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你?我还想让人安慰了!我就是来让你借酒消愁的!”

“哈哈,借酒消愁,那不是愁更愁?”

陈昕转入旁边的厨房,拿着两个高脚杯回来,看着娇俏可爱的周讯,继续道:“你又是怎么了,还需要人安慰?

毕竟要在这边住至少两个月,为了让陈昕生活的舒服,剧组为他订的是个豪华大套间。

房间里厨、卫、客厅、阳台一应俱全,还有个小套间,被他让助理布置成了训练室。

“我啊,当然是没有男朋友,太孤单,需要人安慰啊。”

“呵呵?那还不好找,讯姐你勾勾手,就有大批男的往上扑。”

说话间两人在外间的沙发坐下,陈昕给两人各倒了半杯酒,摇晃着杯中玫红的酒液。

“可是我想找个喜欢的,而不是喜欢我的啊!”

“呵呵,你看着我干嘛,我可是把你当姐姐的。”

陈昕见周讯大眼睛目光灼灼看着她,也把眼睛睁大看着她。

“噗,你还真是煞风景。”

周讯真是哭笑不得,轻轻拍了下陈昕的脑门。

面对这样的陈昕,暧昧都不存在的,直接就给你挑明了,感觉不是被拒绝,像是在开玩笑,想生气都没借口。

“风景?哪里有?只有飞机场啊。”

陈昕目光从周迅那平平无奇之处瞥过,无奈地摇摇头。

“好啊,你这个家伙,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周迅又气又恼,起身跪在沙发上,小拳拳就往陈昕身上招呼。

“干嘛打我啊,我只是陈述事实。”

陈昕举起胳膊挡住攻击,好笑地反驳道。

“事实?你眼瞎吧,你女朋友也没多大吧!”

“那,呵呵,人家有发展潜力啊。”

“哼,懒得跟你说,就算断奶早,也不至于这样。”

听到陈昕毫不羞耻说出这种话,周讯气得坐回去,端着酒杯抿了口酒。

她还以为有着漂亮皮囊和有趣灵魂的陈昕,更多追求的是灵魂和心灵层面的契合,没想到这么肤浅,在这一点上与其他男人没有任何区别。

“你说什么,断奶早?”

陈昕都惊了,什么时候讯姐这么厉害了,一个脏字不带的骂人。

“那可不,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幼稚。”

周讯翻了个白眼,继续道:“你怎么回事啊,第一天到剧组就耍大牌?”

“没有,是张制片想炒作而已。”

陈昕也懒得纠缠前面的事,将大概情况说了下。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真的跟剧组那些人嚼舌头说的那样,你突然爆火,有些飘了呢。”

周讯又喝了口酒,颇为感慨地看向陈昕。

陈昕绝对是内地火得最快的男明星,而且是直接碾压了其他所有人。

一年多点时间,《上错花轿》、《三少爷的剑》、《霍元甲》三部电视剧播出;首部电影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新人;十六首大火的歌曲,外加他的出色外形,还有二级舞蹈演员,青年舞蹈家的身份。

把媒体去年评选的娱乐圈四大小生李亚朋、黄垒、路易、胡冰拿出来,跟陈昕比一比,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就算去跟港台的四小天王、新四大天王相比,那也是不遑多让,已经站在同一个水平上了。

听说今年媒体评选四大小生,早已内定他头名;各种华娱圈的音乐奖项评选,他也已经被当做无可厚非的新星和新王!

这么高的人气和热度,也难怪媒体爆出他耍大牌后,立刻就传的沸沸扬扬,整个剧组不明真相的人,都是感到十分惋惜。

“飘是不可能的,我早就在外太空绕地球周转了。”

陈昕也喝了口红酒,不太在意回道。

“什么,什么,这又是什么意思?”周讯有些听不太懂。

“嘿,能有什么意思,就是说我已经跟那些人不在一个level,一个层次了。”

“看来是真的飘了啊。”

“好了,讯姐,话说回来了,这么晚你到我房间来,就不怕人说闲话啊。”

陈昕嗅着杯中酒,很是八卦地道。

“我有什么好怕的,某个混蛋才该担心吧?”

“混蛋?女人啊,这是我听过对好人最大的污蔑!”

“好人,你是好人,就不会把前女友写进歌里,不断鞭笞。”

“胡说,我可没有,我又不是泰勒斯威夫特,就喜欢把前男友写进歌里。”

“泰勒斯威夫特?她是什么外国女歌手?你跟她学的?”

“我没有,你倒是说说我怎么把前女友写到歌里了!”

陈昕一头冷汗,段子用的太顺口,忘了泰勒斯威夫特现在才12岁,还没出名了。

“是吗,那你先说说,你那十首新歌有什么故事和联系吗,现在许多人都在网上猜测,我也很好奇。”

周讯立刻来了兴趣,这才是她今晚来找陈昕的真正目的。

她本来已经要进入一段新的感情了,陈昕新专辑出来听了后,不由就回想起了心中最留恋的那段感情,很想知道他到底对前女友是什么样的情感,为什么会写出这么多怀恋感情的经典歌曲。

“现在说了就不好玩了,会有人猜出来的,你不会也和一些音乐人一样,认为我还在写我的故事吧。”

陈昕摇着杯中酒,奇怪看向周讯。

“是吗,你这张专辑除了《栀子花开》、《再见》是校园民谣,写的跟毕业季相关,其他都是你的感想、回忆、感情所悟,以及对外界的回应。

最有意思的是第一首《起风了》和附赠的那首《带你去旅行》,分别是写给贾珍禾和袁媛的吧?

你这专辑名叫《毕业季》,除了说你大学毕业,还有感情毕业的意思吧?”

周讯又喝口红酒,俏脸微醺,得意看着陈昕。

她也只是大概猜测,其实网上各种分析更多、更细致。

“是,附赠那一首我承认,但第一首绝对没有的事,我才不会再写她。”

“是吗,那段歌词是什么了,嗯……‘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她,也曾指尖弹出盛夏。心之所动,且就随缘去吧’,呵呵,这还能写谁?你总不会又是胡写的吧?”

周讯说着就唱了出来,反问道。

“算了,我要说这些歌其实不是我写的,你也不会信的。”

陈昕也懒得解释了。

“哼,你这点我就很不喜欢,忘不了就忘不了,也没什么丢人的,大家现在都在说你专一念旧,这还不好啊?

“我谢谢了,我可不想做什么专一的好男人!”

陈昕毫不犹豫地驳斥道。

他的事业已经起步,正想着造个花园或者一片人工海,给妹妹们一个大家庭了。

“就你,呵呵。”

周讯轻蔑一笑,喝完杯中酒,站起身来,但是起的太猛,身子晃了晃,险险扶住了沙发。

“你别笑,总有你哭的时候。”

陈昕上前扶住她,回应道。

“是吗,你有那么大本事吗?”

周讯挑衅道,她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听不出这种话来。

“咳、咳,影响到你明天拍戏怎么办?”

“好了,送我回去,弟弟!”

周讯好笑地摇摇头,搭着陈昕的手臂往外走去,脚步却是一滑,差点又摔倒。

这个红酒后劲真大,刚才来之前壮着胆喝了半瓶,现在全发作出来了。

“行,行,我送你。”

陈昕见这情况,架着她往外走去,开门出去,便看到周讯的助理玲玲竟然就在门外等着,一脸焦急担心,似乎正要举手敲门。

“玲玲,你在啊,那快把讯姐扶回去吧。”

“昕哥,你帮我吧,她好像醉了啊。”

“行,走,你去开门。”

陈昕答应一声,扶着周讯走向斜对面的房间。

翌日早晨。

陈昕一大早上起来,在小训练室锻炼了一个小时,洗澡吃饭后,便准时赶到了拍摄现场。

一路便见到许多人在奇怪地看他。

陈昕以为是昨天‘耍大牌’的新闻导致的,也不理会。

早已在片场等候的助理杨序,见他来了,立刻匆匆跑了过来。

“昕哥,你看今天的新闻了吗?”

“什么,发生什么大事了?”

陈昕疑惑问道,他并没有让杨序一直跟着他,只是让他在片场和工作的时候跟着。

“网上在传你昨晚十二点出入讯姐房间的绯闻,还说你劈腿了!”

“这……,有照片,我出入讯姐房间的?”陈昕疑惑道。

“是啊,不然也不会有人信。”

“好,我知道了。”

陈昕一下就感觉不好了,直接去找制片大胡子。

昨天才炒作了耍大牌,还没平息,今天就又炒作他劈腿,这不是在宣传营销,这是真的在给他泼脏水!

PS:更新了,更新了,大家多多支持。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曲不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不曲并收藏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