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陈昕,从捏赵敏脖子那里再拍一条。你把她拉的近一点,记得剧本里的描写吗,两人极近,张无忌能感觉她呼吸如兰。

还有,最后看赵敏的表情也要动心点、不自然点,张无忌是喜欢赵敏的,你刚才干嘛躲得那么快。”

导演来清水的声音投过话筒传了下来。

站在搭建的陷阱里的陈昕,瞥眼旁边的贾静文,只好道:“好的,导演,我准备下。”

“你这什么眼神啊,这次是你没演好,我们才要重拍一遍的,又想怪我?”

一旁的贾静文皱着鼻子没好气地道,对陈昕刚才的表情很是敏感。

自从他们有对手戏之后,大多数情况都是她被导演点名,陈昕经常因此就会嘲讽、毒蛇她一句,现在他错了,竟然还用那种眼神看她,真是气人!

“呵呵,当然怪你啊,看着你我怎么能动心啊?”

陈昕嘲笑道。

“哈——!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我很丑?”

贾静文气不打一处来,怒视着陈昕。

这都能怪上她?

只要眼睛不瞎,也没人会觉得她丑!

“我可没说这话,不过,这么看来,你对自己的容貌认知还是很清楚的嘛。”

陈好笑道。

贾静文当然不丑,只是受到前世一些照片影响,总是看她感觉和袁媛很像,觉得怪怪的。

“哼,懒得理你,你准备好了嘛!”

说不过陈昕,贾静文也不想多说了。

“导演,好了!”陈昕不再耽搁时间,直接喊道。

“开始!”

随着导演喊话,两人快速就位,在昏暗的灯光下再次表演起来。

陈昕伸手扼住贾静文柔软脖颈处的咽喉,冷声道:“我只须轻轻使力,你这条性命便没了。你还不叫人开启翻板!”

“我无人可叫啊!再说,这个钢牢是封闭的,就算你喊破喉咙也没有人听得到嘛!”

饰演赵敏的贾静文一点都不怕,半是撒娇地道。

“你还嘴硬!”

陈昕说着,捏着贾静文的咽喉,把她向前拉了点。

“你不信,那好啊,不信你自己喊喊看嘛。”

这时两人脸对着脸,相距极近,贾静文说话时呼吸都吹到了陈昕脸上。

他们相互看着对方,感觉着对方的呼吸,都是很自然地表演起了动情感觉。

陈昕眼神一滞,盯着贾静文的脸,喉头微动,将头仰起,和她脸孔离开得远些。

贾静文则是吞了下口水,突然呜呜咽咽哭了起来,“你欺负我,你欺负我!”

陈昕一脸愕然,放开她的脖颈,不满道:“我哪里有欺负你,我只是要你放我出去。”

贾静文反驳道:“我又不是不肯答应,好,你要我叫,我叫啦!”

她提高嗓子,朝着上面喊道:“喂,喂!来人哪!把翻板打开啊,我掉到钢牢中啦。”

她不断叫喊,外面却毫无动静,便好笑道:“你看,有什么用吧?”

张无忌此刻当然看出了赵敏是在戏耍他。

陈昕气恼道:“你也不羞!又哭又笑的,成什么样子?”

“你自己才不羞呢!一个大男人家,却来欺负我一个弱女子?”

“你是弱女子?你诡计多端,比十个男子汉还要厉害。”

“多承张大教主夸赞,小女子当之无愧!”

“你……”

陈昕怒视着贾静文,眼神一转,突然将她抱起来,靠墙放下,便开始脱她的鞋袜。

贾静文吓得惊呼起来。

很快,那经典的一幕便出现了。

电视剧删掉了张无忌吐口水在绸布上蒙住赵敏的戏份,张无忌直接就开始玩赵敏的脚。

陈昕捏着贾静文的脚,开始挠她的脚心。

为了逼真一些,演出赵敏那种痒痒笑到哭出眼泪的真实反应,贾静文在表演的同时,也力求陈昕帮助她。

很快她就发出了古怪的咯咯笑声,又很快变成了低低的喘息和哭声,她又哭又笑,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最后她终于认输,答应叫人打开陷阱。

这个镜头,又接着拍了两遍,导演这才满意让这场戏过了。

陷阱从上面打开,阳光照射进来。

陈昕被威压拉着,先飞腾而上,很快贾静文也被拉了上来。

“你又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贾静文一上来,就看到了陈昕奇怪的眼神,皱眉问道。

“嘞,你闻闻,你是故意没洗脚是吗?”

陈昕把刚才捏贾静文脚,有些微湿的手指放到对方鼻子前。

“你拿开!”

贾静文气呼呼打开陈昕的手,握着拳头就朝陈昕身上砸,却被陈昕给躲开了,她差点一个趔趄摔倒。

陈昕伸手拉起她,在她衣服上快速擦了擦手。

“陈昕,你太没有男人的涵养了,怎么能这样!”

贾静文咬牙切齿道。

两人是第三次合作了,已经十分熟悉了,再加上袁媛的关系,也算是不错的朋友,这样也不是第一次了,她也有些习惯陈昕这个样子了。

“男人的涵养就是帮女孩捏脚,还不说她脚臭吗?”

陈昕想到刚才贾静文表演的真实又娇媚的哭笑、低吟声,忍不住好笑问道。

说起来《倚天屠龙记》几个主角,好像没一个正常的。

张无忌喜欢被赵敏精神控制,不断虐待;赵敏又因为张无忌轻薄的捏脚喜欢上他;至于小昭,那就是个女仆啊;蛛儿就不用说了,被咬了一口就喜欢上了张无忌,周芷若的话也是,对喜欢的人就是一剑……

“你说,我哪里脚臭!”

贾静文恼羞地说罢,不理陈昕,转身离开了。

两人转到附近已经准备好的小酒馆,继续拍摄赵敏和张无忌约会,定下三个约定的事情。

这场戏赶着拍完,已经到了晚上十点,正好收工回去休息。

“陈昕,你等等,走那么快干嘛?”

“怎么呢?”

陈昕放慢脚步,疑惑看向对方。

这些天拍戏完,贾静文跟袁媛好像通气了,一直都没找过他谈剧本、对戏什么的。

“你今天停假回去干什么去呢?”

“什么都没干!”

“别装了,我知道!你们公司要拍部功夫电影,你们几个月前就在宣传了。”

“那你还明知故问?”

陈昕没好气地看向对方,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你,——。”

看到陈昕直接让司机开车走了,没有半点想跟她多说的样子,贾静文气的直咬牙。

她回到酒店直接去了袁媛房间。

“怎么呢,看你这气呼呼的样子,谁敢惹你啊,这个剧组可大部分都是你们的人。”

袁媛疑惑看着进来的贾静文,好笑地捏了捏她的脸。

“你是不知道,陈昕这家伙太过分了。”

“怎么呢,他招惹你?”袁媛立刻警觉起来。

“那倒没有,但他刚才拍戏后,说我脚臭,还用我的衣服擦手!”

“哦……,那场戏啊,这说明你们的关系很铁啊。”

“铁什么啊,我问他拍电影的事情,他直接就装糊涂,还不搭理我了。我是没希望了,你快去问问呗,再迟可就没机会了。”

“我不去,人家想找我早就找了。”

袁媛一身粉色清凉真丝分体睡衣,舒服坐回床头,显得毫不在意。

“你这样也太不当回事了。”

“这你就不明白了。以陈昕的性格,要是有合适我的角色,我不说她也会用我。要是没合适我的,我就算去问也没有用。”

袁媛淡然说道。

她在剧组里虽是女二号,但实际没有什么人把她放在眼里,人家还担心她抢女一号的风头,那个化妆师给她化的妆连粉都不打,肤色跟赵敏都差了两个色号。

还是陈昕安排的人发现这个,训斥了那个化妆师,这才让她的妆容上了一个档次。

这让她更认清了陈昕的做事风格。

陈昕最喜欢的就是反着来,你越是逼他,那他就会故意惹你生气,相反的他,该对她好还是会照样对她好。

“呵呵,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去睡了。”

贾静文不再多说,回隔壁自己的房间去了。

接下来陈昕跟导演沟通,把他的拍摄安排的满满的。

每天拍摄长达十七八个小时。

三天之后,韩山平亲自打来了电话,陈昕知道什么事情,赶紧接通了

“陈昕,我已经联系过华仔了。”

“韩总好,这么快就有结果了吗,怎么样?”

“有个新情况需要跟你说明白了,华仔倒是愿意700万接下这部戏,但必须是男主,你怎么看?”

韩山平直接问道。

“700万,演男主……”

陈昕微微沉吟,清了清嗓子,也不废话,“韩总,我们这部戏是动作电影,当初我拍摄这部戏的目的,那天虽然没谈,想来你也是清楚的。

我就是想为我自己打一部动作角色,一个系列电影。现在这个情况的话,我是不可能同意的。”

“陈昕,这个我当然明白,但现在你请一堆功夫演员,没有名气,那我们这部电影就很难引起观众的观影欲啊。你可以看长远些,你演其他的重要角色,凭你的演技、功夫,照样也会很出彩。

你现在还年轻,重要的是未来,这部、这个系列电影做成功了,以后你想主演、想请谁参演、想更大投资,那都会有更大的决定权,何必现在在乎一个主角?”

“韩总,我明白您的意思,不是我在乎主角,但这部戏对主角动作戏要求很高,就算我们请人专门培训他,但华仔毕竟不是动作演员,有些动作做起来真不是那么回事。”

陈昕无奈至极,只能尽量委婉说着,“而且,我正是从长远考虑啊,若是能考这部、这个系列电影扛起票房,成为被认可的动作明星,那以后岂不是发展更有前景?”

“……,哈哈哈哈,你这个娃娃,还真挺会说啊。”

韩山平发出了一阵大笑,忍不住就用上了川西方言。

“那韩总是同意呢?”陈昕听此长呼一口气,赶紧询问道。

“嗯,也只能如此了啊,但是卢剑星这个角色,最好还是用个知名的港星,你既然早考虑到了香江的票房,那这个就是更好的选择,我们必须尊重市场规律。”

韩山平最终还是没有强迫陈昕让步,但仍旧坚持这一点。

“文卓、吴景、我,再加上动作导演成晓东,足以吸引到香江喜欢动作电影的影迷了,再请个没那么知名的港星,实际上影响也有限,还不如放到游说影院的排片上。

韩总,到了现在,我也不隐瞒你了,我当时筹备这部电影的时候,就是想花五六百万,拍个由内地演员主演的小成本动作电影,试试水,看能不能在市场上立足,得到观众的认可。

结果在筹备过程中,想请到更多的动作演员,想要尽量做的更好,这才把投资增大到了1000万,后来想想既然都投资1000万了,那票房是不是该更有野心一些,这才到中影找了您合作……”

陈昕见韩山平还是在强调这一点,当即把他这些想法说了出来。

他们这部电影是硬功夫电影,不是喜剧动作片之类,那就要做到更彻底,坚持把动作戏做到更精彩,而不是去增加其他的元素!

“哈哈,你们年轻人果然是胆子大啊,这样的话,那你就尽量节省资金吧,100万的投入,你要两三百万的票房才能回本,我们1500万的投入,回本压力很大,既然不请大牌明星,那能省就省吧。

听说你的专辑在香江、台岛都分别买了几十万张,到时候电影上映,你写歌出歌,办个演唱会什么应该会有不错的宣传效果的。”

韩山平只能笑笑劝说道。

他内心当然也希望纯粹的内地电影成功突围,不再依仗香江的电影人和明星,但是这个在他看来现在还不现实。

但这部电影他们中影投资只有三分之一,既然陈昕都愿意这么冒险,那他也愿意试一试。

说不定,这个年轻人就成功了!

毕竟据他所知,现在许多人都将陈昕当作华娱圈的未来天王,他的演技、写歌创作能力,都是得到了许多认可。

陈昕在功夫上的表现,从几部电视剧中也能看出端倪来了,而且还得到了红金保的认可,再加上《绣春刀》这么好的剧本,以及这么充足的准备,他相信回本肯定是没问题的。

至少这部功夫电影要比《开往春天的地铁》要更商业,更吸引人,那要是排片足一些,档期长一些,票房超过前者的1500万,那肯定是没问题的。

“好的,那就谢谢韩总了,我一定尽力省钱,到时候尽力宣传。”

“那我们这就算敲定了,你让你公司的人及早到中影签合同吧。”

“那再见,我这就安排。”

跟韩山平挂断了电话,陈昕长呼一口气,没有请来华仔演卢剑星,确实对电影的票房影响不小,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又不是老谋子,凭什么让华仔演男二号?

现在的华仔的地位在那里摆着,他自个或许回因剧本、角色动心,但是他的团队、公司,可会考虑的更多。

至少片酬和咖位两个要考虑其中之一吧?

不然,那陈昕一个新人演员,凭什么让华仔给他配戏?

不再想这个事情,陈昕跟岑佳打电话,让他安排公司的制片人去中影签约,同时让她开始按照剧本上的角色,一一联系备选演员。

…………

布置成新婚大礼的大厅之中。

陈昕跟着贾静文快步走了出去,离开了摄像机的拍摄。

这个时候饰演周芷若的袁媛,一身大红喜服,戴着红盖头和金色的头冠,看起来冷艳又高贵。

“好,好个张无忌!”

袁媛怒声说着,伸手扯下红色纱布般的盖头,看向众人,快速冷厉道:“各位,你们亲眼所见,是张无忌负我,我,非我负他!从今日起周芷若和姓张的恩断义绝!”

接下来张三丰和殷天正出来劝说。

袁媛却是继续冷厉道:“张无忌纵然有天大的理由,也不该当场弃婚,随赵敏而去,这侮辱对于我,尤甚千刀万剐万箭穿心之痛!”

说完,她扯下金冠上的珍珠,一把捏成粉末,道:“我周芷若不血今日之辱,有如此珠!”

然后他转身而去。

随着导演喊咔,这场戏拍摄结束,在一旁看着的陈昕,想到袁媛刚才的眼神和表情,不由得想起了大腕里面李成儒老师那段‘不买最好,就买最贵’的表演。

这尼玛是完全沉入进去,当她是周芷若了啊!

“太好了,袁媛,今天这场戏,你总算把周芷如另一面完全演绎出来了!”

导演来清水看着袁媛,忍不住出声赞叹,鼓起了掌。

在场有些看着的人,也对此很是认同,跟着也鼓起了掌。

陈昕对袁媛的表演也很欣慰,跟着鼓掌的时候,见袁媛看向她,顿时就更加疑惑了。

难道袁媛真当她自个是周芷如,代入角色了,把他当张无忌呢?那可就太坑人了!

“陈昕,我演的还可以吗?”

袁媛走到陈昕旁边,低声问道。

“好,挺好的,导演不都夸奖你了嘛,这么多人给你鼓掌了。”

陈昕头皮发麻地说道。

“那你觉得我刚才这身服装好看吗?”

“啊?好看啊,这应该是周芷若最好看的服装了吧,除了杀气大点。”

陈昕不由赞同道。

“那我借了服装,晚上穿给你看?”袁媛眨眨眼低声道。

“咳、咳,还是算了,剧组的道具弄坏了可不好。”

陈昕想到袁媛刚才一把捏碎那个道具珍珠的画面,赶紧拒绝道。

“呵呵,没事的,你注意就好。”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曲不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不曲并收藏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