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向来都是各种影视剧的最爱场景之一。

从血腥刺激的恐怖片到浪漫甜宠的爱情喜剧,一些精心布置的浴室场景,经常会给观众留下难以忘怀的情节。

陈昕穿着衣服躺在浴缸底,凉风从窗外挂进,把窗帘掀起,他身体在缸底蜷缩的更紧了。

摄像机从顶部俯拍,让他显得如此孤独可怜,随着中景到近景、特写,将陈昕的麻木的表情也拍摄了出来。。

人说浴室是产生灵感的地方,躺在浴缸里,浑身堆满泡泡,就会有一个个灵感和奇妙的想法,想泡泡般产生。

而穿着衣服蜷缩在浴缸底,那绝对是相反的象征,一点都不会有任何灵感和奇妙的想法,只有空虚和迷茫。

这样运用镜头语言,处理景别,突出了建斌此刻的内心和身体的孤独,会与另一场浴室温馨美好的双人戏相对比,体现出两人七年来的情感变化。

“咔!”

随着导演喊停,场记打板,陈昕起身爬出浴缸。

拍摄影视剧很少按照故事顺序去拍摄,基本都是按照场景拍摄的。

浴室中还有三场戏,下面就是拍摄浴室中两人温馨美好情景。

导演开始清人,只留下了灯光、摄影师,其他人都被赶了出去。

“你们两个放松点,就当成真实生活一样,我们尽量一遍就过。”

导演章一白说完转过身去,回到镜头后面去了。

时间就是速度,速度快,就不会被人看到。

陈昕快速脱掉上衣,只剩下身的紧身短裤,然后坐进了半缸水的浴缸里,这样远景便只能拍到他的上半身。

徐晶蕾见陈昕这么麻利,也赶紧就位,进入浴缸坐下,半靠在陈昕身上。

她比陈昕还穿得多,该保护的地方都好好的,但是在镜头中两人就跟真的洗澡差不多。

拍这种场景,就算是专业的演员,也还是会感到尴尬。

特别是男演员,受到刺激,难免会有些不受控制的反应。

陈昕还好,他自信可以控制自身,不会有什么生理反应。

他的荷尔蒙昨晚都被袁媛耗光了不说,从小练舞蹈,也习惯了与异性身体的这种接触。

虽然他们古典舞不像芭蕾舞那样,跳舞时经常身体接触,但也不少,而且从小见惯了穿着紧身连体服的女孩,他也不会一看到什么曼妙玲珑的身材,就产生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而且,一般来说,精神力集中,就不会有怪情况发生。

他倒是听过一些荒诞的说法。

说有的舞团小的时候练习,可能会光着练,这样上台就习惯了,再不行一些年轻气盛的男舞者,上台前就去厕所自行疏通后,也会减少尴尬情况的发生。

“开始吧!”

没有场记打板,随着导演喊了开始,摄影师赵晓丁开始拍摄。

陈昕和徐晶蕾也快速进入表演状态。

略暗的浴室内,灯光师站在角落,拿着打光板将一束明亮的光反射到浴缸中的陈昕和徐晶蕾脸上、身上,像极了从树荫投下的斑驳阳光。

明亮却并不刺眼。

光线又被浴缸中的水折射在浴室的红色墙壁上,晃来晃去,营造出了一种虚幻美好的感觉。

“小慧,你觉得咱俩是不是太好了。我老有一种乐极生悲的感觉。我觉得人一辈子的爱就那么多,就像花钱似的,有人匀着使能花一辈子,平平淡淡的,咱们俩好像有点太挥霍了……,好像一下子就花完了。”

陈昕用一种缓慢唏嘘的语气说着,预言着他和小慧的爱情会很快耗尽,也显露出来他的悲观性格。

“你呀,就爱胡思乱想。我给你出道题吧,一个甘蔗,一头是甜的,一头是苦,你先吃那头。”

躺在他怀里的徐晶蕾,仰头用娇俏调侃的语气问道。

两人说话之间,相互抚摸亲吻,有爱甜蜜地互动着。

“我先吃苦的,把甜的留到最后。”

“那说明你是个悲观主义者,对前途没什么信心”

“那你呢?”

“我当然吃甜的那头啦。”

“那我是甜的还是苦的?”

“你呀……”

徐晶蕾无奈说着,双手掬起一捧捧水,扬到陈昕脸上、身上。

“咔!”

随着导演喊停,徐晶蕾从浴缸底的水中,扯起一件衣服把自己上身包裹住。

陈昕没好气地摇摇头,又不是什么都没穿,压根没有拍肩膀一下好吧!

这部电影的基调是爱情,是情爱,不是情涩,怎么可能拍摄过分的果露画面?

很快,导演章一白走了过来,“嗯,陈昕放开点,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晶蕾,头靠陈昕左臂点,让他的胸膛和右肩可以拍摄到。”

“导演,有这个必要吗?”陈昕有些好笑问道。

“呵!”

导演嗤笑一声,看向徐晶蕾,“表情对陈昕稍迷恋点,甜蜜点。”

说完,他便转身回到了摄像机后。

徐晶蕾突然就感觉人一下都不好了,搞了半天这场戏主要是拍陈昕,她只是个工具人!

接下来顺利拍了一遍,导演满意宣布拍摄下场戏,是两人开着淋浴拥抱亲热的戏。

半个小时后,浴室两人场景的戏就彻底拍完了。

陈昕和徐晶蕾都是松了口气,再次恢复正常衣装。

导演给两人一点时间稍微调整下情绪。

徐晶蕾费解看向陈昕,凑过来低声道:“你今天怎么做到的,一点都不正常!”

“你以为我脑子里只有那些东西?”陈昕嗤笑。

“呵呵,这可说不好,某些人或许就是绣花枕头,也说不定。”

“可惜,你没机会知道真相了,我是你永远得不到的男人。”

“呸,真不要脸!”

徐晶蕾差点气笑了,忍不住拧了下陈昕胳膊。

陈昕立刻躲开。

“诶——,我刚才没想明白,导演说你懂他要什么,那是什么意思啊?”

徐晶蕾不再胡闹,转回正题问道。

“我也不懂啊。”陈昕才不会去跟她解释。

章一白请他拍这部戏,就是看了他在十七岁单车里几个特写镜头的表现,才没用试戏,就选了他演建斌。

一个是他和袁媛骑车从银锭桥飞驰而过,迎着风和阳光的那个青春美好的画面;另一个就是他单手骑车,拿着板砖,跟在袁媛和黄毛后,扬起砖头那一瞬,眼角无声滑落泪滴,表情漠然又神伤的画面。

《开往春天的地铁》中有一幕是建斌和小慧在地铁站人群中相互对视的画面。

人群从他们身边匆匆而过,他们凝望彼此,风扬起建斌的头发,他再次燃起对爱情和生活的自信,那一刻他脸上充满着对未来的期待,跟小坚骑车从银锭桥驶过有些相似。

那时候小坚跟袁媛饰演的潇潇第一次约会,也是开心快乐,充满期待的。

这就是为什么陈昕总想选择不同角色去尝试的原因。

导演、制片人大多是通过作品认识演员的,当然也不排除一些是通过技术认识的。

通过饰演不同角色,展示自身更多的可能,自然会得到的更多机会。

一些演员只演主角,宁愿没戏拍,都不去演一些配角,也是类似的原因。

相对而言,主角的戏份更多,人物会更饱满,发挥的余地也更多,而一些配角多是脸谱化的,演成功了,也能出名,得到更好更多的机会。

但许多演员会因此被定型,就算去演主角,观众都很难接受。

譬如华妃娘娘蒋心,演配角就很出彩,一演主角就拉胯,被人诟病。

接下来继续拍摄出租屋内其他建斌和小慧夫妻间,那些琐碎细腻的生活化场景。

一个礼拜时间匆匆过去。

出租屋的戏拍完后,又在北影厂八一楼拍病房的戏,最后是建斌和小慧蹦极往下跳的外景戏。

那场戏很感人。

“建斌,我想和你一起死!”

“你想好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然后两人拥抱跳下,曾经美好的画面在他们坠落的过程中呈现,然后倒吊在水面上,亲密热吻,将一切过去终结。

晚上建斌半夜起来,用勺子替代指头,让小慧抓着,修好水龙头,在磅礴大雨中带着行李离家而去,给小慧以自由。

最终,第二天两人都难忘彼此,同时出现在地铁站,在匆匆人群中相视微笑,回想了起昔日来京城的初衷。

“小慧,我会让你幸福的!”

6月18日,《开往春天的地铁》杀青,陈昕回校参加毕业汇演。

由于拍戏太忙,没时间跟班里的同学排练音乐剧,他的音乐剧《小幸运》是请学妹孙霏霏来助演的。

群舞《侠义道》是他们古典舞两个班的男生演的江湖侠客的群舞。

6月23日,陈昕正式大学毕业离校,他的下个人生阶段彻底展开。

《三少爷的剑》播放在即,他需要参加宣传工作;魔音天空催促发行的新专辑,十首歌他已经准备好,接下来就是花时间去录制。

PS:一般没有在下午五点前和晚上十一点前更新的话,那就是卡文了,会先更后改,大家等会再看,免得影响阅读体验。

另外,求大家多多留言,发表观点,我都会好好去看的。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曲不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不曲并收藏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