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丽昆年轻干净的清丽俏脸上,紧张的神情一闪而逝,便似乎鼓足了巨大的勇气,双臂挂在门口的陈昕肩膀上。

任凭对方将她轻轻拥起,关上房门,带入到了房间。

人生有很多第一次。

面对每个第一次的心情,都有相似之处,期待又担心,激动又害怕。

但很少有这样的第一次,先苦而后甜,快乐地让人飞起。

啪啪啪啪……

在温柔的和风细雨后,便是疾风骤雨地冲击。

面前的女孩像狂风大雨中的小白花,似乎随时都会折断,又像是海浪中不断摇摆的海草,柔软又坚韧。

暖色的昏黄灯光将两个影子投到墙上,男人昂首挺胸,肩上挂着两条长长的玉腿晃呀晃。

就像是在原始洞窟中探险,火把照耀下变化拉长的简单壁画,总是能让人浮想联翩出一副原始又丰富的画面。

突然。

女孩像中箭的雌鹿,呦呦叫着向后倒去,她的双手像溺水的人下意识地想抓住一切,胡乱挥舞后,最后紧紧攥住了床单,便只有呼气声般,大口喘息着,渐渐没了动静……

………………

再次回国后,陈昕直接前往滇省,花费三天拍完相关的戏份,回到京城已经是七月九号了。

回到家里稍微休整,查看手机里的短信,看到董萱气愤的质问,这才给她拨打了电话。

结果打了三遍电话才接通。

这样故意给他下马威,显然是在袁媛那里吃了亏。

“除非你来找我,不然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事的。”

董萱恼火地说道。

拿到钥匙后,她每天都会高兴地去陈昕的小窝待着,等他从国外回来。

然而没等到陈昕回来,却等到了袁媛的到来。

她们两人又一次针锋相对起来。

这次她很有底气,钥匙可是陈昕主动给她的,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可是当袁媛说陈昕只是在戏耍她,她不由自主便信了,失望失落地离开那里,连钥匙都被袁媛要走了。

回去之后,她越想越郁闷,陈昕真是那样戏耍、利用她吗?

她就不怕她曝光他?

还是说她太年轻了,一时轻信了袁媛那些分析?

不管是什么,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既然牵涉到了这个事情中,那她就决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可以去问袁媛啊。”陈昕没好气地道。

“呵呵,那你去啊,干嘛找我?陈昕,你这样对我,你良心不会痛吗,你利用我对你的好感,传出去一定会很有意思的,你说是不是?”

董萱并不生气,笑地反问道,话里隐含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这你就错了,我利用你从何谈起,我想和你做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好啦,不说了,你在哪里,我们见面再说。”

陈昕可没时间搞这些,直言不讳说道。

“你,你不要脸,我怎么会知道你想做什么!”

董萱嘴硬地反驳道,被陈昕这么直接的话说的害臊无比。

“好,我不要脸,现在可以说你在哪里了吧?”

“哼,我在学校宿舍啊,你到我宿舍来找我。”

董萱气呼呼说道。

“你们还没放暑假啊,女生宿舍我怎么进得去?”

陈昕无语问道,这姑娘显然故意难为他。

但要是真能进去,他当然想去看看京影的女生宿舍。

“这就是你的事情了。”董萱继续刁难陈昕。

“我就在宿舍楼下等着,你不来就算了!”

陈昕可不会让董萱牵着鼻子走,当即说道。

“那你要带99朵玫瑰来!”

“哈哈,还有要求男人带花的,我第一次见这种事情。”

陈昕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是你该弥补我的,我跟你什么关系啊,你让我牵扯到你的感情中!”

听到陈昕的笑声,董璇气不打一处来,立刻反驳道。

“那你是不是还要找人拍个照片,然后对外公布一下啊。”

陈昕不以为意,继续好笑问道。

“对啊,你那么想跟袁媛分手,那我帮你啊!”

“可惜那种照片没有用,除非是床照,才会有用的。”

“呸,你做梦去吧!”

“白天做梦太难了,晚上吧,晚上我去接你,就这样。”

陈昕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

坐在宿舍床头桌前复习的董萱,喊了两声,只能气得挂掉电话。

“吆,萱萱,这是跟那个富二代打电话啊,还让人家送99朵玫瑰。”

董萱宿舍的三个舍友都在宿舍里复习准备期末文化课的考试,立刻全感兴趣地围了过来。

“你们三个不要乱说,哪有什么富二代。”

董萱赶紧辩解,这话传出去可是很影响名声的。

“那是谁啊?不会是……陈昕吧!”

关月惊愕地问道。

她是京影2000级表本班的班长,后来毕业留校任教当了老师,再后来嫁给了童大卫。

另外的殷絮和欧阳小慧两人也立刻认真地看向了董萱。

她们三人都知道董萱拍《玉观音》,跟陈昕演热情戏的事情,还让帮忙要签名了,都是有些羡慕董萱,这几天动不动就会那这个事情取笑董萱。

董萱却一直并不太反驳,只是说那也说不定,这难免就让她们怀疑了起来。

“嗯,他从国外拍戏回来了,晚上就来找我。”

董萱稍稍矜持,便承认了。

其他三个女孩得到确认,顿时目露震惊。

“晚上,这么快啊,你们才认识没多久吧?”殷絮惊愕问道。

她长相甜美,小时候也学舞蹈的,14岁来京城,没考上京舞附中,在其他院校学舞蹈,前年考上了京影。

她后来演戏很少,让她出名的是嫁给了张紫怡的哥哥。

“絮儿啊,你这话就不对了,感情的事情跟认识久有关系吗?你遇到个喜欢的优秀男人,他约你出去,你是矜持地拒绝,还是答应?你就不怕拒绝了,他误会了你的意思,以后不找你啊。”

一旁的欧阳小慧快言快语地说道。

“对啊,他可是陈昕,把他拿下,你就为我们宿舍争光了!”

几个女孩立刻起哄起来,董萱倒是有些尴尬了,心虚地道:“我尽力,我尽力!”

…………

陈昕中午回到家里,才休息了两个多小时,季虹的电话就打来了。

“陈昕,这部戏你拍完了,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花魁杜十娘》的事情吗?”

“啊,怎么呢,制片方修改剧本呢?”陈昕疑惑问道。

“是,修改了一些,但是不多。”

“那虹姐什么意思?”

“对方说了,你不想演男主也可以理解,但想请你为电影中的几支歌舞编舞、作曲、写歌,价钱还是200万。”

“这么有诚意啊。可是我三年不写歌,不能这就食言而肥啊。而且,这种定下主题的歌,很限制水平。”

陈昕再次婉拒。

他只是抄歌而已,定个主题,想找到合适的歌实在太难了。

“你就去一趟吧,歌曲作词水平什么的不要紧,就当去香江游玩一个礼拜。公司筹备电影版《玉观音》,以后要求到寰亚影音的很多。”

季虹有些无奈地说道。

陈昕听完,不禁认真思索起来。

他跟天泽影视的合约很松散,就算拒绝这个事情,不给季虹面子,得罪公司的刘总,最多以后不演公司的戏,等到合约期到了就没事了。

但这么做显然是没有多大意义,现在接下这个工作对他也没多大影响。

还不如以此交换利益更合适。

娱乐圈里讲究和气生财,花花轿子众人抬,得罪人的事情最好少做。

“虹姐,我可以答应,但是后续公司的几部戏,我想推荐几个人参演,希望虹姐和刘总说说。”

“好,放心,只要角色合适,我保证刘总会答应的。”

“那就这样,你安排档期吧,但是歌就算写了,我也不会署名的。”

陈昕再次强调道,相对歌曲的版权,他认为守信用更重要。

“行,两天后你就可以去香江那边了,回来先给《射雕》后期配音,然后没几天《金粉世家》就开拍了。”

季虹提醒道。

“知道了,那再见。”

陈昕不再多说,挂断了电话。

编曲、编舞这些工作,他并不陌生,音乐剧和古典舞双专业的的学习中,不但学过,也实践过,只是在影视剧上还没做过。

这次也算是个不错的机会,正好在《花魁杜十娘》中,把那几段舞蹈实践一下。

另外去现在的香江玩玩也挺好,《风云2》的漫画改编权必须先拿下来,否则等《风云》播出之后,那价钱可就飞上天了!

PS:更新晚了,下章六个小时后吧。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曲不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不曲并收藏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