一趟就要我去干那违规的勾当,真是不让人省心。”

周振华率先说道。

“哼,你这种撇下母子,一心只为个人脸皮、荣誉的人,哪还有心……”

周辰将杯子往桌子上一摔,冷冷回应道。

“你个小兔崽子……”

周振华大怒。

“哎哎哎,你们怎么又吵起来了?”

听到二人喊了起来,正在切水果的戴勇,赶忙从厨房跑了出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爷俩怎么一见面就掐……”

戴勇将周辰拉到一边,轻声问道。

对于自己这个铁哥们,周辰倒是没藏什么心眼。

他将事情的原委都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啊。”他搓着大拇指,仔细思量着,“以我这人脉,要是小一点的拍卖行还行,但大兴国际还真是不好搞定。”

戴勇有些为难。

“没事,不行就算了,我再想办法吧。”

周辰也没打算为难勇哥,毕竟这件事的确是有些不好办。

“师父在气头上,等回来消消气,我再帮你问问吧。”

戴勇朝着屋内瞥了一眼,缓缓说道。

“他?你还是算了吧,我今天最大的错误,就是来找他。”

周辰抱着手,冷冷说着。

“也不能这么说,虽然你们爷俩总吵架,但我看得出师父他还是在乎你的。”

“行了勇哥,我也不为难你了,我先撤了,有空咱俩单聚。”

周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便离开了。

“那小兔崽子走了?”

看到只有戴勇一个人回来,周振华沉声说道。

戴勇点点头,并没有出声。

“走就走,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我就当没有这个儿子。”

周振华端着茶杯想要喝,却又放下了。

戴勇打量着对方的表情,没往下接话,反而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胡教授前年去的地方,就是大兴国际吧。”

“怎么?你还真想让我给那小兔崽子去坏了规矩啊。”

周振华望着面带笑容的戴勇,冷哼一声。

“万一胡教授愿意呢,再说胡教授的女儿不是在考咱学校的助教嘛?”

戴勇微笑着,提醒了一句。

周振华没出声,只是静静的握着茶杯,似乎在想着什么……

……

中海。

辰飞动物园。

“慢点吃,怎么跟个饿死鬼似的。”

周辰趴在沙发上,望着茶几上啃着牛肉的小凶猛微笑道。

今天虽然是工作日,但动物园的人气依旧非常火爆。

现在是营业时间,大白需要在奇物馆内镇场子,周辰只好跟着小凶猛玩。

“过来。”

周辰一伸手,对方从茶几上跳了过来。

“有时候这人还真不如动物。”

他摸着对方雪白的小脑瓜,微笑说着。

“怎么听你这话带着怨气呢?”

正在周辰撸小胸猛的时候,何有容从外面走了进来。

“完事了?”

周辰起身,赔笑道。

“完事了,那帮老家伙三天两头就往这儿跑,还真把这里当茶馆了。”

何有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显得有些疲倦。

听到这话,周辰赶忙给冲了一杯咖啡,“来,喝杯咖啡,知道你最辛苦。”

瞧见对方满脸嬉笑的模样,何有容有些警惕。

他握着温热的咖啡杯,死死的盯着对方。

“什么情况?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想干什么?”

相处这么久,何有容对于周辰的脾气秉性还是非常了解的。

她知道对方突然热情,一定有所图谋。

“哪有什么事,就是看你平时辛劳,给你冲杯咖啡提提神。”

周辰一脸奉承地说道。

“别跟我来这套,我还不知道你……”

何有容将咖啡杯让桌子上一放,脸上写满了不相信。

“哈哈哈,有容姐果然是冰雪聪明,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其实也没什么大事。”

冲过咖啡之后,周辰起身给对方捏着肩膀。

“得,每次你一说没什么大事,都不小……”

何有容可是上过当的。

上次对方也说没什么大事,却让她帮忙联系租借翼装服以及跳伞飞机,整整让她陪着折腾了一天。

更可气的是,当自己去向韩小飞告状的时候,对方竟然还同意。

虽说后来得知对方是为了直播训练,但总不能每次都拉上自己啊。

她想不出对方这次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真不是什么大事。”周辰嘿嘿一笑,接着说道:“我就是想带大白出去玩玩。”

“啊?”何有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扒开肩膀上的双手,回头盯着周辰,威胁说道:“你疯啦?带大白出去?你知不知道它可是一只老虎?”

“当然,它可是我亲自从大兴安领带回来的,我怎么会不知道?”

周辰嘿嘿一笑,开玩笑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几分傲娇。

“没跟你开玩笑,我知道大白聪明更是对你的话言听计从,但他毕竟是一只老虎,老虎可不是能够随便上街的,你以为他是你家的狗吗?”

何有容说着话,语气却带着一丝威胁。

很显然。

对方要带老虎上街的事,她是不会同意的。

“这里不是国外,如果被别人看到或是吓到路人甚至是伤到路人,你赔得起吗?”

“退一万步讲,即便大白就乖乖的跟在你身旁,但如果被路人发现马路上有一只老虎他们也会报警的,你信吗?”

“蛋白如果被警察带走,你怎么办?动物园怎么办?它现在可是咱们园区的镇园之宝,不能也不允许有丝毫的闪失。”

何有容很激动。

这不仅关乎她的利益,也关乎着园区的名声。

她自然不能由着周辰任性而为。

“我知道,有容姐,我也没说带着大白去马路上闲逛。”

周辰继续磨着对方。

“去哪也不行,动物园的动物一旦跑出去,难免会被别人看到,到时候怎么办?”

何有容摆着手,态度很决绝。

“鸟哥在郊区买了一栋别墅,里面还有一个大院子,邀请我们去就那里玩几天,我们保证不出去,还不行。”

周辰徐徐说着。

见对方没有立即反驳,他又接着说道:“正好咱园区部分景点需要整修加固,闭园几天。”

“现在不同往日,动物多了每天的伙食也很贵,你们两个甩手掌柜不管,我总不能不管啊,闭园一天收入损失不少……”

“钱是永远赚不完的,咱现在的效益这么好,不差这一天两天……”

对方有所动摇,周辰接着洗脑。

“那栋别墅很大,鸟哥说也让你一起过去住两天?”

“也叫我了吗?他怎么不亲自和我说。”

何有容这次真的动摇了。

正在二人闲聊的时候,何有容的电话响了,一看名字还真是韩小飞……

章节目录

荒野之我的弹幕能提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零点二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零点二七并收藏荒野之我的弹幕能提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