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不说杨康真是太懂女人,太会撩拨穆念慈了。

陈昕看着杨康将杨铁心和穆念慈父女‘请’到王府地牢,然后去送药这段戏的台词,内心不由佩服和唏嘘起来。

渣男的道路,他还是任重道远啊。

什么时候有了杨康这样花言巧语的手段,那他怕才有能耐去养袁媛之外的花朵。

不然,还是省省吧。

一个不慎翻车的话,他可就抢了罗之祥老师时间管理大师的头衔。

改剧本的三位老师也是够辛苦的,这场戏改过后,杨康这个人物从一开始就丰满了很多。

让观众能更早认识到他的手段,还有对穆念慈的喜欢。

原著中写的可是杨康将穆念慈父女关在铁笼般的铁栅栏里。

现在改成关在地牢里,还让穆易,也就是杨铁心直接昏迷,然后杨康前去送药,有了和穆念慈单独相处,刨白内心,互诉衷肠的时间。

杨康端着属下准备好的汤药,进入地牢,对穆念慈直接展开各种攻势。

他先送汤药表示对穆念慈养父的关心,等穆念慈质问,看出她早就芳心暗许,便拿出短剑硬塞给她,说若是不信,可以杀了他。

杨康连命都交到她手上了,穆念慈哪里还会再怀疑,当即抛弃了短剑。

杨康计谋得逞,又是一番花言巧语,将为何把穆念慈父女关在地牢给完美圆了过去,还发起直接攻势,说都怪穆念慈太美,那天才忍不住上台比武招亲,就是为了不想别人得到她。

“好,各部门就位,下一场!”

导演鞠觉亮见服、化、道、灯光,拍摄组的各个单位都准备好了,大喊一声。

场记拿着场记板快速在摄像机前打板。

“第28场,第三镜,第一次拍摄!”

扮演杨康的陈昕和扮演穆念慈的蒋秦琴,站在略显昏暗的监牢中,开始投入表演。

陈昕一身锦袍,长身玉立,俊朗潇洒,往前走到蒋秦琴身旁,脸上露出委屈的表情。“哎,你听我解释,那天咱们比武招亲的事,让我父王知道了。他很生气,我怕他找到你们,对你们不利,所以就派人把你们请到这儿来啦。这儿是最安全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我把你们请到这儿来,我这可是为你们着想。”

“好一个为我们着想。”

娇美可爱的蒋秦琴演的穆念慈心里已经信了,嘴上却还是在反驳。

“这也得怪你自己呀。”

“怪我?”

“对呀,谁让你长得那么美,害得比武招亲那天,我完颜康不能自禁,非要上场比武不可,就是不能让别人得到你。”

陈昕语气坚定又温柔,看着蒋秦琴,继续道:“如果你还要生我的气的话,那我就只好……,要不,你在我身上捅上二十几个窟窿眼也行。”

“捅那么多窟窿眼,你早死了。”

“此生若能与你相守,死也值了。”陈昕继续到。

蒋秦琴此刻早就听痴了,站着不说话。

“怎么了?”陈昕问道。

“你说的这话是真的?”蒋秦琴认真看向陈昕。

“若有半句谎话,天打雷劈!”

“我还是不信。”

“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这么想了。我真想身边有你这么一个人,你别看我是王子,别看我是小王爷,我从小连府门都出去不,长大了虽然前呼后拥的,可是我爹忙于国事,我娘喜欢一个人待着,我连一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我看见你就像跟你说话,我还知道你喜欢我。”

陈昕故作可怜地说着。

在女人面前示弱,往往能激发起她们最温柔的内心,这是许多男人惯用的套路,杨康将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

“谁说我喜欢你了。”

蒋秦琴羞涩转身就走,却被陈昕堵在了窗前。

“你别不承认,我从你眼睛里就看出来了。你要说不喜欢我,那好,我问你,比武招亲那天,你爹不同意你跟我比武,你干嘛非得跟我比武呢?”

“那,那就怪我武艺不精,没能胜过你。”

蒋秦琴无法否认,只能换个话题。

“别说谎了,我说到你心里去了吧。”

“我不想跟你说话!”

蒋秦琴无言以对,羞涩扭过头去。

“好,那你听我说,今生今世,我要你跟我在一起,我不要别人,就要你。你同不同意,你同不同意?”

说着,陈昕便将蒋秦琴壁咚到了墙角,认真盯着她的眸子。

四目相对,呼吸相亲,两人心更近了。

“谁知道你又耍什么心眼。”蒋秦琴嘴硬道。

“这么大的事情,我还耍什么心眼啊,你到底愿不愿意?”

“那你自己问我爹去。”

“你让我问你爹,我当然会去问?可是我得先问你呀,只有你同意才行。”

陈昕一脸认真看着蒋秦琴。

杨康这是刻意表现对穆念慈的尊重,也是他在继续试探穆念慈的心意。

“我,我,我,既是比过武了,只要我爹同意,我自然也”

“我——,太高兴了,好!等你爹好一点,我就去跟他说!”

陈昕高兴无比说道。

至此杨康已经完全确立了他和穆念慈的关系,得到对方的心。

“咔!”

随着场记打板后,这场戏好几个镜头,用了三个小时总算是拍摄完了。

导演鞠觉亮满意地招了招手,把陈昕和蒋秦琴喊到监视器旁,看最后一镜的回放。

这场戏将杨康和穆念慈之间那种相互喜欢,却各自对感情不同的态度,完全表现了出来。

杨康是抱着玩玩的心情,满满套路的在撩妹;穆念慈却是一见倾心,狐疑又期待地被撩着。

杨康的台词步步为营,不断递进,最终成功俘虏了穆念慈的身心,让她坦诚心意,接受了求爱。

看完最后一个镜头回放,导演满意点点头,让拍摄组转场,去拍摄擂台比武招亲的戏。

现在已经快下午四点了,必须抓紧拍摄,天黑之后,还要到地牢这补拍几个镜头。

下午又是三个多小时的拍摄,终于将擂台的戏拍完。

匆匆用了盒饭,又开始了晚上的夜戏拍摄。

杨康知道母亲包惜弱心善,喜欢小动物,抓了只小白兔,捏断腿送给母亲,让她救治,讨她欢心。

这些事情却都被夜探王府,前来偷药的郭靖和黄蓉全看到了。

两场夜戏拍完,都快十点了。

明天白天还有许多戏拍摄,剧组也就不赶着拍剩下的夜戏,结束了当天的拍摄。

陈昕回到影视城附近的宾馆,打开手机,便看到了季虹和袁媛、文卓等人发来的短信,问他耍大牌是怎么回事。

他简单回复说是配合宣传,便打开笔记本电脑,插上宾馆的网线,开始查看起了大胡子所说的炒作。

搜糊娱乐:“刚进剧组就耍大牌,陈昕是人红是非多,还是真的飘了?”

渣浪网:“陈昕耍大牌,第一天进组,便要求剧组重新设计服装。”

快速扫描了一下各个网站和论坛关于耍大牌的新闻,发现都很没意思。

全是标题党式的炒作,文章内容模棱两可,讲了他要求改服装的原因。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的声音响起。

陈昕看看时间都十一点半了,以为是场记来送明天的拍摄计划,打开门却发现是‘蓉儿’周讯。

“讯姐,你这是喝酒呢?”

“你鼻子怎么这么灵,我就喝了点红酒,看,我带来了。”

周讯扬了扬手里的半瓶红酒,从陈昕腋下快速挤进房间,背靠着门往后一退,就把房门给关上了。

“陈昕,你可真牛,刚进组就耍大牌,今天没有人给你穿小鞋吧?”

“没有啊,那你拿酒过来,是安慰我的?”

陈昕明白过来,无奈笑笑,往厨房走去,去拿杯子。

晚睡前喝点红酒有助睡眠,还能放松心情,缓解疲劳,养颜美容。

PS:求收藏、推荐,谢谢‘风雨绯红’的打赏。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曲不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不曲并收藏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