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上陈昕就到了片场,先在化妆棚做造型。

此前在仙居和永康,他和胡君拍的都是群戏,并没有这种直接的对手戏。

今天就是两人的对手戏。

由于角色不同,胡君饰演的乔峰本就更豪气干云,磊落爽快。

若是这场戏里,段誉表现的不够从容淡定,就很容易被乔峰气势压了下去,显得弱了一头。

而且这场戏对于胡君没有多少难度,就是正常表演乔峰这个人物即可。

但对陈昕却不同。

他必须在保持段誉自身书生气质的同时,还要让人物显得磊落义气,潇洒豪爽,但还不能显得太过,要把握好一个度,不能让段誉像突然变了个人,显得太过英豪。

结合剧本上下剧情,在松鹤楼喝酒的段誉,此刻心中是有股闷气不吐不快的。

他堂堂大理国镇南王士子,日后的大理国皇帝,从小便给人当作心肝宝贝,自大理国皇帝、皇后以下,所有人都觉得他不是普通之人。

就算遇上了敌人,南海鳄神也一心一意要收他为徒;鸠摩智不辞辛劳,将他从大理掳他来到江南,也对他颇为重视。

至于钟灵、木婉清那些少女,更是对他一见倾心。

可是自到了这江南,到了慕容复的影响范围内,他便被当成了个无足轻重,可有可无的人物。

他一生中从未受过这段时间里,这么多的冷落轻视。

燕子坞里那些人虽然表面很有礼,但对他却是漠不关心的有礼。

在旁人心目中,慕容公子比他重要得多!

这些日子以来,只要有谁提到慕容公子,立时便人人耸动,无不全神贯注的倾听。

王语嫣、阿朱、阿碧、包不同,以至什么邓大爷、公冶二爷、风四爷,个个都似是为慕容公子而生。

他内心更是看的清清楚楚,他一见情根深种的王语嫣王姑娘,心中根本没有他段誉半点影子,甚至连阿朱、阿碧,也没当他是一回事。

他从来没尝过妒忌和羡慕的滋味。

现在终于体会到了。

他甚至脑补出了慕容复出声讥嘲他:“段誉啊段誉,你怎及得上我身上一根寒毛?你对我表妹有意,可不是癞虾蟆想吃天鹅肉吗?你不觉得可耻可笑吗?”

正是带着这种心情,段誉踏上了松鹤楼。

然后遇到乔峰,看到对方英气勃勃,仪表不俗,比什么包不同要强多了,索性便主动要为对方付账。

然后,两人凑成艺卓,开始喝酒。

在这个过程中,段誉将乔峰当成了慕容复的家臣;而乔峰看他气度不凡,则将段誉当成了慕容复。

由此两人相互误解,便产生了斗酒千杯的豪壮之举,边喝边聊,越喝越佩服、认可对方。

及至后来,乔峰一番试探脚力,发现段誉内力比他更加深厚。

在十数里内,他胜过段誉并不为难,一比到三四十里,胜败之数就难说得很,比到六十里之外,他非输不可,便停下了比试,正式认识对方,结拜为了兄弟。

陈昕脑海里过着这些剧情,心里渐渐有了新的思路。

段誉是将心内失落不甘,以及包不同的冷嘲热讽,化作了激愤之气,这才跟乔峰这个他以为的慕容家臣斗酒了起来。

斗酒,而不是喝酒,一字之差,场面、气氛就会不同。

斗酒的过程,斗酒之后比轻功,之后正式认识,知道各自都是搞错了对方的身份,反而更生出一种惺惺相惜,肝胆相照,同道之人的感觉,这才有了顺理成章的义结金兰。

“陈昕,早啊,来了一会了吧?”

陈昕正想着这些,胡君快步走入化妆棚,看到陈昕比他来得还早,主动打招呼道。

“君哥早,我也是刚到,昨晚你们去洋人街那边玩的怎么样?”

陈昕回过神来,随口问道。

他档期太紧,昨晚有夜戏,拍到了十点,就没有跟刚到大理这边的演员们出去玩。

“挺好的,夜景也很好,吃喝玩耍的地方也挺多的,哪天我们一起去。”

“好啊,改天有时间我找你。今天这场戏,君哥有什么想法吗?“

陈昕寒暄结束,直接转入正题。

“什么想法?你是有什么想说的吗?“

胡君疑惑看向陈昕。

两人都是大男人,他也不是喜欢拐弯抹角的人,索性直接问道。

“我啊。我就是觉得这场戏十分重要,应该拍出男人间那种一见投机,肝胆相照、可以交托性命,成为同道兄弟的热血豪情,磊落潇洒,你觉得呢?“

“说的好,我看这段戏,就特别感动,忍不住就想起了刘备、关羽、张飞桃园三结义,这场戏确实很重要。”

“哈哈,那我们这是达成一致了,一会拍出满意的效果再收手?“

陈昕笑着说道,他的目的总算达成。

“哈哈,你是不是又憋着什么修改剧本的心思?我可是最近听说,你经常改台词和剧本。”

胡君顷刻明白过来,忍不住问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按照剧本,把人物心理刻画展现的更充分点,为段誉和乔峰结拜为兄弟铺垫的更好。”

陈昕赶紧否认,这种名声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样啊。那你就按你的想法来演,我按我的想法来演,然后我们看了效果再说。”

“好,那一会见。”

陈昕见胡君这么直爽答应了,心里很高兴。

他已经做好造型了,索性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来到‘松鹤楼’外,已经有导演和摄制组在准备拍摄了。

他先拍了段誉在松鹤楼外的街上行走,以及走上松鹤楼的几个镜头。

这时胡君也准备好了,趁着导演、摄影师等人准备的期间,两人过了遍戏,便正式拍摄这场‘剧饮千杯男儿事’的戏。

这场戏台词并不多,主要是通过心理活动、眼神、动作、气度等来展示段誉和乔峰的一见如故,男人间那种投缘投机,相互认可的真挚友情。

胡君的演技自不用说。

比陈昕大14岁,现在35岁的他,演技已经很成熟了。

表演乔峰这种30岁的硬汉形象,他可以说是信手拈来。

陈昕也是收放自如。

他把段誉骨子里那种贵气、义气、豪气也都展现的很好。

段誉这个人,除了在王语嫣面前,因为情感的关系,会低了一头,在其他人面前都应该是淡定自若,潇洒自如的。

堂堂大理国未来的继承人,自幼聪慧,饱读诗书和佛经,见识广博,对世事的看待,不说如何通透,但却始终坚持着那套书生君子的道理,并在任何时候,都以行动践行着,这就不是普通的人能做到的。

大理段氏那么多高深武学,他都不愿去学,哪怕就算知道对方是乔峰,也不会自觉低人一等,更何况是错当对方是慕容复的属下?

一遍拍完松鹤楼斗酒这场戏,导演期间没喊停过。

陈昕和胡君相互看了眼,心中都有些期待,快步走到监视器前,跟导演一起认真看回放。

看到镜头之中,自个并没有被胡君的气概压制,也不是强行展示段誉的豪爽,而是很好把握了这个度。

通过段誉自身特有的书生贵气,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度,跟乔峰的英气豪气江湖气相庭抗理,把段誉演绎成了另外一种‘英雄’,完全不弱于乔峰。

陈昕内心十分开心,这是他一直要塑造的段誉。

没想到今天才终于达到了最想要的效果。

此前拍摄的戏中,他表演的段誉还是差了一些,不过这也算是段誉这个人物的成长吧。

毕竟段誉刚离家出走时,没有经历多少事,那时他的表演也算符合了人物不同阶段的形象。

“厉害!你是我见过这么年轻的演员中演技最好的!段誉这个人物的气度、气质你把握到了精髓!“

一遍回放看完,胡君忍不住拍了下陈昕的肩膀,赞赏地说道。

“哈哈,君哥客气了,有你这么好的对手,那么强的气场,才能激发我的表演啊。”

陈昕回过神来,高兴地大笑着回应道。

两人商业互吹结束,鞠觉亮和于敏两个导演,在一旁对两人都是夸奖了几句,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再保一条’,终于是放心了。

陈昕对此更是开心。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这场戏,他从昨晚到今早就在思量和准备,刚才一次就用了最大的潜力,再拍一条还真不见得会更好。

这场戏过去,陈昕表演段誉更加得心应手,接下来的拍摄也容易了很多。

乔峰和段誉先后施展轻功往外面而去,最后结拜为了异姓兄弟,一起前往杏子林。

《天龙八部》小说的三个男主,段誉出场的章节,比乔峰和虚竹加起来都要多。

现在这个四十集的电视剧,给陈昕加了些戏,但段誉的戏份,也就跟乔峰差不多。

除去专门拍乔峰、虚竹的那些集数,段誉出场也就二十五集。

若是按照出场的时长来算的话,那就更少了,十集多点,五百分钟出头。

对于陈昕来说,只要没删减段誉的剧情,能塑造好人物,节奏紧点,时长短点正好。

他还要早点拍完《天龙八部》,去忙着筹备新电影,以及其他四部电视剧的后期制作、卖片,以及《英雄》的上映宣传等事情。

何况这个版本的《天龙八部》,有许多人批评节奏缓慢,要那么多时长拉缓节奏,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纵览《天龙八部》的各种改编版本,尤以97版与03版的的人气最高。

至于这两版究竟谁才是经典之最。

那是各花入各眼的事情,也没有个定论,不然也不会引发后来十多年的撕逼论战。

作为一个影视从业者,对这种情况,陈昕也有他自个的看法。

一代江山一代人。

影视剧,影视演员就是如此,一代人有一代人喜欢的作品,一代人有一代人喜欢的明星。

这是历史客观事实,很难改变。

对于这种翻拍武侠剧,就更是如此了。

少年时代留下的记忆,长大后就是情怀,很多人也没时间去看别的版本,那就很难对其他版本产生兴趣和认可。

简而言之,97版的缺点是03粉多数没看过;03版的缺点就是97粉先看了97版。

两个版本都是经典,但也都有各自的局限,或者说缺点。

在他看来,03版的娱乐性有些不足,节奏不够紧凑,情节过于舒缓。

当然,03版的优点也是十分突出的。

实景的美好山水,大气的场景,恢弘的战场,更高端大气的特效,以及许多更出色的选角。

但在节奏、氛围营造上,确实不如97版。

一些角色塑造和配角的丰富上,说的好听叫遵循原著,实际就是不够重视和创新。

97版本有些配角实在很出彩。

鸠摩智和南海鳄神,最有特点,深得网友喜欢。

武痴、装逼犯小智,为了学尽天下武功,可谓是各种套路都用上了,装逼是他的常态,装逼不成就是武力威胁……

每次见到慕容复,必然暴打一顿,羞辱一番,可谓慕容复一生之敌。

至于南海鳄神岳老三,每次出场都会惹得人开怀大笑,各种神操作,总是能引发弹幕各种机智评论。

特别是让云中鹤娶钟灵,他和段誉就成了兄弟,那番理论,可谓是怎么都不亏,让人不得不说是很机智。

可惜这个版本在配角上挖掘太少了,基本就是主要角色的戏,没有几个出色的配角。

………………

“师傅,你准备好了吗,在下面接好我,可不要让我摔到了。”

柳依风在枯井上面吊好威亚,对井下面的陈昕喊道。

她马上就会‘投井自尽’,随段誉而去。

“放心吧,没事的,我会给你垫背的。”陈昕无奈地道。

很快一切准备好,柳依风便顺着井跳了下来,然后直接砸在了刚爬起来的陈昕后背上。

然后,两人一起‘晕’了过去。

所谓的枯井,实际是挖了个大坑,然后搭建起来的,下面铺满了落叶,空间很大。

很快,陈昕爬起来,继续表演。

躲在阴影处的摄影师,借着井上的光线,以及打光灯的光,开始拍摄。

“王姑娘,你也被你表哥扔下来了?王姑娘,你醒醒呀。”

陈昕从地上扶起趴着晕过去的柳依风,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摇晃,呼唤着。

“段公子?我是真的和你死在一起了吗?”

柳依风悠悠醒来,有些迷糊地问道。

“我们还没有死。”

陈昕一脸高兴,看着怀里妆容绝美的柳依风。

这么近距离看着她很多次了,但是每次还是很心动,看不够。

“段公子,我以为你已经死了,但是没想到……。幸好老天爷有眼。其实……,我也很喜欢你。”

柳依风离开陈昕怀抱,坐到一旁,眼含泪水,动情、喜极而泣地继续说着。

“但是我心里不能同时有两个人,现在好了,就让那个人去做他的皇帝梦吧,我终于解脱了。段公子,只要你不嫌弃我,不记恨我以前对你冷漠无情,我愿意一辈子跟着你,再也不离开你了。”

“那你表哥怎么办?你一直不是都很喜欢你表哥的吗?”

陈昕刚露出笑容,想到这个问题,忍不住便问了出来。

“可是他从来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到现在我才知道谁是真的爱我,谁会把我看得比他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柳依风认真地说道。

陈昕喜不自胜,高兴之下,又有些不敢相信,“你是说我吗?”

柳依风害羞地微微点了点头,继续道:“在我表哥的一生中,除了想做大燕的皇帝,什么都不关心,何况是我呢?”

“那哪一天,你表哥突然不想做皇帝,又突然对你好了,那你……”

陈昕不放心地追问道。

“你把我看成什么样的人啦。我今天就跟你定下三生之约,如果我三心二意,又怎么对得起你对我的一片深情。”

然后两人靠近,双唇只隔着一公分停了下来。

这场戏拍摄结束,两人继续在井底等着鸠摩智和慕容复掉下来,再继续拍摄。

柳依风满脸好笑,靠近陈昕,拉着她低下头,把嘴凑到他耳边。

“师傅,这可是我的荧幕初吻,你想不想?”

“不想……,是假的。”

陈昕见她露出不高兴的神色,赶紧补充一句,看看不远处的摄影师和灯光师,离她稍远了点。

“那我一会成全你,好不好?”

柳依风上前好笑地说道。

“别,你现在是要打造青春玉女人设,不要拍这些戏懂吗?”

陈昕太了解这个女徒弟了,要是不去劝,她肯定就做了。

“我才不在乎这些了,你是不是担心什么呀?”

柳依风好笑地问道。

“呵呵,对啊,我当然担心啦。”

陈昕无奈地道。

这毕竟是在电视上,他还真怕以后因此有人抨击他,毕竟柳依风才16岁。

“胆小鬼。”柳依风吐个舌头,好笑地吐槽道。

陈昕摇摇头,不去理她。

段誉被鸠摩智劫持到江南,因此才认识了王语嫣,现在在这枯井里,又在鸠摩智见证下,许下了三生之约,走到了一起。

可见他们的缘分之深,跟鸠摩智的渊源之大。

也难怪97版《天龙八部》会加那段鸠摩智挟持王语嫣,遇到段誉,让他们又在一起相处的戏。

接下来段誉和王语嫣成了正式情侣,陈昕和柳依风的拍摄也简单轻松了很多。

两人拍戏时,有时就可以光明正大牵手,亲昵走在一起。

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转瞬二十多天过去。

陈昕在大理这边所有的戏也拍完了。

只剩下到京城古北口长城那边,拍摄雁门关外大战,以及最后萧峰跳崖等戏。

这些戏需要等到整个剧组转场才能拍摄,陈昕到时过去就是了。

柳依风也是一样,她的戏份不到陈昕的一半,在剧组两个月也只剩下那边的戏了,便跟陈昕一道回了京城。

如今时间已经到了十一月。

《风云》后期制作早已完成,组织了几次电视台看剧后,许多电视台都有购买意向,但是开价却让陈昕很不满意。

他现在回去,就是要好好处理这个事情。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曲不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不曲并收藏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最新章节