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早起来,陈昕在片场转了一圈,又到固定地点练习武术套路。

结果没过一会,天仙一身可爱粉色运动短裤短袖,活力满满,拿着那本《咏春拳》的秘籍,便跑了过来。

“师傅,师傅。”

看着天仙迈着纤柔雪白的长腿快速跑来,俏丽的脸上高兴又热情,陈昕心里好是惭愧。

别人拿他当师傅,想着跟他学功夫。

他却想着培养感情,训练好了,以后是个很好的炮架子……

这样太过分了!

“怎么呢,这么着急,就你一个人啊?”

陈昕看看后面没有人跟来,很是不解看向站在面前,急速传奇的天仙。

“是啊,就我一个!师傅,你快给我说说,这些口诀都什么意思啊,为什么我一句都理解不了。”

天仙丝毫没有察觉到陈昕话里的意思,拿着秘籍打开,指着那些口诀,有些不好意思,一脸|‘我是不是很笨’的可爱表情。

唉,长得好看的人,做什么表情都有别样的美丽啊。

陈昕看着个子都能挨到他嘴唇的女徒弟这副楚楚动人,呆萌可爱的表情,拿过秘籍,忍不住弹了下她光洁的脑门。

“这不是都有解释吗,还理解不了?”

“是啊,不懂啊,那些解释还是很专业啊。”

天仙捂着脑门,撇嘴说着,目光一瞥,发现陈昕汗湿贴在胸前的衣服,将强壮的身形勾勒而出,又看看他的脸,赶紧把头撇到一边去。

“咏春绝技,源于少林;招无虎鹤,法无五行;只谈线位,力与角度;同门技力,四位三度。这前两句懂吧,都有图谱和注释的。”

陈昕并没注意到天仙的异样,看着口诀念出来,问道。

“嗯,懂得,懂得。”天仙回过神来,赶紧回答。

“那这第三句,‘以弱胜强,始是功夫;内外相消,并无绝招’这句的解释懂吗?”

“不太懂,什么巧力、蛮力啊,内外斗又是什么?”

天仙睁着大眼睛,指着口诀下面的解释,疑惑问道。

“呃……,就是不用硬碰硬,要用巧劲化解比你大力量的攻击。”

陈昕耐心解释着,眼睛却不时看向旁边的石板小路。

他倒是不怕浪费时间,一点一滴,从最基础的知识,慢慢教导这个可爱的女徒弟。

可是她妈妈一会必然出现,还会用过来人的死神目光凝视他,这实在是麻烦啊。

“师傅,要不你给我演示一下,好不好?”

天仙立刻眨眨眼睛,期待地问道。

“好啊,你用力气,一拳朝我打来,看我给你怎么用巧劲化解。”

正是展现魅力的时候,陈昕求之不得,立刻答应下来。

“嘿!”

陈昕话声刚落,天仙根本不给他准备的时间,也不给提醒,握着秀气的拳头,就朝陈昕的下巴打来。

“呵呵,还搞偷袭?你就算把吃奶的劲用出来,在我面前都像个小孩一样没有威胁。”

陈昕笑着右手握拳,伸臂往外一荡,小臂撞在天仙手腕,把她的力气卸开,然后张手抓住她的手臂一拉。

天仙整个人就直直扑向了陈昕胸口。

眼看马上撞到陈昕胸膛里,天仙吓得正要惊呼,却见陈昕扯着她胳膊,往旁边踏出一步,躲开了她,她则被拉的身体转了个圈,摇摇晃晃停了下来。

等站稳之后,她整个人这才恍惚明白发生了什么,顿时双眼放光,像看到什么隐士高人般看着陈昕。

“师傅,这,这么厉害的嘛?”

“呵呵,是你太弱了。”陈昕无奈笑道。

天仙虽然腿长个子高,但不到百斤的体重,光顾着出拳打他,身体失去重心,被他用巧力牵引转个两圈,这根本不算什么。

“好吧。师傅,可是这咏春拳的招式都是阵地战,变化不大,手臂、腿脚挪动不大,我练的时候,妈妈老是在笑,说我练了也用不上,还不如学些武术套路,你是不是不想教我,故意糊弄我啊。”

天仙想到昨晚翻看练习时,妈妈观看时好笑的情形,忍不住埋怨道。

“呵呵,是我身边只带了这本功夫秘籍啊。既然你不想练咏春这种偏实战的,那就练太极拳吧,练好了我再教你别的。”

陈昕确实有敷衍的意思,但见天仙这么指着,只好换个办法。

“太极拳啊,公园里那些大爷打的太极拳嘛,那多没意思啊。”

想到见到的那些慢悠悠像体操的太极拳,天仙皱着好看的琼鼻,不乐意了。

“哈哈,这你就不懂了,太极拳可是观赏性很强,在影视中表现力很好的武术套路,你看好了!”

陈昕无奈大笑出生,看着她那副好高骛远的样子,在一旁开始快速打起了太极拳。

他的太极拳施展而出,简直就像《太极宗师》中吴景演的杨露禅在长城上打太极拳那般气势不凡。

招式舒展潇洒,动作轻灵飘逸,平常人印象里慢吞吞的太极拳,被陈昕施展而出,浑然一体,绵绵不绝,气势磅礴,恍若一代宗师。

“好,厉害,师傅!”

天仙看的双目异彩连连,惊喜鼓掌交好,将她少女活泼的心性完全展露而出。

“呵呵,那你还要不要学。”

陈昕打完收工,看向心性还不成熟,颇为贪玩的天仙。

他刚才打的不是普通的简化24式太极拳,而是七十三式的陈氏第二套太极拳,融合了长拳、炮拳、红拳等,又称炮捶,动作比较多,更快、爆、猛,蹿蹦跳跃、闪展腾挪,气势雄壮,施展而出,自然看着十分强大。

“好啊,我要学,要学。”

“那你看好了,我先教你几个动作,你今天慢慢练习吧。”

“好啊,反正今天我也没戏拍。”

“你站到我后边,跟着我学。”

陈昕说着,双手在胸前作太极抱球动作,然后边展示,一边念口诀。

“一个西瓜圆又圆(双手在胸前作太极抱球动作);劈它一刀成两半(一只手作扶西瓜状,另一只手作刀状绵绵地向下劈);你一半来(双手左捋),他一半(双右捋);

给你你不要(双掌略蓄劲向左前推);给他他不收(双掌略蓄劲向右前推;那就不给(双掌微快回收);把两人撵走(野马分鬃);他们不走你走(倒撵猴)……”

天仙一开始,还跟着陈昕念着口诀学习招式,后来人就懵了,站着不动了。

师傅这是认真的吗?

但是看他的招式都有模有样,全是正儿八经的太极招式啊。

“师傅,你这个口诀也太搞笑了吧。”

“搞笑就好,这样你才能记得住,再来一遍,你还不好好学,时间到了,我可要走了。”

陈昕无奈说道。

“那好吧,我尽力记住。”

当下师徒两人便再次练习了起来。

站在不远处,躲在树丛后看着的柳妈妈,看着这一幕,心情有些复杂,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有心强行阻止,却知道这样只会让事情更麻烦,本来可能没什么,反而生出什么了。

毕竟女儿还小,纵然会对陈昕有什么好感,也不会想更多的。

至于陈昕的话,貌似那些报纸和网上的传闻都是假的,在剧组这二天一直跟别的女孩保持着距离,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坏心思……

教女徒弟练了会太极拳,时间到了,陈昕赶紧去片场准备。

“老板,虹姐刚才打来电话,说给你接了个广告和节目,劲霸男装的代言和录制‘超级访问’,一个礼拜后拍摄和录制,让你停下假。”

“动作真是快啊,你安排一下吧,还有其他事情吗?”

陈昕并不在意,继续问道,他和季虹在这件事情是有默契的。

“有。张律师打来电话,说中午就过来了,授权书需要你亲自签名,还有就是跟你了解一些情况。”

“行,他来了通知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呢?”

“我昨晚联系了一些媒体记者和网站编辑,但只有少部分回信,这会上班了,开始回我消息的多了。”

“好,你去忙吧,有事随时找我。”

看着岑佳离开,陈昕开始去换装。

这个时代拍戏,特别是现代戏,许多演员都是素颜上,不会怎么化妆,遮瑕、粉底、美白都不会弄。

只有一些角色确实需要浓妆才会擦很厚的粉,特别画眉毛和眼影。

不像后世化妆不算,还要各种滤镜、美颜、修图。

演员真实相貌呈现不了多少,出来全是神仙颜值,皮肤莹白光滑,各种精神状态气色根本体现不出来。

就靠这些维持言之不算,许多观众看到还真以为都是天生丽质。

特别是一些年龄小的观众,没有辨别力,还真以为哥哥、姐姐长那样了。

陈昕上次拍《玉观音》,就是素颜,这次也一样。

他们年轻演员基本都是如此拍摄,这反而更能体现出真实的颜值,这部剧就是如此,没怎么化妆,美女演员还是一大把。

除了佟洁、天仙两人,演小怜的徐露,演把小姐的舒唱、演大少奶奶的孙柠、演二少奶奶的陶飞霏等等,都是颜值很高的年轻女演员。

陈昕换装之后出来,跟片场的演员打着招呼,此刻体会最深。

《金粉世家》不愧被称为民国《红楼梦》,片场女演员莺莺燕燕,十分赏心悦目,简直跟进了大观园。

而且这部剧的故事的走向,以及众多人物,也都跟《红楼梦》有很多相似之处。

若是放到后世,很大可能会被人说抄袭。

当然,曹雪芹他老人家在地下,也没人怕他追究。

而且一部《红楼梦》养了不知多少人,模仿、借鉴小说,总比红学会一些人搞各种推测、研究的要更有创造性。

陈昕演男主角,对这两部小说,感受最深刻的是角色的相似之处。

金燕西、冷清秋、白秀珠、像极了宝黛钗。

最大都不同可能就是时代背景,女人地位不同,引起的各种变化。

金燕西的话,其父亲是实权的总理,身份要比贾宝显赫的多。

但在品性和才学方面,其实他都不如贾宝玉,可以说是个真的纨绔子弟。

但架不住颜值高,多金风流会撩妹,哪怕各种渣男表现,依然会有大批女粉喜欢。

而天仙饰演的白秀珠,谋女郎佟洁饰演的冷清秋,除去一些性格和做事的问题,在剧中可以说是两个优秀的独立女性了。

一个红玫瑰,一个白月光。

有一个爱金燕西这种渣男,已经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他还是跟其他女人来往暧昧。

譬如跟出身名门的女明星交际花邱惜珍。

饰演这个角色的兰晓霞,是电影学院的学生,长相妖娆美艳,也是个美女。

在小说中金燕西在老婆冷清秋带着孩子离开,被白秀珠戏耍之后,最后就跟这个女人结婚了,靠着这个女人生活。

电视剧因为时代原因,以及要请他来演,明显将金燕西这个角色美化了。

最后结局也是开放式的,金燕西再被白秀珠报复后,潘然悔悟,赶往车站,给人以他去追寻妻子和儿子的的遐想,突出了男主和女主的爱情。

陈昕现在更多是跟佟洁拍摄,越是跟这位温婉清丽的23岁谋女郎接触,就越是觉得奇怪。

后来怎么就出看上王大致了呢,还被实锤婚内出轨……

这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多想不开啊。

广大男网友在为潘老师抱打不平之余,对此最大的愤怒恐怕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只恨王大致比他们有艳福。

当然。

男人眼里的坏女人,跟女人眼里的坏男人,大体是差不多的,只要好看漂亮,只要高帅富会聊,那就是会受伤,也想得到,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

只有当自个受伤了,或许才会有所改变。

“陈昕,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的嘴怎么呢?”

已经由一双长长鞭子,换成进步民国女学生头发的佟洁,疑惑看向旁边的陈昕。

“没什么……,哦,你的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缺铁性贫血吧?”

“你,你胡说什么啊!”

佟洁顿时感觉浑身紧张,往旁边走了几步。

什么贫血,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她今天大姨妈来了而已,这都被看出来了吗?

“胡说?你不信去照照镜子。”

“我知道,你就别管了,还是跟我讲讲这场戏吧,我没谈过恋爱,不太懂了。”

“咳,咳,这个好说,你虽然是谋女郎,有张导调教过,但毕竟没专业学过表演,这方面我倒是有经验可以给你传授。”

“是啊,你的经验是不少,前女友都有四五个人了吧,还不算没有曝光的。”

“前女友多怎么呢,你不去认识交往相处,怎么知道谁才是真正合适的?难道谈恋爱就要结婚吗,那可是后半辈子的幸福,这样岂不是太草率,太不负责任呢,你敢保证交个男朋友结婚了就能幸福的过一辈子??”

陈昕也懒得解释了,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他辩解也没有用。

所幸他的理论多,这样也是可以说的通。

正所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不愿意的那就拉倒了。

“那你就能保证?”

“我这样至少概率更大一些,你说呢?你总该明白千挑万选出来的,要比随便找个会更加让人满意吧?”

“……,我说不过你,不想说了。”

“好吧,你以后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

陈昕也不再多说,继续一天的拍摄。

PS:更新了,更新了,下章又要六个小时后了。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曲不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不曲并收藏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