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把分手的借口推到你身上?借口?那些都是借口吗?”

电话另一头的贾珍禾稍稍沉默,声音提高,充满了痛恨和愤怒。

“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孩跟你提分手,你却跟她开玩笑,就能让她恨你一辈子!正常人分手了,难道不是该心痛、大吼、吵闹,会像你那样开玩笑、无所谓吗?你扪心自问,你为我做过什么难忘的事情,送给过我什么珍贵的礼物,带我去什么地方玩过吗?”

“呵呵,怪我开玩笑,你才在跟我开玩笑吧?在我比赛前非得打这个分手电话,你还是个女孩吗,你是恶魔吧。我不心痛?你又怎么知道的?我吵闹大吼有用吗,只有吵闹大吼,能表现愤怒吗,看来你四年表演白学了。

我为你做过什么?从小到大,那么多次的排练,是谁陪你完成的?那么多次的双人舞奖项是谁陪你拿的?那么多次周末回家是谁几乎隔着一个城送你的?你人生里那么多的第一次又是谁跟你完成的?没带你玩过?那次滑冰打架,我是为谁受伤的?”

陈昕心中不由涌起一股怒火,快速地抛出了一连串问题。

日久见人心,分手见品性。

没想到他们两人对感情的看法,有这么大的差异!

“你——,你,那你也没有我的付出多,我给了你我能给的全部,而你给我的,全是你随便都能做到的!”

“呵!”

这一刻陈昕恍然大悟,他发出了一声嘲笑,“好,那就这样,祝我们分手快乐。对了,认识这么多年了,总要有个正式的分手仪式,我们相互送对方一句话吧。

这世界是你的镜子,那我就是你的倒影,你是恶魔,我便是恶魔。直白一点,我们可以当陌生人,当从来没认识过,你也别来惹我,你怎么对我,我就会怎么对你!”

“——,陈昕,你疯了,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电话里的贾珍禾沉默片刻,难以置信,气得声音颤抖。

“不,我只是提醒你,既然不爱了,就不要互相伤害。”

“好!那我也送你一句话,你是个白痴,感情白痴,我恨你,永远恨你!嘟嘟嘟嘟……”

贾珍禾咬牙切齿地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白痴?

简直不知所谓!

“我给了你我能给的全部,而你给我的,全是你随便都能做到的。”

这句话像是耳鸣了般,一直在陈昕耳朵里嗡嗡响着。

随随便便能做到……

一段感情结束了,最让人痛心的不是失去了爱人,而是你的付出对方认为一文不值,彼此都认为是错付了。

或许从三年前,他没有选择去学表演,和贾珍禾的今天就注定了。

他们已经没有共同语言了。

贾珍禾已经是小有名气的女星,所见所闻,所用所耗,远比在象牙塔里的学生时期要精彩的多,自然看待所有事情就变了。

如果说,善良可爱在性感美丽面前,一文不值;

那么,高大英俊在名利地位面前,也是一文不值。

至少,现在的贾珍禾是如此选择的,后来她也确实得到了她想要的。

无意识地回到休息室,电视画面中,最后一个上台表演的林西河,表演结束后,刚离开了舞台。

“陈昕,快来啊,恭喜你,你是第一!”

休息室里,欢呼声响起,几个舞者凑到陈昕身前,开始对他大声恭喜起来。

“怎么可能,我是第一名?”

陈昕有些难以置信,还以为几个小伙伴再跟他恶搞。

他在外面打电话,并没有看到林西河的分数。

“陈昕,真的,就差一点点,你不知道,最后出场的西河,他的《西河剑器》只比你低0.06分!”

郑兴国详细跟陈昕解释道。

“这么接近?诶——,你也失误呢?”

陈昕惊讶之余,向浓眉大眼的学长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唉——!”

表演结束,刚回到休息室的林西河叹息一声,走到一边,不去理睬陈昕和众人。

多好的机会,他竟然没有抓住。

这可能是唯一一次胜过陈昕的机会。

看到林西河熟悉的丧气反应,陈昕终于确信是真的了。

一种无比满足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忍不住双拳紧握,大叫了一声。

人一生有几个十年?

前二十年的人生里,其中十三年,他都在做这一件事情。

再没有比这个一等奖,对这段年华,更好的交代了!

而且,拿到这个奖项,他就拿到了所有青年舞者能拿到的重要奖项。

他很快就会被评为二级舞蹈演员,不进那三家单位,也能找个有留京名额的单位。

妹妹两年之后参加高考,就不用像他那样回苏省去考了!

“傻了吧,你这小子运气真好啊。哈哈,西河他看到你失误后的分数,有些患得患失,表现力不够!”

见到陈昕有别平常的高兴样子,单眼皮的罗兴国挤眉弄眼地笑道,一时眼睛都看不见了。

“原来如此!”

陈昕忍不住又可怜地看了眼林西河。

他若是没失误,林西河一等奖无望,会一心表演出最好的他,表现也会比现在好。

他若是失误摔倒,分数很低,林西河不会将他当威胁,自然也能完美发挥。

但他这种小失误,拿到的分数,跟林西河实力接近,便让林西河患得患失起来,没有发挥的更好。

如果是他后出场,自然就不会有这些情况,就影响不到林西河。

这算是蝴蝶效应吗?

这样的话,导致未来变化的事情,以后就要有选择的去做了。

否则。

打乱了时空运转,干扰了历史发展。

他这个时间刺客,还如何回溯时光,借势兴风作浪?

“陈昕,恭喜,还是你厉害啊,西河学长的艺术表现力确实不如你,快准备下,去前面领奖吧。”

“艺术表现力?哈哈,姜云想,你这个说法够新颖有趣,比直接夸我帅高级多了。我的长相确实也只能用艺术来形容了!”

陈昕忍不住开心大笑,刚才这些人可是都阴阳怪气地刺激他了,现在该他还回去了。

“哎——,真自恋!”路人甲学弟无言以对,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

“知道你帅,只是别这么臭屁好嘛!”路人乙同学摇摇头,也离得远远的。

“过分啦!”路人丙抗议。

“过分?可惜啊,最后一次胜过我的机会,西河学长,不,你们所有人都没有抓住啊。”

陈昕摇摇头,露出了一副孤独求败的神伤表情。

休息室的其他舞者,顿时投来了诧异的目光。

最后一次,难道陈昕这次真的要放弃舞蹈?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曲不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不曲并收藏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