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丽主编冯利时尚宽敞的办公室内。

陈昕被请进去坐在了会客区,袁媛坐在他的旁边。

“陈昕,很高兴认识你,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的工作人员疏于管理,让模特们给你带来了那么大的麻烦。”

冯利坐在对面,客气地跟陈昕说着。

“没事,都是小孩子,追星很正常。”

陈昕半开玩笑地说道,刚才他还真是怕有些女孩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袁媛奇怪地看向陈昕,说的你有多大似的。

“呵呵,你可真会开玩笑,陈昕你也才20岁吧。”

冯利也是觉得古怪,忍不住笑道。

“哦,我啊,虚岁21了。”

陈昕认真道。

他是82年1月24日出生的,正好是82年阴历除夕,出生第二天,直接就两岁了,算周岁的话就要扣两岁。

“陈昕,我们已经定了袁媛拍我们下期的伊人服饰美容封面,你们的关系是算公开了吧,那能请你也参与拍摄吗?”

冯利用、委婉、试探、商量的语气询问道。

“这个我恐怕没法答应,你知道的,艺人的经纪合约有很多条款限制,这种事情必须跟公司和经纪人商量。”

陈昕早就想到了这点,立刻拒绝道。

“陈昕,你误会了,不是拍你们的情侣照,主要是拍袁媛,请你做个采访。”

冯利强调一句,解释道。

“是你误会了,冯主编!”

陈昕见袁媛看向他,也强调一句,继续道:“情侣照也好,采访也好,都不是问题,但是你都要先跟我的经纪人谈,而不是跟我。”

艺人是不能私下接活的,这是基本的原则,否则公司根本没法管理。

“是我疏忽了,我这就联系你的经纪人,季虹是吧?”

冯利抱歉地起身,开始拨打季虹的电话。

她本想着陈昕年轻不太懂这些,为了女朋友会答应她,可以省了她很多麻烦,没想到陈昕根本不吃她那一套。

冯利跟季虹说了两分钟,便又走回来,将电话递给陈昕。

“虹姐,是我。”

“陈昕,你现在要注意一些了,以前我不管你交女朋友,是觉得反正你要走实力演技路线,用作品说话,生活恋爱也很重要。

但现在不同了,这一年来,你又是唱歌出专辑,又是热播剧大火,粉丝量猛增,许多都是少女少男,你就必须低调点,特别是恋情。

这不光是保护你,也是保护你女朋友,你知道的,一些过激的粉丝可能会做很多极端的事情,跟袁媛一起拍摄杂志就算了。

反正大家都知道你们的关系,就别到处秀恩爱了,小心反噬,再说,万一以后分了怎么说?

冯利说邀请你做个专访,你既然上门去了,就答应她吧。这个杂志现在卖的很好,受众主要是都市年轻女性,会给你提升一定的知名度。

另外,你的助理我已经找好了,你说自己找保镖和司机,找的怎么样呢?刚才你在锐丽被围已经有人拍照片发到了网上,以后这种事情不能再发生,万一出现什么碰瓷,你都说不清。”

听到是陈昕,季虹少有的就是一大通嘱咐。

“知道了,你放心吧。保镖的话,文卓说他帮我找,找会功夫的师兄什么,到时还能陪我练武,跟着学武术套路。”

“那就好,你接受完采访来公司,那两部戏有新的消息了,我要跟你说说具体情况。”

“是《大汉天子》、《天龙八部》的事情吗?”

“你回来再谈,还有《射雕》的合约问题,就这样,再见。”

季虹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陈昕只好将电话交给冯利。

“好,袁媛,你先跟她们去拍照,我就在这里对陈昕做个专访。”

“好的。”

袁媛起身跟着冯利的助理出去了,冯利则拿了个录音笔过来,把先前准备的简单题纲拿出来,开始采访陈昕。

“陈昕,众所周知,你不仅是舞者,还是歌手、演员,而且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特别是在古典舞和流行音乐方面,你取得的成绩,在年轻的同龄人中都是拔尖的。

你是如何做到成功转换身份的,毕竟在我们外行眼里看来,这两个职业似乎差的有些远。”

“实际这两个职业差的并不远,而且还是相通的。在许多时候,歌舞甚至是一体的。

舞蹈是肢体的语言,音乐则是心灵的语言,两者分别通过动作和声音来传递表达人的思想和情感。

我之所以能在舞者和歌手间快速转换身份,我想更多是得益于我专业学习过音乐剧,有一定的音乐素养,并在作曲写歌上有一点天赋。”

“你太谦虚了,可不是有一点天赋。那你怎么看待现代女性在职业和生活中的身份转换,在工作时要精明干练地做个女强人,在生活中要善解人意地做个小女人?”

“这个我的阅历怕是不足以谈什么看法。我只能说无论男女,在生活中,还是工作中,做自己就好,不能一味去考虑别人。”

“做自己就好,你说的太好了。那我们谈谈你的音乐吧,在你的ep《追光者》中,你通过五首歌曲表达了对前女友五种不同的情感。

结合起来,就像是用五首歌,给你前女友不同年龄段的五封情书,现在被许多人戏称为‘爱的启示录’,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呵呵,启示录夸张了,能让大家有些感悟就很好了。至于五首歌曲是五封情书的说法,我不认同,我更多想表达的还是对过往和岁月的纪念,不单单是我,而是有着共同经历情感的人。”

陈昕笑着回道。

“确实,许多人都有他们的《小幸运》,在校园里遇到那个他;然后那个他会像《董小姐》那样离去;我们只能像《追光者》和《小情歌》写的那样,追赶、回忆、放手,甚至闹到最后留不下《体面》。

一段感情就让你体悟到了这么多,写出了这么受欢迎的《五首歌》,现在你大学毕业了,新专辑《毕业季》马上就会发行,共有十首歌,是否也会有不同的年龄段的毕业故事,还有对未来人生、工作的各种看法?”

冯利继续提问。

“这个……,到时专辑发行后,大家都会知道了。”

陈昕真没想到冯利会猜到这一点。

他很清楚自身的优势所在。

他的嗓音结合情感的唱法,得到了许多人认可,通过这一年的练习,唱功也提升了很多,但他最重要的依旧是有那些经典好歌打底。

可是这还不能保证他一定成功,还是要讲好故事,才能做到这一点。

而这正是他的独特优势。

他可以从记忆里的众多歌曲中找到合适的,将这些歌联系起来,讲成一个个好故事。

就如同那五首歌跟他身上发生的事情的关系。

如果不是五首歌串联起来,被人称作写给前女友的五封情书,被戏称‘恋爱启示录’,他一个新人歌手,ep不会这就销售过百万张了。

去年被香江娱乐圈视为未来天后的张百知,还有视作四小天王的陈冠西,各自都发行了他们的专辑,但销售却很一般,连两万张都没有。

四十多分钟的采访,很快就结束了。

陈昕又等了一个多小时,袁媛才拍摄结束。

把王韵送回他们公司,陈昕开着车载着袁媛往天泽影视而去。

“陈昕,谢谢你。”

袁媛突然靠在开车的陈昕胳膊上,柔声说道。

“这又是怎么了?我发现你最近变得越来越温柔了。”

陈昕费解地问道。

这一年交往,陈昕发现袁媛越来越多愁伤感,越不自信了。

拍摄《十七岁的单车》时,她还很活泼自信,甚至有点小娇蛮,现在却变了很多。

传说袁媛从中学、高中时期,就经常是十几个班的男生暗恋、喜欢、追求的对象。

她为了让自己丑点,特意在家里附近的游泳池晒黑自己,还买一些臭臭的奇怪药膏抹上,就是为了让男生不敢接近她。

她对其他的东西是否自信不好说,对自身的容貌向来都很自信,可现在她明显连这点都开始动摇了。

“还好吧,我一直是这样啊。陈昕,你说我是不是就只能做个花瓶,做其他的什么都做不好。”

“胡说,我才是花瓶。”

“你才胡说,你那么有才,怎么会是花瓶,哪有人还抢这样的名头。”

“我胡说?呵呵,我不是花瓶,怎么养你这朵花啊。”

“是吗,那你是不是还想养其他的花?”

袁媛立刻坐直身体,认真看着陈昕。

“袁媛,你这可就胡搅蛮缠了。你知道的,至少,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我,我不是不信任你,我只是觉得压力好大。那么多女孩都喜欢你,甚至包括周讯、徐晶蕾……,我不知道我那一天就撑不住了。”

“你……,那你想跟我分手?”

陈昕一下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也很无奈啊。

太过优秀,总是让他跟这个普通的世界格格不入。

“不是,我只是想我们以后低调点,给你带来太多麻烦了。今天锐丽本来邀请我是拍摄内页,不是封面。因为你接受采访,他们才给了我封面,这样不好……”

袁媛越说情绪越低,眉目眼神带着一丝伤感。

“嘿——,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吓我一跳,真是蠢女人,这算什么,一个二线杂志而已,以后一线、顶级时尚杂志,都要求着你拍了!”

陈昕霍然开朗,搞了半天袁媛的心结在这里啊。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曲不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不曲并收藏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