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昕,你过来一下。”

陈昕刚点头答应袁媛,那边季虹就朝他喊了一声。

走过去之后,季虹将刚才和黎婉谈成的条件讲了一遍。

“可以,版权我们保留,一年内你们自己发的唱片等相关产品,收入都归你们。”

陈昕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这样相当他用这首歌付广告费,请周讯帮他宣传。

双方都受益,这样才能合作共赢。

“很好,希望以后我们还能合作。”

黎婉见陈昕答应,这才露出了笑容。

“您客气了。”

陈昕微微一笑。

目送着黎婉走向周讯,一旁的季虹瞥了眼不远处的袁媛,再次开了口。

“陈昕,你真的要跟她谈恋爱?”

“虹姐这是觉得不合适?”

陈昕疑惑看向季虹。

“那倒没有,我只是怕你还不够了解她,又一次……”

“又一次被甩?”

陈昕哭笑不得。

“你啊,别太投入了。这个圈子面临的诱惑太多,谁也说不好的。”

陈昕哑然失笑,“虹姐,我看起来像个情种嘛?你太不了解我了,我只是个养花人。”

“养花人?”

“对啊,给花花草草浇浇水,松松土啊,养得漂漂亮亮的,我就满足了。”

陈昕好笑地解释道。

前世自从贾珍禾的事情后,他就想开了,男女的事情上向来随遇而安。

从不期待什么,也从不承诺什么。

快乐的做朋友,不成为b\'c轻松无负担多好?

“……,随你吧,反正你年轻,有时间折腾。”

季虹听得稀里糊涂,索性不说了,转个话题道,“这次来还有个重要事情跟你说,中秋晚会邀请你表演个剑舞的节目。”

“中秋晚会?这不是还要近两个月吗?”

“是的,人家也要提前准备、彩排啊,有的节目早就开始准备了,现在联系你,还不是因为广告的播出?”

“可是我八月底就要去拍《上错花轿》了,没时间啊,再说,我的腿也不能轻易折腾啊。”

陈昕无奈地道。

“我说过了你的情况,也具体问了,不是以前你表演的那种,是跟一位老艺术家联手表演,他朗诵关于中秋月圆的诗歌,你根据情景表演舞蹈,不需要那种高专业和高强度的排练和表演。”

“哦,这样啊,就是让我去当个背景板?”

陈昕好笑地问道。

“那不至于,肯定会给你很多镜头,还有很多特写的,人家也是了解你的情况才这么安排的,听说还是严学艺前辈推荐的。”

“哦,老校长啊,那我必须去。”

陈昕听到这个名字,肃然起敬。

这位前辈对学生相当严格,给他的评分最低就可以看出来,但他也同样关心学生。

前世他留在京城青年歌舞团,拿到京城户口,还是多亏了这位老爷子的看重和照拂。

“我已经问过了,中秋晚会只需要两天时间,彩排加节目录制,张恩导演那边也可以请假。”

“那就好。到时候你通知我。”

“行,mv的话,周讯要先练歌录歌,等你们这部戏拍完,就可以开始录制,下个月初就能发行了。”

季虹说完就像黎婉和周讯走了过去。

陈昕也跟过去,跟黎婉和周讯简单聊了下歌曲和拍mv的事情,季虹便拿着小样跟黎婉走了。

周讯将随身听还给陈昕,认真看着他道,“陈昕,mv我打算去你们学校拍,你觉得呢?”

“这不好吧?”

陈昕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思。

这显然是认定他写这首歌是因为前女友,所以拍mv就想还原故事。

这样的话,他岂不是蹭热度不成,把自己还搭进去了!

“为什么,你的歌可以写,就可以做啊,让她明白你的心思,或许分手了,以后你们还可以做朋友。”

周讯不解地道。

这时候袁媛走了过来,好奇地看着陈昕,显然是想知道更多的事情。

“无所谓了,讯姐你高兴就好,那我就先走了。”

陈昕不想解释了,他和贾珍禾的事情,可跟别人的情况不同。

“你们是去公园玩吗,你还有其他新写的歌给她唱是吧,我也去听听好吗?”

周讯看看一旁的袁媛,询问道。

她还有三场戏,但都是早晨和上午的,只能明天再拍。

现在才下午五点多,距离天黑还早,回酒店太早了。

“你跟着过去,太容易被人围观了。”

陈昕婉言拒绝,他实在不好强行拒绝啊。

小姐姐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人家只是喜欢音乐,喜欢音乐人,就只是想去听听歌而已。

“那我们就不去公园了,回旅馆吧,小院里很凉快,也可以的。”

一旁的袁媛立刻提议道。

她本来没往新歌上想,但是周讯这么一提醒,立刻就来了兴趣。

“那好吧,也只能如此了。”

陈昕见袁媛都同意了,还能再说什么。

当下三人还有周讯的小助理,一起往小旅馆而去。

拍摄现场距离旅馆也就两个胡同,没走几分钟就回去了。

一番准备之后,陈昕便坐在院子中的大槐树下弹唱起来。

“董小姐你从没忘记你的微笑

就算你和我一样渴望着衰老

董小姐你嘴角向下的时候很美

就像安和桥下清澈的水

董小姐我也是个复杂的动物

嘴上一句带过心里却一直重复

董小姐鼓楼的夜晚时间匆匆

陌生的人请给我一支兰州

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董小姐

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这让我感到绝望董小姐

董小姐你熄灭了烟说起从前

你说前半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

董小姐你可知道我说够了再见

在五月的早晨终于丢失了睡眠

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董小姐

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这让我感到绝望董小姐

所以那些可能都会是真的董小姐

谁会不厌其烦的安慰那无知的少年

我想和你一样不顾那些所以

跟我走吧董小姐

躁起来吧董小姐”

一首《董小姐》谈唱结束。

坐在院中阴凉中,拿着冰饮听歌的几个人都沉默着不说话。

“董小姐,真幸福啊。”

周讯缓缓站起来,叹了一句,眼睛闪烁光彩,看着陈昕,“你们这些会写歌的,真气人啊,你早写给她这首歌,她怎么会跟你分手?”

“五月,你们是五月分手的吗?”

袁媛闷闷地开口问道。

周讯的小助理玲玲拿了杯冰可乐递给陈昕。

陈昕喝了一打开,浑身一阵凉爽,这才笑道:“一首歌而已,就是我编的,你们想什么了?好了,现在歌也唱了,我可走了啊。”

陈昕不理会周讯和袁媛,带着吉他,直接起身往小院外而去。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作为一个养花人,养花要有耐心,花园里可以有很多花,但同一时间,只能精剪打理一朵。

否则,那就是海王了,海王容易被淹死。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曲不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不曲并收藏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