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练?当然是想怎么练就怎么练。”

见吴景那幅神情,陈昕就知道他理解错了,忍不住好笑道。

“是吗,那主要练什么?还是武术套路?”

“当然,你不会认为我们练实战吧?”

陈昕好笑回了句,继续道,“一开始主要是我请教些武术套路,后来却是也经常切磋。”

“噢。我听吴老师说你练套路很快,实战也很有天赋,文卓早就不是你的对手了吧?”

“呵呵,我们又没真打过。”

陈昕谦虚地说道,并未正面回应,他这也倒是实话。

“呵呵,我懂,我懂。”

吴景露出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又仔细打量了眼陈昕,不禁好奇地道:

“你的力量到底怎么练的,怎么会那么大,比泰森还强,跟一些大力士都有的一比了。”

现在坐在陈昕对面,对于他在那些训练视频中表现出的力量,吴景还是无法理解。

“我只能说,这主要是身体天赋的原因。肌肉类型不同,知道吗?”

面对吴景这样的内行,陈昕只能拿出比较合理的解释来。

“肌肉类型啊,这个我倒是听说过一些,那你从小没有练武可惜了啊。不然当个拳击手、自由搏击,或许现在都拿到好多世界冠军了。”

吴景颇为惋惜地道,他最近在京城散打队训练,对运动员的实力和水准都有一定的了解。

“那也不一定,力量只是一个因素而已。而且我从小练舞,身体的各项练习并没有停下,浑身的肌肉群都要更丰富,这也是我力量更强的原因之一。”

陈昕辩解一句,不再废话,直接道:“以后有的是时间,讨论这些问题。怎么样,师哥,考虑好参演我这部电影了吗,对哪个角色更有兴趣一些?”

“还没想好了,你确定是你当导演吗?”

吴景犹豫地看向陈昕。

这个比他还年轻七岁的师弟当导演,真是让人没法理解,难以放心啊。

陈昕一听他跟文卓问出同样的问题,立刻便将先前的说法讲了一遍。

“你只是挂名导演,这又是为什么啊?”

吴景更不理解了,“成晓东导演能答应你占了他的功劳?”

“哈~哈,这个……自然是有原因的。”

陈昕无奈之下,只好将分镜头剧本拿来给吴景看,“实际上谁当导演都是一样的,我挂名也好,实际当导演也好,这部电影都会按照我的分镜头剧本,按照我的要求来拍摄。”

“是吗,我先看看。”

吴景疑惑接过剧本,当下认真看了起来。

他看了二十分钟后,对陈昕当导演的疑虑已经消了大半。

看到一些动作镜头的设计,也不时出生赞叹,或者提出问题,谈谈自个的看法等。

一个半小时后。

当吴景看完整个分镜头剧本,看向陈昕的眼神就有些不同了。

“看来你是吸取了李莲杰师哥当年拍摄《中华英雄》的教训,准备的十分充分啊。”

吴景放下剧本,继续道:“现在你有个副导演、助理导演,以及动作导演帮助你,只要真的按照分镜头剧本拍摄出来,剪辑的没问题,我相信这部电影一定会很优秀的!”

“那就承你吉言了。是的,剧本问题解决了,拍摄的时候,在片场我也不会松懈,后期剪辑的话,当然更不会乱来。”

陈昕高兴笑着,同时也保证道。

初次做导演,再加上年纪轻,许多人对他不放心,这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对,计划做好了,只有好好执行才能确保质量。真羡慕你这么年轻就当导演了啊。”

吴景也是赞同地说道。

“只要你想,以后时机到了,当然没问题。只有自己当导演,才能把想表达的故事展现出来,希望早日看到师哥你当导演啊。”

陈昕真心地笑着道。

像吴景这样,能压上房子拍电影的人,那是不可能轻言放弃的,不是谁能阻止的。

而且在娱乐圈里,导演比演员要自主的多,也更能真正表达个人的想法。

大多数想跟世界交流,想表达自我的演员、编剧、摄影师也好,都会想办法做导演来展现自身在这方面的才华的。

“希望吧。到时候在片场,你要是忙不过了,可以让我帮你,也能让我积累点经验,怎么样?

吴景眼睛转动,看着陈昕禁不住期待问道。

一般人他当然不会问这个话,但陈昕明显是不在意这点的,而且还在鼓励他,那当然就要试试。

“行啊,你来当个助理导演或者武术指导,怎么样?“

陈昕不以为意,直接答应下来。

郭小四、韩涵年纪轻轻,几乎没有在剧组工作的经验,都能当导演,那他和吴景凭什么不行?

吴景既然愿意学习积累经验,他还巴不得多个免费人力了。

反正最后拍板的是他,也就是让吴景多点参与感而已。

“太好了,那就谢谢师弟了,我们一定要约个时间好好喝顿酒,多聊聊。”

吴景当即也是豪爽道。

看这个师弟的外表,还以为是个细腻谨慎的人,没想到这么大气豪爽,这倒是让他有些相逢恨晚的感觉。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别客气。至于喝酒,最近肯定是不行了,电影前期筹备的许多工作也要我去决断,然后就要进组拍摄《天龙八部》,以后有的是时间了。”

陈昕想想还是推辞了,喝酒也就晚上几个小时的事情。

但是喝高了,第二天可就大半天耽搁了,现在他还真就缺这大半天时间。

“行,那就以后。这部戏我接下了,角色我就选丁修吧。看了你分镜头剧本里的人物造型和设计,我才知道我还是低估了这个人物的魅力啊。”

吴景颇为高兴地说道。

如同漫画版的分镜头剧本里,丁修手持戚家长刀,潇洒不羁,又邪性乖张,头发造型、服饰,无一不让他满意。

“好,太好了,既然师哥你打算接下这个角色,那我也再提一句。

这个人物需要很好的演技支撑,才能将人物内在的魅力,以及外在的邪性展现出来。

希望开机前这几个月,师哥你能多多揣摩人物,最好能请个表演老师帮你,把这个角色给拿捏准确,表演精彩了,那到时我们拍戏也会更顺利一些。”

两人都是亮堂人,陈昕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

而且身为导演,对演员提这种要求十分合理。

“没问题,这个我一定尽力。但是我也想提个要求。”

吴景也不介意,当即答应下来,随即也决定把他本打算留到拍戏时的那个想法打算提前说出来。

“你说。”

“是这样,最后那场打斗戏,能不能调整下,不是有两个BOSS吗,就让丁修收拾那些喽啰,作壁上观,是不是有些浪费?”

“这个是人物性格决定的啊,丁修就是来给他师弟报仇的,他讨厌朝廷和锦衣卫,跟沈炼也不熟,当然不适合帮助他。

而且其中有句台词也解释了原因,丁修跟沈炼说,如果杀不了赵靖忠,那他会亲手杀了沈炼再杀赵靖忠。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他看来他师弟靳一川既然跟了沈炼做锦衣卫,那沈炼就应该保护他,没保护好也该替他报仇,如果连仇都报不了,那他当然就当是沈炼害死了他师弟。”

陈昕当即详细跟吴景解释着丁修的人物心理。

“是这样啊,那可以让他去杀赵靖忠,去为他师弟报仇。沈炼去收拾那些接应的人,还有大boss,这样总行吧?”

吴景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道。

最后一场大厮杀,他若是只杀那些小喽啰,展示的机会实在太少。

“这样吧,丁修先收拾那些小喽啰,然后在沈炼杀死赵靖忠前,杀死了很多大金精锐,并跟最强巴图鲁过招了,因为耗费力气,便受了伤,然后再把战斗交给沈炼结束。”

陈昕稍微沉思,便做出了决定。

最后一场大决战,本来是丁修收拾那些大金精锐后,作壁上观,主角凭着他丰富的战斗手段,在大船这种复杂的地形,以及海中,先后杀死了赵靖忠和大金最强巴图鲁。

这场戏当然是为了体现主角的厉害,配角的丁修虽然有ss级的战力,但还是不宜过多参与战斗。

现在吴景提起了这个要求,那稍微改一改,再加点台词,也是对大局没多少影响的。

“也好,丁修之前跟赵靖忠交过手了,没有必要再战斗。”

吴景想了想,也不再反对。

丁修的武力值是最高的三人之一,但是在被群殴的情况下,这个设定是比较合理的,也不会影响主角后续杀死最强巴图鲁。

“那好,没有其他问题,那就早点签约,最晚明年初,我们这部电影就能顺利开机了。”

陈昕说完,站起身来。

“好啊,签约之后,我也好去一心准备角色。”

吴景答应着,跟陈昕一起出去,往对门的经纪部门而去。

对于陈昕来说,现在不用拍《萍踪侠影》,便节省了一个月多的档期。

《天龙八部》的档期是一个半月,结束之后,是十一月中旬。

到时,这部电影筹备的也差不多了。

主要摄制团队的组建,以及服装道具制作,美术造型设计等,也有公司的人,以及做制片人、监制的韩山平帮他,这些都不需要他操太多心。

至于选景的话,在横店影视城就行。

原电影的打斗也都是以城镇、小院、屋内打斗为主。

毕竟不是高来高去的武侠玄幻电影,要更加现实真实一些,不涉及江湖门派争斗厮杀,不需要去一些名山大川取景。

想到这点,陈昕却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既然如此,那就将各种古建筑结合进去,为打斗场面增加更多的看点和特点。

古代各种有特色的衙门、寺庙、青楼、画舫,各种亭台楼榭,跟故事剧情、打斗场景结合起来,也算是种文化宣传!

所谓民族的便是世界的,有特点就是最大的看点。

看看李小龙、程龙等人的功夫片,许多不都是在世界各地的著名建筑选景的吗?

“你想到什么呢?”

见陈昕神游物外,进入岑佳办公室后,也不说话,吴景疑惑问道。

“没事,我刚才有了个新想法。我们这部电影不能取山水之景,那便将建筑之美发挥到极致。我刚才在想,应该把几场比斗跟特殊的建筑结合起来表达,你觉得怎么样?”

陈昕也不隐瞒,直接说道。

吴景也是动作演员,怎么能将武打动作发挥到极致,更加吸引观众,想必也会有一定的看法。

“肯定好啊,结合剧情的话,还能烘托氛围,传递线索,隐喻表达等等。之前的场景设计,虽然真实,但确实不够有特点。”

吴景立刻认同地道。

“确实啊。”

陈昕也点点头,特别赞同。

第五代导演,特别是老谋子,惯常以夸张、特别的造型,以及鲜艳的颜色来表达。

如《大红灯笼高高挂》、《菊豆》、《摇啊摇要到外婆桥》、《英雄》、《十面埋伏》中,一些特别场景和颜色的运用,让人记忆深刻。

他们这部电影的主色调,是基于锦衣卫的职业来设计,是暗色调,但是一些场景经过特殊的安排,也是能展示一些别的东西的。

“岑佳,合约谈好了吗?让我师哥尽快签下吧。”

陈昕不在多想,看向岑佳问道。

倒不是他巴结吴景这个未来的大佬,这才喊他师哥。

正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他们都是练武之人,又是动作演员,再加上都有在吴斌老师那里学武的经历,两人天然就是一个团体的。

何况华语功夫明星这么少,只有联合起来,把这个影片类型才能做大做强。

再者,他也是要广交朋友的。

娱乐圈就这么大,各种名利地位之争,不是你说不想参与,就能超然物外的。

老谋子那种远离各种聚会和圈子,基本都在忙着准备电影、拍摄电影的成名大导,都会时不时被扯出来拉踩,更何况他?

既然如此,陈昕自然要交好吴景、文卓等有共同语言,有共同想法的人。

吴景的合约是一个月,片酬也是三十万。

在整个剧组,他、吴景、文卓的片酬最高了,其他人的都会少很多。

这个剧组的演员片酬,包括陈昕的三十万在内,总共达到了二百六十三万,占整个投资的六分之一多点。

签完约后,陈昕有事情要忙,也不再留吴景,送走他后,先让岑佳联系张振方面,邀请他出演卢剑星,并且安排其他演员的试镜。

然后,陈昕便前往创作部,跟五个编剧商量主要打斗场景的选景问题。

特别是他刚想到的结合建筑的问题。

经过三个小时的讨论,总算是为每个场景敲定了三套方案,他这才满意地把修改好的方案,告知给制片人狄鹏,让他交代置景部门去选景。

忙完这些,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手机里有好几条未读短信。

打开一开,陈昕竟然有些幸福的烦恼。

也不知道佟洁和董萱怎么知道他回京了,竟然都发了信息给他。

佟洁邀请去她那里坐坐。

刚拍完《雪花女神龙》回京不久的董萱,则发信息说好久没见,问他忙不忙。

陈昕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见董萱。

他没有像上次那样,开着车子去京影,而是约了董萱出来,带她先去一家高档餐厅就餐。

结束之后,便开车带着她,回到了他们家以前的老房子。

虽然这里没有住人,但距离新家也就一公里多点,房子还是有人经常来收拾的,十分的干净。

至于他们家以前的超市,早就承包给了以前那两个员工。

见到陈昕带她来到了一个普通的民居,这让董萱有些意外。

“陈昕,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又是你租的房子?”

董萱跟着陈昕进了房间,一边打量一边疑惑问道。

“不是,这是我家,以前的。“

“噢,挺好,很温馨啊。我还以为你会带我去你上次给我钥匙的那个小屋了。”

“那个租期到了,已经退了。”

“这么说你跟袁媛真的分手呢?”

“怎么呢,你想取而代之?”

陈昕转身抱住身材凹凸有致的董萱,盯着她的俏脸,好笑道。

“取而代之就不用了,我可不会像袁媛那样强求。”

“……,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你不争取、不强求,怎么知道结果呢?”

陈昕忍不住调侃道。

他对董萱更多是激情,但这不代表他就不想养这朵花。

“嘻嘻,是吗,那你哪天跟我先公开了关系,我就考虑下。”

董萱戏谑地笑道。

她和陈昕怎么回事,她心里再清楚不过,就算如此,她的几个室友也是羡慕无比。

所幸现在她和陈昕都很年轻,想其他的太远,能开开心心在就一起挺好。

但陈昕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是给她画饼吗?

她可不会当真了!

“公开关系有什么意思,做什么都跟履行义务一样,你说是不是?”

陈昕坏笑道。

“是吗,那这样偷偷摸摸就最有意思……”

董萱双臂揽住陈昕的脖子,正挖苦地说着,红唇却已经被堵住了。

………………

一夜操劳。

第二天陈昕难得起晚了,将董萱送回学校附近,他便再次到了公司。

刚进公司,坐在前台小黄旁边的助理江江就赶紧跟了上来。

“老板,佟洁来公司了,说想签约咱们公司。”

“什么!”

陈昕惊讶无比,这个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们公司就算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但现在还是发展的初级阶段,资源有限,实在供不起太多大佛啊。

而且,到时候签下这些成名演员,资源就不能给公司的新人倾斜,那她们成名可就晚了。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曲不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不曲并收藏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