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今天开机拍摄,要拍摄定妆照,主要演员此刻都是角色的打扮。

陈昕一身民国时期的白色西装,梳着一丝不苟的整洁斜分背头。

佟洁、天仙、舒畅、孙柠等女孩也是剧中人物打扮,各有各的漂亮和美丽。

谋女郎佟洁一副民国女中学生打扮,扎着长长的两个辫子,穿着淡蓝的斜襟上衣、黑色的短裙、白色的长袜。

她模样清冷纯美,身形瘦弱单薄,是很多男孩最喜欢的白玫瑰类型。

就算在整部剧里,她因为角色契合,表演真实,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遮掩了其他女角色。

但,还是天仙最美。

她一身浅白色镂空连衣毛线裙,垂在脑后的长发是复杂好看的卷发,小巧的耳朵上垂着白色珍珠耳坠,光洁的脖颈上也带着一串白色珍珠,手腕上也带着银色的手链,尽显奢华和贵气,正是白秀珠的打扮。

近前看才发现,是妆容和角度的缘故,正面看去,她丝毫没有稚气和青涩感,清纯绝美的脸庞上也没有婴儿肥。

听到陈昕上前主动问话,认真看着她,柳依风立刻站的笔直笔直。

她170的身高,加上半高跟鞋,顿时让她比其他女孩高出了一些,显得更加亭亭玉立了。

只是她的神情怎么看都像小学生见到了老师。

她佯装镇静道:“我才不是害怕你,是有话要跟你说。”

“哦?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陈昕奇怪看向她,旁边的几个女孩都有些意外,也看向了她。

“我,我是想跟你说。前辈,我还是个新人,如果演戏的时候做的不好,还请你多多担待。”

柳依风见所有人看着她,立刻认真对陈昕说完,便弯下身子,跟陈昕鞠躬起来。

“千万别,你这也太了客气。放心吧,谁都是从新人过来的,你很快就会适应的,加油,我很看好你哦。。”

陈昕赶紧阻止她鞠躬,笑着鼓励道。

都说天仙家教好,有礼貌,拍戏的时候很认真,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嗯,谢谢前辈,我会尽力的。”

看着陈昕的笑容,柳依风顿时没那么紧张了,甜甜答应下来。

“嗯。舒唱,你这个打扮可真有意思啊。”

陈昕点点头,看向旁边扎着一双长长辫子,身穿白色连衣裙,脸蛋圆圆,娇俏可爱的舒唱。

“陈昕哥哥,你好,我是你的歌迷了,很高兴能和你合作。”

舒唱可是从小就拍戏的,是个小童星,十分熟悉剧组,立刻跟陈昕问好。

“嗯,我也很高兴跟你合作。”

陈昕跟舒唱打完招呼,又跟孙柠等人简单说了句,看到寇真海、吴静、黄梅莹、舒耀宣等演员到了,也过去问好打招呼。

他们公司是这部戏的主要出品方,陈昕在片场也会帮着处理许多事情,自然要将所有人要照顾周到了。

很快大家在津城外国语大学红色的钟楼前拍了合照。

金家的所有外景都是在津城外国语学院拍摄的,金家的院落则是在津城水上公园里取景。

剧组要以陈昕的档期来安排拍摄计划,所以把在津城的戏份安排在最先拍摄。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景在津城其他地方拍摄,金家的内景、冷秋秋的家、柳家等,都是在津城武清杨村电视台影视基地搭的景。

冷清秋就读的仁德女中则在南开中学取景,另外还在天大和北洋学堂有拍摄。

津城作为清末时期,直隶总督的驻地,也是李鸿章和袁世凯兴办洋务和发展北洋势力的主要基地,后来更是成为了万国租界,有许多外国使馆驻扎。

故而,津城有大量外国风格的建筑,以及民国时期的名人故居,《金粉世家》有八成以上的外景都是在津城取的。

…………

两棵一人抱的槐树中间,一张吊床上,舒唱坐在上面晃悠,旁边天仙在为她摇着。

这是剧里第一场戏,现在已经拍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拍到了第三个镜头。

白秀珠跟金燕西因为父兄的事业争论起来,被金燕西嘲讽是俗人,气得背过身去。

“你才不懂了!听我哥哥说,有权就是有钱,没有权了,谁还会理你了,你说是不是啊?”

柳依风站在陈昕身前,看着他一脸笑意地说着。

白秀珠此刻有种分享人生道理,想被认可的期待,然而金燕西并不喜欢这些东西。

陈昕脸上隐隐露出淡淡嘲笑,很直男地道,“呵,这是俗人之见,我才不会这么想呢。”

柳依风气得扭过头去,不再理他了。

“哟,生气了,生气我就走了?”

“谁要你说我和我哥哥是俗人呢!”

正背着身生气的柳依风,转过身来不满说道。

导演这时喊了停,让再来一次。

因为初次拍戏,没有多少经验,再加上面对陈昕的压力,柳依风生气的神情、语气、动作上,刚才爆发不够,也表达的不够生气。

不过在陈昕看来,她已经表现的很好了。

初次接触表演,还没专业学习过表演,就能很好地注意到机位、拍摄角度,还能把台词、表情、语气表现的大体准确。

这可比大多数第一次拍戏的人表现好很多。

“柳依风,很好,可以把生气表达的再强烈一些,不要那么收敛,白秀珠是耍脾气故作生气,想让金燕西哄她。这是在演戏,你不要在乎陈昕戏外是谁,就把他当金燕西。”

新人导演李大为,毕竟是京影摄影系毕业,毕业七年在京影厂也当过副导演,第一次执导还是很专业的。

“好的,导演。”

柳依风答应后,看了眼陈昕,深呼一口气,调节这情绪。

刚才她之所以生气表演不够,是走神了,刚才陈昕那嘲讽的眼神和表情,深深刺痛了她,让她出离了场景,以为陈昕是下意识流露出看不起她的真实想法。

第一部戏便跟陈昕和谋女郎佟洁合作,还专门修改原著,剧本上把她演的白秀珠出场放在前面。

有些事情不说,大家都知道的,柳依风年纪虽小,但也知道这肯定会让别人对她有看法。

带资进组的压力,还有别人议论的眼光,让她忍不住就会往这方面想。

“你没事吧,第一次拍戏就能这样,已经表现的特别好了。不要想其他的,刚才就是女孩耍脾气故作生气,一次不行,咱就多来几次。”

陈昕见柳依风看着她,敏锐地洞察到了她的情绪,立刻温和劝说道。

他现在已经很有经验了,能通过女孩眼神、神情变化,第一时间感受到女孩的情绪和心情变化。

“嗯,没事,谢谢。”

柳依风点点头,感受到陈昕的真诚,长呼一口气,不再多想。

接着拍摄,柳依风果然表现好了很多。

“谁要你说我和我哥哥是俗人了!”

柳依风转身瞬间爆发,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正视着陈昕的眼睛。

“谁说了,额?”陈昕转头略带挑衅地问道。

金燕西对白秀珠的感情还停留在很低级的阶段,并不太将她放在心上,对她的娇蛮小姐脾气更是从来不忍让,都是针尖对麦芒的回击,因而经常把白秀珠气哭气跑。

“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刚说完就不认账了了”

柳依风眼神犀利,较真地看着陈昕。

“我是说那些看重钱和权的人才是俗人了。再说了,我怎么有胆量说总长的妹妹呢?”

陈昕意味深长地说完,微笑看向柳依风。

柳依风演的白秀珠也只能笑着回应,她总不能承认自己是个看重钱和权的人吧?

拍摄结束,导演很是满意,又拍了两条,这第一个镜头便顺利拍摄完成可。

这场戏拍摄完,柳依风看看旁边的陈昕,心情有些复杂,不禁暗中嘀咕起来。

陈昕拍戏的时候对她倒是很有耐心很温和,很重视保护她的情绪,可是一旦拍摄完,就对她毫不搭理了。

而且还会不时跟佟洁、舒畅、孙柠其他演员商量下面的拍摄,对他们提醒和指点,又是还会跟导演、摄影等幕后工作人员说话。

但就是跟她从来不多说一句,也不商量拍戏的事情,也不给她时间说话,都是直接在现场拍摄。

“果然只是表面说说,其实很不想跟我这个新人搭戏了!”

看着陈昕跟别人继续拍摄,跟妈妈站在一旁的柳依风心情有些低落。

她总共有三十七场戏,听着不少,但实际出场的时间很少。

40集的戏,出场两个小时多点,跟陈昕一起出场的,还不到一个小时。

“怎么了,西西,别看人家了。人家是大明星,他们公司又是制片方,没有嫌你年纪小,是个新人,还让你演这个角色,给你搭戏这么有耐心,你就多看多听多学,别想其他的,知道吗?”

旁边已经四十出头,徐娘半老,却依旧温婉美丽的柳妈妈有些无奈地说道。

陈昕人物实在太出众了,一到片场,所有女孩看他的眼神就不同了。

她这个女儿还这么小,正是情窦初开,似乎对陈昕也有好感,真是无奈啊!

“妈,你说什么啊。我只是觉得他挺怪的,为什么就不能多帮帮我,就像故意不理我似的。”

柳依风皱着眉头,极为烦恼地说道。

“是啊,他对其他人确实都挺好的,唯独好像躲着我们淡。”

柳妈妈此刻也觉得有些古怪。

“他就是嫌我是新人,嫌帮我太麻烦,他越是这样,我就不能让他看不起我!”

“对,你是新人,人家觉得你没演技,不想跟你搭戏也能理解,那你就要更努力证明自己。”

“嗯……”

陈昕并不知道柳依风母女有关他的对话。

金燕西和白秀珠这对冤家,就没有怎么温柔甜蜜相处过。

特别是在金燕西结婚前,见面基本都是吵架和闹脾气。

柳依风一个新人要一直演出这种情绪,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真的带有这种情绪。

陈昕索性就故意不理她,让她觉得被瞧不起,那她心里肯定会很不满,甚至愤怒,那跟他演对手戏的情绪也就更真实了。

这样他也算是帮助她塑造白秀珠这个人物了,等过几天她真的融入人物,熟练的掌控了情绪后,就不用这样这样。

用了半天就把在津城外国语学院为数不多的几场金府外景的戏拍完了。

接下来,剧组转场到拍摄武清杨村津城电视台影视拍摄中心继续。

金府,七公子金燕西卧室。

陈昕躺在床上,医生刚刚走了,金家人正关心看着他。

金燕西和冷清秋在花店第三次偶遇,为了追上坐着黄包车离开的冷清秋,金燕西在大雨中追着黄包车,直到追到冷清秋家外。

因此他被淋得大病一场,身体不舒服,心里却很高兴,不想让人觉得他生病了。

白秀珠听到金燕西得病,便着急忙慌就跑来看望了。

她一进门便坐到床边,担心地握住金燕西的手,呼唤了起来。

金燕西感谢了其他人的关心,唯独没有感谢白秀珠,她一时伤心又委屈,便抽噎着哭了起来。

本来陈昕和导演都还担心柳依风哭不出来,打算让她用道具,结果她很快就自然哭了出来,泪水大颗大颗滚落,都滴在了躺在床上的陈昕手背上。

导演见此很是满意,直接一条就过了这场戏。

陈昕也十分惊讶,没想到天仙这么小年纪,就这么厉害,第一次哭戏便能表现的这样好,比许多表演专业院校毕业的学生都好。

“怎么呢,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见拍完这场戏,陈昕下床来打量她,柳依风反问一句,忍不住就检查起自己的衣服和妆容来。

“你还挺会哭,眼泪也挺多,都落在我手上了。”

陈昕说完,擦掉手背上的泪水,在衣服上又故意抹了抹,便再不理天仙,去准备下一场戏了。

“什么人啊……,看着你那张张傲气小看人的讨厌脸,哭有什么难的!”

柳依风看到陈昕在戏服上擦手的小动作,气得牙痒痒,用手帕把眼泪擦干,心里再次燃起了斗志。

这次哭戏没有让对方看她笑话,下次其他的戏也不能让对方小看他!

PS:熬夜写成的,更新晚了,好累,希望大家原谅。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曲不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不曲并收藏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